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暨人,黄檀溪里有宝贝,你们知道么?

世人多记着古老的密语或传说“上三档,下三档,财宝藏在中三档”,“金马十八匹,落在到马山岗”,“金畚斗里有金头”,因此闻风而动,去菩提寺四周,去金畚斗盗挖不休,却不知真正的宝贝在黄檀溪里。


初看黄檀溪,貌不出众,也不过是五六米宽的河滩,清流浅浅,聆听泠泠溅溅的声音很多时候需要有意的屏气凝神,卵石总是随处乱叠,大石之上不时可见幽绿的苍苔。

却说上世纪的时候,忽然来了一群福建人,神神秘秘地在河中卵石堆里挑挑拣拣,寻寻觅觅。然后叫来车辆把石头运到老远。村民问询石头做什么用场,有的支吾不肯言,有的假言假语哄过。村民们好奇心大起,时日久了,终于打听到他们把石头拉到寿山去,当作田黄石卖高价。


自家眼里的卵石到了别处成了宝石,自己眼皮底下的宝石却被别人无偿地捡取,村民们又是酸痛,又是不甘,纷纷行动起来,加入捡宝大军之中。这一来,几乎所有大块成型裸露在外的宝石被搜索殆尽。


于是,这些宝石先藏在堂檐楼上,受到百般珍爱,后来大约被搬到草厂脚下去堆叠,再后来呢?总算有人在何赵花明泉一带来沿门收购,以80元一斤的价格把黄檀溪里的宝石搜刮殆尽,于是黄檀溪寻宝的风潮渐渐平息。


然而黄檀溪里仍不缺偶尔的探寻者。


枫桥有个画家,叫陈墨,正声名日隆。他闲时也常来黄檀溪转悠。他说黄檀溪里的石头,其实不是田黄石,而是山黄石,成因跟田黄石一样的,密度大,也比较硬,可以用来治印,比上京村的叶腊石都好。


用这种石头来治印,据陈墨先生说,祖始爷是元末的王冕。王冕的印石确实有别于其他画家,只是没想到竟来源于我们视作平常的黄檀溪。陈墨先生除捡印石而外,也捡别的石。他也捡砚石,自己画画用的砚,就是从黄檀溪里捡去,自己磨出来的。“粗粗一磨,那个‘绨’啊,比端砚、 歙砚还好。他还捡彩石,说可制作成珠子,捡奇石,说可供玩赏。



随着时光迁移,黄檀溪有宝贝的事慢慢湮灭,不为大众所知。其实,不奢望菩提寺的财宝或金马,也不敢盗挖金畚斗里的金头,人应该凭着自己的勤劳和智慧致富。


大家若有空来黄檀溪畔边逛逛,说不定运气好可以遇上一两块黄檀宝石呢。

说得对,人应该凭着自己的勤劳和智慧致富。


来源:赵家镇

供稿:丁宇君

审核:寿    瓒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