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四大笑星,谁是第一?

中国的古典长篇小说,每部一般总有一个谐谑人物,例如《三国演义》中张飞,《水浒传》中李逵,《西游记》中猪八戒,《金瓶梅》中应伯爵,《隋唐演义》中程咬金,《说岳全传》中牛皋等,几成定例。

而《红楼梦》则有多个谐谑人物,刘姥姥与薛蟠是此类人物的典型,贾母与凤姐等亦相类。

刘姥姥是正面的谐谑人物。

在前八十回中,写到刘姥姥的只是两进荣国府。但见多识广、世故通变、诙谐有趣的性格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小说给她定位为“久经世代的老寡妇”,是“一心一计”帮女儿女婿过日子的人。她激励女婿的话就与众不同:“有了钱就顾头不顾尾,没了钱就瞎生气,成个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呢!”

“如今咱们虽离城住着,终是天子脚下。这长安城中,遍地都是钱,只可惜没人会去拿罢了。在家跳蹋会子也不中用。”

“谁叫你偷去呢。也到底想法儿大家裁度,不然那银子钱自己跑到咱家来不成?如今你们是拉硬屎,不肯去亲近他。“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咱们谋到了,看菩萨的保佑,有些机会,也未可知。”

可见她既有见识,又能说道,在概述中已现谐谑风格。

她虽极善察言观色、看风使舵,但毕竟出身低下、生活贫苦,跟“侯门深似海”的荣国府相比,自然天差地远。

一旦近距离碰撞,必然闹出笑话趣事。她一进正房,“一阵香扑了脸来”,“身子就象在云端”。

“云端”一语即定位刘姥姥进大观园是“天壤之别”!“满屋的东西都是耀眼争光”,使她“头晕目眩”,只能“点头咂嘴念佛而已”;

以致她见了“遍身绫罗,插金带银,花容月貌”的平儿“就要称姑奶奶”……,自鸣钟的旋转她看如“打锣筛面”,报时的钟响“吓得不住展眼”。

当“美服华冠、轻裘宝带”的贾蓉来见凤姐,竟然使她“此时坐不是站不是,藏没处藏,躲没处躲”,只好“扭扭捏捏的在炕沿儿上侧身坐下”,狼狈不堪。

她获得二十两银子的意外之喜时,甚至说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与“你老拔根寒毛比我们的腰还粗”的既不得体又显粗鄙的话。

此一进荣国府的谐趣,在于写刘姥姥经历贫富贵贱巨大反差的不适应的尴尬,作者使用了调侃甚至嘲弄的口吻,这是谐谑的通常手段。

假如刘姥姥一进荣府的“陋处”是身不由己的自我“漏泄”,身上只充满谐谑的元素,那么,二进荣府则完全是诙谐性格的自如展示了。

她能投贾母所好,编出玉皇大帝赐给她家东庄吃斋念佛、广作善事的老太太一个如今“十三四岁(宝玉年岁),粉团儿似的,聪明伶俐”的孙子;

她还顺着宝玉的话头往上爬,编出一个红袄白裙的“若玉”夭折后塑像显灵的故事;她配合鸳鸯凤姐插上满头菊花,装扮成“鼓着腮帮子,两眼直视”能“吃个老母猪不抬头”的“老牛(刘)”;

她与凤姐演出吃丢了“一两银子一个鸽子蛋”、“几只鸡子配一盆茄鲞”的双簧。

游园过程里,她把“省亲别墅”说成“玉皇宝殿”而朝拜;她由于“贪吃”而“肚里一阵乱响”,甚至“解裙”随地大小便;她误入宝玉的怡红院,把穿衣镜里戴花的自己当作亲家母打趣;

最后竟然睡在宝玉的床上“酒屁臭气满屋”……。刘姥姥是带给贾母快乐,带给宝玉黛玉们快乐,也带给了读者快乐的谐谑人物。

与之相反,薛蟠则是负面的谐谑人物。

薛蟠的外号“呆霸王”,就把他的谐谑形象做了定位。“呆”是他的形象特征,也是谐谑趣味的根由。

薛蟠之呆,表现在不计后果。薛蟠“夺取”香菱,与高衙内调戏林冲夫人,黄老虎抢亲不能相提并论———他是花钱买的。

由于“呆”,可以对亦花钱的冯渊,不问青红皂白地喝声打而致死,其粗鲁与霸道极为可笑。

第二十八回,欲让宝玉出园分享难得的“粉脆的鲜藕,大西瓜,新鲜的鲟鱼,暹罗国进贡的灵柏香熏的乳猪”,竟唆使茗烟使出最忌讳的一招———假传“老爷叫你”而骗出了宝玉;事后又涎着脸说让宝玉“也作一回他的父亲”,可笑之极。

这次呆举的“严重性”是,惊动了薛宝钗与林黛玉共同关切的神经,当晚都探问“老爷叫宝玉”究竟为着何事。

在“宝玉挨打”事件中,薛宝钗从袭人处误听是薛蟠告发宝玉结交蒋玉函事,乃告诫薛蟠别惹事生非。

被冤枉的薛蟠反以宝钗有“金配玉”之说而护着宝玉,便一面抓起一根门闩,一面嚷着“越性进去把宝玉打死了,我替他偿了命”,惹气了薛姨妈,惹哭了薛宝钗。

薛蟠之呆,表现在不识好歹:喜交友,不拒狐朋狗友,除了“雅士”宝玉、柳湘莲、蒋玉函、冯紫英以外,还有“浑人”贾瑞、胡斯来、金荣、贾蔷等。喜玩乐,不吝撒满使钱。把贾府的私塾等,搞得乌烟瘴气。

小说还用调侃笔调写他看了林黛玉便“酥倒半边”,在冯紫英筵席上的粗俗酒令,对柳湘莲的涎赖嘴脸,娶了夏金桂以后怕老婆,等等。

他的粗俗、粗鄙、粗野、粗鲁、粗疏,是传统小说里谐谑人物的典型。

贾母、凤姐等已多有例举,此处不另详述。《红楼梦》中描写了多个具有鲜明个性的谐谑人物,对此前小说谐谑人物塑造的突破。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古文化
197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