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绘画中的灵猴

画猴在中国画中属走兽一科。明清以降,专门以画猴著称者,并不多见。就现存作品而论,明清画家中有猴画传世者,大多为职业画家或佚名者,只有少数文人画家参与了猴画的创作。“猴”因与“侯”谐音,故明清猴画中,多有将“蜂”与“猴”同绘为一体,或“枫树”与“猴”合绘,有“封侯”之意;也有将“猴”画于“马”背之上,有“马上封侯”之意。无论是何种表现形式,猴画大多与“封侯”拜相有关,寄寓着传统士人的美好期许,是吉祥寓意的重要素材。当然,自古以来,猿猴又是诗人经常歌咏的对象,李白的“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成为咏猴的千古名句。故以此类诗词名句为画题的猴画作品亦不鲜见。从传世的明清猴画中便可看出此点。

明宣宗《戏猿图》,127.7x62.3厘米明代的画猴作品,几乎都为职业画家所为。明宣宗(1399-1435)朱瞻基虽然谈不上职业画家,但其绘画被归属于宫廷绘画之列,与文人画大异其趣。在明代画家中,明宣宗最热衷于生肖画创作,在其传世作品中,不乏羊、马、鼠、猴、犬……等,是明清画家所绘生肖走兽品种最多者。虽然他日理万机,并未有太多闲暇精于绘事,有论者据此认为他的作品不乏代笔之作,但现在托名而存世的作品中,多有共同特点,比如每幅画大多较为细腻,尤其对走兽的刻划方面,精细入微,惟妙惟肖,与职业画家相比,亦未遑多让;其画多有“宣德xx年,御笔戏写”等款识,并钤朱文大方印“广运之宝”和“御府图书”;其作品多经明清宫廷鉴藏,并钤有多方鉴藏玉玺。《戏猿图》便是如此。此图所绘三只猿猴嬉戏于树上岩石间,一猴攀于树枝,一猴怀抱小猴坐于石上,水流潺潺,欢乐祥和,为猿猴三口之家的生动再现,表现天伦之乐。作者款署“宣德丁未御笔戏写”,钤朱文方印“广运之宝”和“御府图书”。“宣德丁未”为1427年。此图经清宫鉴藏,有“乾隆鉴赏”、“乾隆御览之宝”、“石渠宝笈”、“御书房鉴藏宝”、“嘉庆御览之宝”等宫廷鉴藏印记,同时尚有“钦赐臣”、“臣荦”等印记。此图曾著录于《石渠宝笈初编(御书房)》,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是一件流传有序的明宣宗佳作。

明人《行旅图》,绢本设色,105x44.5厘米与明宣宗大致同时的“浙派”是明代重要的绘画流派,其代表画家为戴进(1388—1462)、吴伟(1459—1508)等。《行旅图》(瑞典东亚博物馆藏)虽然没有署款,但从画风看,与戴进极为接近。所绘一高士拄杖行于山间小桥,书童携琴紧随其后。这类构图与题材在明代山水画中极为常见,是典型的携琴访友、溪山行旅等惯用素材。所不同的是,画中苍老的松树上出现两只猴子,一只双臂悬于树枝,作荡秋千状;一只伏于树干,作栖息状。虽然只是衬景,但猴子的顽皮与闲适,已活灵活现地在画中表现出来,与行人相映成趣。图中山石,多为斧劈皴,而树枝的画法与宋代马远、刘松年、郭熙等人风格接近,为典型的浙派画风。

明人·《西游记图册》,绢本设色,40x32厘米,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明人·《罗汉白猿图》,绢本设色,128x75.2厘米比《行旅图》稍晚的《西游记图册》(中国国家博物馆藏)、《罗汉白猿图》(弗利尔和赛克勒美术馆藏)和《仿赵雍马猿猴图》(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也是佚名画作。

