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两制”的先行者,耶律阿保机

作为中国北方一个极为特殊的王朝,辽朝对中国的一大贡献是推行了『一国两制』,启发了后人的治国智慧。如今,在河北、内蒙古、辽宁等地的辽代墓葬里,那些屡经劫难幸存的壁画,就像无声的『老照片』,鲜活逼真地反映了辽代『一国两制』下与众不同的贵族生活与市井百象……

辽朝对中国的一大贡献是它推行的“一国两制”


对现代中国人来说,“一国两制”早已耳熟能详。但是说起千年前辽朝也已实行“一国两制”,恐怕很多人并不知情。有人认为,辽朝对中国最大的贡献就是它推行的“一国两制”,它为后来入主中原的少数民族朝代如元朝、清朝等,提供了一个最早的成熟参照样板。


说起辽朝的“一国两制”,有一个名为韩知古的汉人不能不提。他是辽朝最早受到朝廷重用的汉人之一,而他的家族也是辽朝势力最为显赫的汉人家族,他的孙子韩德让甚至一度把持了辽朝的实质大权。


让汉人管理汉人,是辽朝立国之初就有的一个创举。当时契丹境内汉人很多,一部分是因避唐末之乱逃去的,一部分是被契丹掳掠的。韩知古6岁时就被掳去北方,但“因祸得福”,后来作为陪嫁的奴臣,随述律平(淳钦皇后)一起进入辽朝皇宫,得到皇帝耶律阿保机的赏识,成了高级参谋。以后阿保机又委任他总知汉儿司事,负责管理境内的汉人和制定礼仪。


不过,境内日渐增多的汉人以及汉文化的冲击,让阿保机有些始料不及。而客观存在的地理环境和“车马为家”的生活习俗,以及长城内外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巨大差异,也让阿保机不可能完全复制汉人的生活方式。于是他接受一位汉人谋士韩延徽的建议,在境内建立了许多州县城堡(又名“头下军州”),将汉人集中起来,保留他们原有的习俗。头下军州是辽朝特别设置的一种行政机构。《新五代史》卷七二《四夷附录》就提到了阿保机建立头下军州的情况:“是时,刘守光暴虐,幽、涿之人多亡入契丹。阿保机乘间入塞,攻陷城邑,俘其人民,依唐州县置城以居之。”

羊山辽墓《烹饪图》


一名契丹男子手挽袖,口衔刀,准备割取正在煮熟的肉食。契丹的饮食非常丰富,肉食是饮食中常见的食物,既有家养的牛、羊、马,又有野生的虎、熊、野猪、鹿、狍、黄羊、兔等,做法包括煮、炙、腊、脯。


早在唐朝末年,日益强大的契丹族屡屡南下侵扰汉地,并以俘掠的汉人建置城寨,这些早期的城寨大都隶属于各级军事贵族,成为头下军州的早期雏形。《辽史·地理志序》在解释头下军州的缘起时说:“以征伐俘户建州襟要之地,多因旧居名之,加以私奴,置投下州。”这里的“投下州”就是头下军州。可以说,头下军州管理模式的成功,为辽朝在征服的渤海国和燕云十六州实行“一国两制”奠定了基础。


938年,后晋皇帝石敬瑭给他的“父皇帝”辽太宗耶律德光献上一份大礼——登记燕云十六州田产和户口的“图籍”,从此辽朝按籍索赋,按图征税,正式成为该地的新主人。这片土地不但地域辽阔、人口密集、经济发达,还是交通枢纽、战略要地。


燕云十六州包括了今天的北京、天津、河北和山西北部的范围,它的最北面是以阴山、燕山、长城与游牧的契丹人为界,汉人人口超过40万户,人口总数远远超过了辽朝腹地的10万多户契丹族,成为辽朝第一大民族。因此如何有效管理汉人,成为辽朝统治者面临的重大课题。在这种背景下,“因俗而治”的政策出炉:燕云十六州启动汉人管理模式,契丹则延续部落式旧制,这就是《辽史·百官志一》里所记载的“以国制(辽朝固有的制度)治契丹,以汉制待汉人”,辽朝自此正式开始了“一国两制”的管理模式。


“官分南北”是“一国两制”的基本行政框架,“北面治宫帐、部族、属国之政,南面治汉人州县、租赋、军马之事”(《辽史·百官志一》)。也就是说,“北面官”统领契丹各族,“南面官”管理汉人事务。韩知古的儿子韩匡嗣,便是辽朝“一国两制”实行后最早任命的一批汉官之一,从上京留守到南京(今北京)留守,最后做到西南面招讨使。


辽朝灭亡100年后,契丹皇族后裔、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九世孙耶律楚材,已成为一个地道的儒者。当时蒙古贵族以征服者的姿态驾临中原,有人向成吉思汗第三子窝阔台建议:“可悉空其人以为牧地。”幸亏耶律楚材极力劝阻,中原才免遭成为蒙古人马场的厄运——耶律楚材老祖宗的治国理念在百年之后依旧产生着影响。


辽朝的“一国两制”,也为后来中国的大一统奠定了某种制度基础,在元朝、清朝乃至今日中国的“一国两制”上,也能看到辽朝的影子,比如说元朝在西南地区实行的“土司制度”、清朝在蒙古推行的“盟旗制度”,都被视为辽朝“一国两制”治国思想的延续。

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喇嘛沟辽墓《烹饪图》


一位身穿白色圆领窄袖长袍的契丹男子正挽着双袖,蹲在地上清洗肉食。契丹人早期宰杀牲畜或猎获野兽后,一般都切成小片生食,或者以火烤食。后来随着社会的进步,以及对汉族人饮食文化的吸收,他们逐渐改变了传统的饮食方式,改生食、烤食为烹调熟食,并开始制作各种肉食制品。


