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写了一本红楼梦,暴露了自己痴玉的癖好

   在中国,文字有四千年的历史,唐诗只有一千年,宋瓷不到千年。唯有玉不同,中国用玉八千年,历朝不绝。有人问,玉是凉的,绝非温软之物,凭什么得到人们青睐。然而在热闹非凡的人间世,又有什么是比“清冷“更耐人寻味的呢?小时候看电影,总见到过去大户人家的儿子成亲前,母亲会把儿子拉到自己的房间,小心翼翼地拿出隐秘藏在某个地方的一块好玉,然后郑重其事地交到自己儿子的手里,再进行一番谆谆教导。玉,因它集阴阳二气之精纯的天性,且不被时间抛弃,反而愈发美丽,于是常被过去人们作为传家宝。

美石如玉玉在古代,是上层社会把玩的东西,而今也流入了寻常百姓家。在玉面前,黄金从来不是稀罕物,古代黄金最多也是作为小地主小土豪的嫁妆而已。美石为玉,玉是石头的精华。中国用玉八千年,历朝不绝,各有特点,高潮迭起。冯唐在《古玉十条》中曾总结,新石器时代时期的玉器,素面朝天,随形通神;商周玉器,嚣张迷幻;春秋繁复,云蒸龙腾;战汉慓悍,切刀为主,八刀成形;唐宋雍容,花鸟带板;辽金简素,秋山春水;元俗明粗,清朝堆砌。

女子如玉,玉似男子我们知晓玉,往往是从文字开始的。形容女子婀娜多姿,就说“亭亭玉立”, 形容男子风度翩翩,就说“玉树临风”。因玉温润洁白,似美人,于是倍受诗人青睐。李白写诗,300句有“玉”。在他的诗中,女子的容颜被称为玉颜,女子的眼泪被称为“玉簪”,女子的手被称为“玉手”,连女子骑的马鞍,都被称为“玉鞍”。

不只女子,男子也可借玉比拟。杜甫亦曾在自己的《饮中八仙歌》中这样形容过俊秀的男子,“宗之潇洒美少年,举殇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甚至在《红楼梦》第十五回中北静王水溶初见贾宝玉时,曹雪芹也写道,“水溶笑说:名不虚传,果然如宝似玉。”

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孔子曾说“君子于玉比德。”他认为玉具有仁、知、义、礼、乐、忠、信、天、地、德、道等君子之风。温润而泽,仁也;缜密以栗,知也;廉而不刿,义也;垂之如队,礼也;叩之其声清越以长,其终诎然,乐也;瑕不揜瑜,瑜不揜瑕,忠也;孚尹旁达,信也;气如白虹,天也;精神见于山川,地也;圭璋特达,德也;天下莫不贵者,道也。

“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就像几十年前人们绝不离手的毛主席语录,人们时不时摸着自己的美玉,感受玉的纯净、温润、坚硬,哪怕本不是君子,也渐渐贪欲渐减,开始修心养性。

玉养人,人养玉中国人对玉的爱不释手,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天子君王的传国玉玺,达官贵人的镶玉腰带,文人骚客的美玉玩器,宋徽宗嗜玉成癖,杨贵妃含玉镇暑,就连曹雪芹创作《红楼梦》时也不忘给男主人公脖子上挂块“通灵宝玉”。人活着,生老病死,喜怒哀乐,我们都不会缺席。所以人们才需要信仰,需要寄托。

写玉的诗无数,我最爱李商隐的那句“蓝田日暖玉生烟”。这句诗,把玉的飘渺、美丽,与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气质写了出来。在现实的纷扰中,玉作为“清幽、纯洁“的代表,让人倾慕不已,于是人们自然而然地将对美好的向往寄托其中。自古以来,民间男女相信玉能护身、定惊、避凶、安家、驱邪、令人如意吉祥、平安顺遂。而一块玉,不管攥在手里,还是打个眼儿挂在身上,其实都是一种中国人的信仰。

文字为物道原创,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相关文章▼

一袭龙凤褂,一段母亲与女儿的情话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华玉史
393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