明《仿赵雍马猿猴图》,绢本设色,32.3×31.7厘米清代,文人画家和职业画家笔下都相继出现了猴子形象,猴子由衬景走向主角。这在沈铨的《蜂猴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张问陶的《双猴图》(四川泸州博物馆藏)、苏六朋的《沐猴图》(广州艺术博物院藏)、章于、章逸合作的《五猴九柏图轴》(无锡博物院藏)、居廉的《狨猴》(香港艺术馆藏)、姜牧的《猴戏图》(广东省博物馆藏)和倪田的《松猴图》(四川美术学院藏)等作品中得到印证。

清·沈铨《蜂猴图》,绢本设色,184x96.6厘米沈铨(1682—1760)是清代宫廷画家,曾经东渡扶桑,创“南苹派”,对日本画坛影响甚大,被称为“舶来画家第一”。他字衡之,号南苹,浙江湖州人,擅写花卉、翎毛、走兽、仕女,《蜂猴图》是其精密妍丽画风的代表。该画所写一猴在悬崖树枝上捅蜂窝,三猴在对面仰望接应,黄蜂则四散飞出。画题的主旨是为了传递“封侯”之意,瀑布、花草及岩石均为装饰意味,烘托出“猴”与“蜂”这两大主角。当然,作为一个画工精细的宫廷画家,画中细致工整与富贵之气表露无遗。

清·张问陶《双猴图》,纸本墨笔,119.5× 45厘米张问陶(1764—1814)是清代乾嘉时期的诗人,同时也是一个造诣精深的书画家。他字仲冶,一字柳门,号船山,自称“老船”,因擅画猿猴,故自号“蜀山老猿”,四川遂宁人,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进士,历任翰林院检讨、江南道监察御史、吏部郎中、山东莱州知府等职,晚年辞官寓居苏州虎邱山塘,有《船山诗草》行世,与袁枚、赵翼并称清代“性灵派三大家”。绘画方面,山水、花鸟、人物兼工,在清代中期画坛独树一帜,是这一时期文人画的代表。其《双猴图》是其水墨写意的游戏之作。

清·苏六朋《沐猴图》,纸本设色,18.5×24.5厘米

清·姜牧《猴戏图》,纸本设色,69.2x34.5厘米苏六朋(1791—1861年后)是清代嘉、道年间岭南地区影响较大的人物画家,他与另一位同时代画家苏仁山并称“二苏”。他以世俗为主题的人物画不仅在广东绘画史,即使在全国画坛也有一定地位,所以在其画猴作品中体现出的平民意识就极为明显。《沐猴图》是其《市见小品》册中的一开,是风俗人物画题材。所写猴子为水墨写意,人物亦简洁明快。

清·章于、章逸合作《五猴九柏图轴》,纸本设色,98.3x40厘米章于和章逸都是清代中后期江苏无锡人,前者字梓村,擅画猿猴;后者字是山(一作是仙),擅写山水。二人生平事迹不详,仅知道章于与同籍画家华冠同游京师,为乾隆第六子永瑢(1741—1790)称赏。

清·居廉《狨猴》,纸本设色居廉(1828-1904)是晚清时期名重岭南的花鸟画家,因其弟子高剑父、陈树人等创立了享誉20世纪画坛的“岭南画派”,其名字也随之广为人知,有人甚至称其为“岭南画派”的鼻祖。他字士刚,号古泉、隔山樵子、隔山樵人、隔山老樵等,广东番禺人,擅画花鸟、草虫,兼擅人物、山水,与从兄居巢(1811—1865)并称“二居”,对晚清以来的岭南画坛影响甚大。其弟子遍及岭南、湖南、江西,晚清民国时期广东地区从事美术教育者,大多出其门下,一时有“居派”之称。居廉长于写生,其绘画以撞粉撞粉之法著称,其画清新自然、涉笔成趣,从《狨猴》便可见其一班。该图并无居廉款识,仅钤白文方印“古泉”和“居廉印信”。所绘狨猴坐于树上,其孤独无助的性情跃然纸上。

清人《罗汉猿羊图》,绢本设色,273.4x63.9厘米

清人《灵猴祝寿图》,绢本设色,41.8x32.9厘米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老金书画
27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