汉人韩德让与萧太后的“绯闻”,让辽朝“一国两制”有了新突破


988年,在辽景宗去世6年后,辽朝太后萧燕燕已完全掌控了局势。承平日久,身为“马球球迷”的她决定组织一场马球比赛,以弘扬契丹人的尚武精神。萧燕燕就是《杨家将》里大名鼎鼎的萧太后的原型,曾经给大宋朝施加了相当大的压力。


有意思的是,韩知古家族的第三代传人韩德让也是这次马球比赛的出场队员之一,他摩拳擦掌,准备在“老情人”萧燕燕面前好好秀一把球技。当他意气风发地准备打马出场时,旁边一位名叫胡里室的契丹贵族的马突然向前一窜,撞在韩德让马的屁股上,马一惊之下将韩德让掀翻在地。气急败坏的萧燕燕不顾王公贵族们的劝阻,立刻将胡里室斩首。这也让众位大臣看得目瞪口呆。


因为萧燕燕的做法不符合常理。在“一国两制”的体制下,契丹人的地位比汉人更高。比如契丹人殴打汉人,最多赔几头牛了事;而汉人殴打契丹人则要处死,亲属还要没入宫中为奴婢。因此,韩德让的出现,让“一国两制”有了新突破——契丹人也可以因为与汉人发生冲突而被处死。

羊山辽墓 《烹饪宴饮图》


上图中右侧一人为墓室主人,为汉族,他头戴黑色折脚幞头,身穿白色圆领窄袖长袍,脚穿黑靴,端坐于方凳上,左手端一个黑盘,右手拿筷,从盘中夹取食物。他旁边的契丹仆人端捧食物,躬身向他进献食物。


其实韩德让早已进入辽朝的权力中枢,权势超越了一般契丹贵族。在与宋朝军队作战的高梁河战役(979年)中,韩德让因死守城池有功,荣升南院枢密使,成为辽朝最有权势的汉人。就在这场马球比赛后的第六年(994年),韩德让更是官拜大丞相,兼南北枢密使,成为辽朝除太后、皇帝之外的“三把手”。


在历史上,有关韩德让和太后萧燕燕的“绯闻”一直闹得沸沸扬扬。982年,辽景宗突然病逝,面对虎视眈眈的诸王宗室,皇后萧燕燕找来韩德让,让他帮忙稳控局势。她指着自己12岁的儿子——新任皇帝耶律隆绪,对韩德让说:“吾尝许嫁子,愿谐旧好,则幼主当国,亦汝子也。”萧燕燕年轻时曾与韩德让有婚约,后来遭“棒打鸳鸯”,被景宗选为妃子,所以才出此言——这是宋人路振在《乘轺录》中的记载,这些事是真是假,一直是个历史谜团。此后两人同案而食,并坐驼车,形影不离。耶律隆绪也拿韩德让当父亲一样看待,每天问候起居,离老远便“下车步入”。


辽朝的重要官职一般由契丹贵族出任,汉人可做南面官,却绝无出任北面官的可能。韩德让却以汉人身份集南北枢密使于一身,也是辽朝“一国两制”行政体系运行50多年后的重大突破。

张匡正墓《备酒图》


图中两位身穿汉服的仆人正在为主人备酒,桌上摆满了盛酒具和饮酒器,都是为了贵族随时宴饮而备,它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辽代饮酒的风俗。辽代契丹人的日常生活与酒密不可分,国家举行的各种典礼仪式上都要行酒,以酒成礼。契丹人还以酒行事,凡婚丧嫁娶、兴兵致役、生儿育女、节庆吉日等事类,也要饮酒,饮酒之风非常兴盛。在辽墓壁画中,备饮图、备食图、宴饮图一般都画有酒具及饮酒场面。


当辽朝的汉化步入“快进模式”时,辽朝的国力也迅速得到提升。韩德让之后,辽朝选官任贤,不分番汉,确立了科举制选官制度。汉人帮助契丹创造了文字,汉文也和契丹文一样,成为官方通用文字,汉语则成了通用语。随着版图扩大,辽朝的影响越来越大,其影响力通过“丝绸之路”传至西方,让很多国家误以为契丹为中原正统,直到现在,一些国家仍把中国译为“契丹”。


1004年,在韩德让陪同下,萧燕燕亲率20万大军征宋,在澶州划定城下之盟——这就是著名的“澶渊之盟”。征战归来后,韩德让还有了一个契丹化的新名字:耶律隆运。5年后,萧燕燕病死,葬在今辽宁省锦州北镇市的乾陵。两年后,韩德让病故,辽圣宗耶律隆绪亲自出殡,行与母后萧燕燕一样的大礼,将其葬于乾陵之侧。于是,辽朝皇陵出现了一座汉人陵墓,也算是历史上的一大奇观。

辽朝贵族妻妾成群,来自不同民族

张世卿墓《妇人启门图》


图中的汉族妇女眉清目秀,头梳高髻,头戴簪花,衣着甚是华丽。她托衣物进入“别室”,侍奉主人就寝,说明她是贴身女婢或小妾。有专家认为:“按此种装饰,就其所处位置观察,疑其取意在于假门之后有庭院或房屋、厅堂。”此“别室”非正妻即嫡妻所居。当时妾的地位低下,所谓“聘则为妻,买则为妾”。妾与奴婢同等看待,居“外宅”、“别室”。辽代契丹家庭采取一夫多妻制,尤其是契丹贵族男子多妻妾,妻妾往往来自不同民族。


撰稿/路卫兵 摄影/耿艺 葛蔼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元朝灭亡后,蒙古人都到哪里去了?
已经是最后一篇
返回历史上的少数民族  驿站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