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加精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世人皆说,千里江山美如画,绝非妄言。

纵观山河,历代诗文里写下的美,并不在少数。我最爱中国的传统建筑,便是为那深入骨髓的气质和美丽。

在华夏的历史长河里,无数个故事背后,莫不隐藏着一段恢宏大气的建筑传奇。

中国地大物博,历史悠久的建筑文化融入了各个民族及地域的特色,是一种最为直观的传承载体和表现形式。无论是宫殿、庙宇、园林、还是民宅,都是不可复刻的经典。

北京四合院


从帝都说起。

北京的民宅最典型的莫过于四合院。长长的胡同走到底,推开大宅门,一重又一重的院落一眼也是望不到底的,正是应了那句“庭院深深深几许”。园子里,花藤盘绕而上,古朴而雅致的画卷瞬间跃然于眼前。

据闻,在三千年前西周就有完整的四合院出现。而陕西岐山凤雏村周原遗址出土的两进院落建筑遗迹,便是中国已知最早、最严整的四合院实例。随着历朝历代的发展,各地的四合院也出现了多种类型,其中以北京四合院为典型。传统的四合院通常为大家庭所居住,是一种较为隐密的庭院空间,其建筑和格局也体现了中国传统的尊卑等级思想以及阴阳五行学说。

在古老的院落里游走,仿佛还能听见千百年前院外胡同里走过的小贩正高声大喊:“卖糖葫芦嘞!”

陕北窑洞


窑洞是黄土高原的特色,也是一代陕北人的记忆。这一“穴居式”的民居历史可以追溯到四千多年前,是一种十分古老的居住方式。

窑洞其实就是一种在土崖上凿洞而居的方式,一般有靠崖式,下沉式、独立式等形式,其中靠山窑应用较多。站在山坡上遥望,星星点点却又层叠有序的洞穴,竟是这一望无际的黄土里最别致的风景。有人曾喻为:如挂在云雾中的洞天神府,似镶嵌在黄土高原上的颗颗明珠。

窑洞建筑最大的特点就是冬暖夏凉。传统的窑洞一般呈圆拱形,这种看似普通的设计,其实是体现了传统思想里天圆地方的理念,最重要的一点是门洞处高高的圆拱加上高窗,在冬天的时候可以使阳光进一步深入到窑洞的内侧。同时,这种圆拱的设计更为单调的黄土高坡增添了一分俏皮之色。

山西大院


说起汉族民居,“北在山西,南在安徽”无疑是最为经典的概括。

相较于皖南民居的朴实清新,晋中大院则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深邃富丽。晋中一带的大宅子,最是当年晋商们显赫一时的缩影。不说雕梁画栋,那一间间古门窗格,远远望去,恢宏如城堡的建筑,无不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走进院内,细看其廊、檐、门、窗,那精雕细琢中又暗含了诸多民俗文化精髓,匠心独具的建筑风格充分展现了当地人们的艺术创造力。难怪有人说,山西的大院是北方地区汉族民居建筑艺苑中的一颗璀璨明珠。

这里的宅子总是挂满了红灯笼,在夕阳的映衬下随风摇曳,当年的繁荣景象似是也能在这仅存的颓垣残壁间窥出一二。

客家土楼


一直觉得客家的围楼是一种很神奇的存在,倒也对得起它“世界民居中一朵罕见的奇葩”这个称号。

独具特色的客家土楼,是以土作墙而建造起来的集体建筑,呈圆形、半圆形、椭圆形、方形、四角形、五角形、八角形、交椅形、畚箕形等,廊道贯通全楼,可谓是四通八达。土楼多年来便是以其布局独特、造型别致闻名遐迩,其中以福建龙岩永定、漳州南靖的土楼最为有名。

说起这客家的来历,也算是一个传奇。

相传,福建是我国古代古越族文化的发源地。西晋末年的时候,由于中原的征战不断,黄河流域的一部分汉人为了避免战乱南徙渡江,来到现江西、福建及广东北部一代。为有别于当地原有居民,因而被称之为“客家”。客家人在此扎根长驻,经过漫长的历史演变,也形成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独特文化,而这土围楼便是他们典型的居住民宅,展现着浓浓的客家风情。

徽州民居


明代著名戏剧家汤显祖曾说: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短短十个字,便将这里的美咏成了千古绝唱。

徽州民居是一种以高深的天井为中心形成的内向合院,四周高墙围护,外面几乎看不到瓦,唯以狭长的天井采光、通风与外界沟通,雨天落下的雨水从四面屋顶流入天井,俗称“四水归堂”。粉墙黛瓦是徽派建筑的突出印象,马头墙更是成了这里的代表。这里的古村落一般由牌坊、民居、祠堂、水口、路亭、作坊等组成,村落规模大小不一,布局却是井井有条。

徽州的民宅样子,一直是我最喜欢的居住模式。深巷幽陌里,总有着鲜为人知、平淡而朴实的故事在悄然发生。平日忙完归来的时候,在洒满晚霞的小路上,沿水岸走过,看云卷云舒。好不惬意。皖南的古居总是这样,鳞次栉比,依山傍水而立,色调朴素淡雅,建筑风格独特,文化积淀深厚,向来为世人所称颂。

