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其成:中医药只有先坚持继承方可谈创新


核心提示:都在谈创新,却忽略了继承,很多人都认可进化论,觉得现代人肯定比古代人聪明,但实际上,完全不能小看古人的智慧,我们发展到今天,实际上是站在前人的基础之上的,而中医药的发展和创新毕竟是要建立在继承的基础之上的,不继承、不把继承琢磨明白,谈创新那是瞎创新!——张其成。

 

“当下中医药的传承是一种不健康的碎片化传承,完全不够系统。”

 

“都在谈创新,却忽略了继承,很多人都认可进化论,觉得现代人肯定比古代人聪明,但实际上,完全不能小看古人的智慧,我们发展到今天,实际上是站在前人的基础之上的,而中医药的发展和创新毕竟是要建立在继承的基础之上的,不继承、不把继承的琢磨明白,谈创新那是瞎创新!”

 

“中医药传承要做纯正的传承,不要用现代人的思维去琢磨文献,更不要肢解文献,断章取义。时代不同,环境不同,字面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你要想获得原汁原味的知识,必须先把思维调整到那个时代。所以传承要文化先行,得把国学研究明白。”

 

“这个会就很好,文化先行!”

 

  以上关于中医药行业的精彩言论,是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学院院长、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中医药文化专业委员会拟任会长张其成,在第二届中华中医药文化大典、暨世界中联中医药文化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期间向39健康网编辑阐述的。

据张其成介绍,中医是当代中国唯一还活着的一种科技与人文相结合的文化形态。所以中医具有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双重属性,每一个中国人一辈子里总会用到它。现在有很多人说中医已经过时了,中医不靠谱,要废除,他们的理论支持是中医药出现并发展在古代愚昧的时代,不科学,现在已经进入了现代社会了,不要中医了。

 

那么现代人真的就肯定比古代人聪明吗?人类真的是越进化越发达吗?张其成讲述了一个他讲述过很多次的案例——

 

德国哲学家卡尔·雅斯贝尔斯发现,在公元前500年左右,世界几乎各民族的文化都形成了一个“轴心期”,后来的文化都没有偏离这个轴心,张其成把它叫做高峰期,也就是说世界的文化在公元前500年左右形成一个高峰,直到今天还没有形成第二个高峰。这里大家容易犯一个基本错误:认为文化总是越来越进步的。准确地说,科技文化、法制文化是越来越进步,但是宗教文化、哲学文化、伦理文化不是这样的。东方三圣——儒家、道家、佛家三位创始人孔子、老子、释迦牟尼就出生在这个高峰期。孔子生于公元前551年阳历9月28日,阴历八月二十七。老子生于公元前585年,阴历二月十五。释迦摩尼生于公元前565年的阴历四月初八。孔子活到73岁,释迦摩尼活到80岁,老子活到多少岁不知道。

 

而公元前500年左右西方是古希腊时代。古希腊文明是西方文明的摇篮:古希腊时代出了古希腊神话,而西方的文化可以用两个神来代表,一个是太阳神阿波罗,一个是酒神狄俄尼索斯;古希腊有三大悲剧家: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欧里皮德斯;还有古希腊《荷马史诗》,而最最重要的是古希腊的哲学,三代哲学家: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而现在我们依然在用亚氏逻辑,这个我们没有超过,也不可能超过。

 

“所以大家都认可的进化论,在某些方面是错误的。而废除已经存在数千年的中医药,更是无稽之谈!”

 

“当然,也有人攻击我们中医太简单了:一个人生病了,就是阴阳失调。怎么治病?调和阴阳。那病治好了呢?阴阳调和了。”他们说这也太简单了,张其成说这就对了,因为越简单的东西越接近事物的本质,越复杂的东西越是偏离了事物的本质。有一个命题,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这叫智慧。而反过来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那叫知识。学国学、学中医不是学知识,是开智慧。

 

“现在很多人都把中医的原创思维叫象思维,我觉得更准确地说应该是象数思维。”张其成形象的表示,中医与西医从本体论上来说,我们讲元气,他们讲原子;从思维方式来说,我们叫象思维,他们是形思维。象可以为两类,一种是有形的物象,一种是无形的意象。那么有形的可以是“象”,无形的也可以是“象”,请问什么不是“象”,这样说有什么意义呢?当一个事物它的外延无限大的时候,它的内涵就无限小。所以这个无形的“象”是要有一个限定的,不是所有无形的都是“象”。我们来思考一下,哪些无形的东西才是“象”?有形的“象”可以用现代的科学实验去实验、验证。但是那些无形的“象”怎么去实验,什么才是无形的象呢?举一个例子,说“《易经》是中华文化的第一经典”,这是无形的,但这不是“象”,是“理”。风是无形的,是不是“象”?是。因为它是可以感知的。

