记忆里的江南 | 茗碗偏饮滋味长




峨峨雪浪水之涯,

见说山僧解种茶。

记得当年登独露,

清泉一勺试新芽。


这是清代诗人秦铭光的诗作,说的是无锡雪浪茶的一个传说故事。在江浙一带,几乎有山的地方就有茶,无锡的雪浪山也是如此,它以茶闻名。雪浪山主峰只有海拔146米,并不是太湖边最高的山,却被称为“太湖第一峰”,其主要原因就是茶。

相传洪武初年,明太祖朱元璋微服私访到惠山寺的时候,听松庵高僧性海大和尚以雪浪茶供奉御前,朱元璋喝上一口茶,顿觉味香色美,连声称赞并加询问。性海答:“茶是雪浪山上雨前茶,水取天下第二泉,竹叶三片煮香茗。”原来,当日奉上的是用二泉水冲泡的“雨前茶”,并以三片竹叶煮沸。




后来,这套品茶的程序流传到了坊间,引来文人墨客竞相效仿。1699年3月13日,康熙第三次下江南,在这雪浪山上用竹炉品尝二泉水泡制的雪浪茶后,龙颜大悦,挥毫题词:“茗碗偏饮滋味长”,并赐以“竹炉山房”匾额,还将仿制的竹炉带回皇宫,收藏在北京玉泉山的静明园。

好茶必须配好水。杭州有“龙井茶叶虎跑水”,无锡则有“雪浪茶叶二泉水”之说。但二泉并不是说有两处泉水,而是指“天下第二泉”。说起来也奇怪,天下第一泉之争自古就没有定论,这第二泉倒是人人公认没有意见。自从茶圣陆羽品评之后,这天下第二泉便“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了。




据《无锡金匮县志》卷31《物产·详异》记载:“横山雪浪庵有数十枝山茶于谷雨前采之曰本山茶,香味不减洞庭碧螺春。”所以,明清以来,雪浪茶价格一直昂贵。一斤雪浪“雨前茶”要用“一旗一枪”的嫩芽55000-60000个才能制成。当年,地方官进贡也要40两白银购买一斤雪浪春茶。如果馈赠亲友,常用白绢密封包装,加盖三道泥印,足见珍贵。



太湖第一峰 · 御茶楼

春和景明之时,呼三五友人,登上雪浪山,在御茶楼里寻得一隅,泡上雨前雪浪。冲泡之后,芽叶一旗一枪,簇立杯中交错相映,芽叶直立,上下沉浮,栩栩如生,宛如青兰初绽,翠竹争艳。



 

盏茶平常心,悠然看世界。忘不了第一次品尝雨前雪浪时学会的要诀:深吸一口气,轻抿一口茶,让茶在喉底与口腔间缓缓流过,细细体会那舌底生津,余香留唇的感觉。茶中苦涩清香,尽显人生沉浮。

人生当如品茗!

来源:东方独家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花间一壶酒
74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