古徽州的梦,从来不曾断绝。

苗家吊脚楼


第一次见到吊脚楼是在湖南的凤凰古城。沿江而建的苗家民居显得尤为别致。

苗族人大多居住在高寒的山区,由于山里山高坡陡,潮湿多雾,不宜起居,因而出现了吊脚楼这一特别的建筑模式。

吊脚楼堪称苗乡一绝,是苗族的传统建筑,也是中国南方特有的古老建筑形式。吊脚楼的通风性能极好,通常建造在斜坡上,一般分为三层。最上层通常建造的很矮,只用来存放粮食,是不住人的,人一般居住在中间这一层,下层围栏成圈,一般用于堆放杂物或作养牲口。

一座又一座的吊脚楼比邻而居,串连而成的苗家山寨形成其别致的民族特色,格外好看。

蒙古包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站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见得最多的便是那形如帐篷的小布棚子,木制的勒勒车摆在旁边,温馨而自然。在中国众多的少数民族里,民宅常随人们迁徙而移动的,便是这蒙古包了,这也是游牧民族的特色。

看似精巧的蒙古包,其实内部空间还是极为宽敞舒适的。蒙古包主要是用特制的木架做“哈那”(蒙古包的围栏支撑),然后用两至三层羊毛毡围裹住,之后再用马鬃或驼毛拧成的绳子捆绑而成,其顶部用“乌耐”作支架并盖有“布乐斯”,以呈天幕状。其圆形尖顶开有天窗“陶脑”,上面盖着四方块的羊毛毡 “乌日何”,可通风、采光,既便于搭建,又便于拆卸移动,十分适于轮牧走场居住。

蒙古包的包门一般开向东南,沿袭着以日出方向为吉祥的古老传统,同时也是为了避免冷空气的流入。蒙古包独特的制作技艺,体现了蒙古族的审美观与高超的技能,有着不可替代的观赏价值及实用价值、艺术价值、经济价值等。

傣家竹楼


彩云之南,我心的方向,孔雀飞去,回忆悠长,玉龙雪山,闪耀着银光,秀色丽江,人在路上……

云南是个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其多彩的民族风情自不用说,就连民居住宅也是别具一格,其中以傣家竹楼最为突出。

西双版纳的傣家竹楼是一种典型的干栏式建筑,房顶一般呈“人”字型,也是极具民族特色的一种民宅。西双版纳地区属热带雨林气候,降雨量大,气候十分潮湿,所以傣家的竹楼设计一般是分为上下两层的高脚楼房,高脚是为了防止地面的潮气,而竹楼底层一般不住人,是用来饲养家禽的地方。居住人的上层一般也布置得十分简单,但也保持着傣家人独有的特色。

傣家的主楼有“官家竹楼”和“百姓竹楼”之分,官家竹楼宽敞高大,用木片复顶,整个竹楼用二十至二十四根粗大的木柱支撑,木柱建在石墩上。而百姓竹楼相较于官家竹楼而言,则较为狭小,屋顶用茅草覆盖,木柱不准用石墩柱脚,不准用横梁穿柱,也不准雕刻花纹。

藏族碉楼


藏族碉楼其实是一种带军事防御功能的建筑物,而非民宅。

中国古代文献对碉楼这种建筑最早加以记载的是《后汉书南蛮西南夷传》:“冉夷駹者,武帝所开。元鼎六年,以为汶山郡(今四川西北茂坟羌族自治县)。……皆依山居止,累石为室,高者至十余丈,为‘邛笼’。”这里说的“邛笼”是目前所见对碉楼建筑最早的称呼。

青藏高原地区海拔较高,气候寒冷干燥,因此荒原上的石堆便成为人们建筑房屋的主要材料。碉楼与住宅是两种建筑,碉楼一般紧靠住宅而立,具有防御功能,是早期人们为抵御外敌入侵而创造的一种建筑,因而形成了一种“碉楼民居”。

除藏族之外,其实羌族大多也是用的这种建筑模式。羌族村寨几乎都是背山而建,顺地势布局,形成了其独特的建筑风格。

哈尼族蘑菇房


相传远古时,哈尼人住的是山洞,山高路陡,出门劳作很不方便。后来他们迁徙到一个名叫“惹罗”的地方时,看到满山遍野生长着大朵大朵的蘑菇,它们不怕风吹雨打,还能让蚂蚁和小虫在下面做窝栖息,他们就比着样子盖起了蘑菇房。

蘑菇房造型别致,冬暖夏凉,由土基墙、竹木架和茅草顶成。哈尼族人喜居向阳的山腰,于是成片的蘑菇房便依傍山势而建,沿坡布局,错落有致的村寨掩映在丛林间,别有一番风情。

中国是一个人口广布的多民族国家,各地的房屋建筑都与当地的自然环境及人文因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以汉族为主,少数民族为辅的民居特色呈现出多样化的样貌,在华夏大地上百花齐放。随着城市化的高楼林立,那些传统古朴的民居却越来越少见,有的甚至只剩断壁残垣。而今,对那些在城市里压抑的快节奏生活中忙忙碌碌的人们而言,能逢得一悠闲时间去寻幽觅古,感受山野里那一分宁静的气息,已是一件无比难得却又好生惬意的事情。


注:图片源自网络(部分资料搜集整理自网络)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国传统建筑
464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