 

来看看中医的藏象、脉象、舌象、证象、药象、经络之象……这些当然都是“象”,而且是有形和无形相结合的“象”,这是中医的特点。这是第三种“象”。中医藏象肝、心、脾、肺、肾是有形和无形的结合,如果仅仅是有形的,那就是纯粹的解剖器官,而实际上中医五脏是五大功能系统,所以还有无形的功能。我认为五脏就是五种“气”的系统、“象”的系统。所以“象”必须和“数”连在一起才有意义,就是说“象”是可分的,也必须分开的。

 

中医讲五脏的结构是:左肝右肺,心上肾下,脾居中央。这显然不可能是解剖部位。而是象数结构模式,就是气的功能结构模型,这是做实验做不出来的,是按照后天八卦模型来的。后天八卦模型源于《周易说卦传》,是上为离卦、为火,下为坎卦、为水,左为震卦、为木,右为兑卦、为金。是气的升降运动规律模型。左边是阳气上升到一半,右边是阴气下降到一半。《黄帝内经》没有受到先天八卦的影响,但是受到了后天八卦的影响。左肝右肺,是指肝气要上升,肺气要下降。而不是指肝在左边、肺在右边。

 

经络,当然也是“象”。经络是气的通道。经络是血管、是神经、是肌肉?如果是,那就是“形”。但也不能说经络和血管、神经、肌肉一点关系都没有。其实经络就是有形和无形结合的“象”。那么究竟怎么把握这个象呢?关键就是感知。对那些无形的、看不见的东西,如果可以感觉得到,那就是“象”。

 

李时珍早就说过,经络就是“内景隧道,唯反观者能照察之”。把握“象”的方法叫“止观”。儒、道、释三家都讲止,止就是艮卦,静止。儒家有“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之说。道家讲“致虚极,守静笃”,佛家则讲“戒定慧”,定就是禅定。在静止之后内观、反观才能体察到经络。

 

气是中医最基本、最重要的一个“象”,这个“象”必须要细分,分出两个就是阴阳,分出五个就是五行,分出八个就是八卦,还可以继续分。二、五、八就是“数”。“象”如果没有“数”的规定性就没有应用价值了。现在有人说要废除五行,保留阴阳。我认为这是有问题的,因为五行就是阴阳,阴阳就是五行。阴阳是五行的整合,五行是阴阳的细分。废了五行也就是废了阴阳。

 

“谈了半天中医药的理论,有人说了,你说的这些现代人不懂,中医能实现不改变自己非现代科学特色的现代科学化么?”张其成表示,中医现代化遇到一个绕不过去的难题:中医本身不是现代科学,却要现代科学化,那就得改变自己的特色;而要改变自己的特色,就不是中医了,又违背了中医现代化的初衷。这就陷入了一个“悖论”。当然我说的这种中医现代化不是说中医语言的现代翻译,或在临床上借用现代科学的仪器设备手段,而是指中医整个学科体系的现代科学化:即中医学科既要保留中医学科固有的特色,又要将它现代科学化。这能不能实现?

 

在近百年来的中医发展史中,中医的科学性问题一直是争论的焦点。只要学界仍然无法明确区分中医与西医所属的不同科学范式,中医的教学、科研、实践、管理就不可避免地继续朝着“中医现代科学化”或“中医西医化”方向发展。只有就两种科学的区分达成共识,中医才能一劳永逸地辩护学科范式的自主性与特殊性,才有可能在保持自身特色的同时按照学科发展的内在逻辑走向现代化。

 

那么中医要不要与现代科技相结合?当然需要。中医绝不能自绝于现代科技、绝不能固步自封。中医西医两者各有优劣,一定要相互学习、取长补短。但吸收现代科技的前提,不是西化中医、取消中医。我们一定要“知白守黑”。也就是说一定要好好学习、吸收现代科学技术,但要守住我们中国中医优势与特色。

 

关于中医药的国际化传播方面,张其成认为,“中医文化是中华民族的国家文化符号之一,中医文化海外传播应纳入国家战略。有孔子学院,为什么没有中医学院?中医文化走向世界,是国家行为,是一个整体工程,可以把中医文化对外传播作为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重要途径嘛。”张其成表示,培养中医文化传播人才,在高校开设中医文化海外传播专业,在中医院校开设中英文双语或多语种中医课程,并加大国学课程比重,与国外高等院校或国际机构合作联合开设海外中医文化传播学院等措施,都可以极大增强中医药在世界上的地位和认可度。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草药百科大全
80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