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布上的庄子|《逍遥游》之二:拆除习见,照见大小



尿布上的庄子

文 · 摘录于2011年张真山长手札《尿布上的庄子》
图 · 张真山长画作
整理/编辑: 初見
洗尿布處會莊,為妻爨時理真

辛卯九月,幼子初生,日洗尿布,自人初處,遊心物初,真覺行年三十九而三十八非矣。十數年日日讀莊,識其字耳,見字不見莊久已夫。今日始剨然冰釋,光芒朗耀,可云文字告退,老莊方光乎?

鲲化鹏,起于北而徙南。是道之为物,物随道化的呈现。鲲鹏、龙凤、阴阳、雌雄、数为偶,实为一,故道器不二,彼是莫偶。

物隨道化,滄海桑田,日積月化,生滅損益,無不有理,不可憑空造實,故水不積厚不能載大舟,風不積厚無以舉大翼。因是因非,因非因是,無物不在因果中出入。

大鵬無己而圖南,小鳥有自而控地。








鵬,羅勉道曰:「《尔雅》:鯤,魚子。」楊慎曰:莊子乃以至小為至大,便是滑稽之開端。

莊子不會作無端的滑稽之言,鯤至小而言至大,拆除了人們習見上的大小之別,引下文泰山、毫末之比,导出「大小之辨」。

大小,非體量之謂也。故:身高丈二未必大人,體長五尺孰謂小人。

大小、善惡、是非、長短、多少,“彼是莫偶,謂之道樞,樞始得其環中,以應無窮。”唯有掃除習見之別,入無何有之鄉,始可知己明人,然而乃將可與之言逍遙游。

未完待续 ……

庄子 ·逍遥游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

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掊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枪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这九万里而南为?”

适莽苍者,三餐而反,之二虫又何知!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

庄敬身心,庄严国土。托不得已以养中。君子不可以不刳心焉。愚者张真愿与诸仁,炮庄发药,自事其心。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张真山长问学
140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