媲美鸡缸杯——十二月花神杯

          ▲辽宁博物馆藏 清 康熙五彩十二月花卉杯

康熙十二月花卉杯其实是一组酒器,由十二只形似仰钟的小酒杯组成,每一只酒杯上绘制有十二个月份的代表花卉,也即传说中的花神,故而也称之为“花神杯”。

康熙花神杯是根据传统花朝节的传说,选取百花中代表农历十二月份的月令花卉绘制而成,一套十二件,分别为:一月迎春花、二月杏花、三月桃花、四月牡丹、五月石榴、六月莲花、七月兰花、八月桂花、九月菊花、十月月季、十一月梅花以及十二月水仙。

  “迎春花”花神杯 背面题诗:金英翠萼带春寒,黄色花中有几般

  “杏花”花神杯 背面题诗:清香和宿雨,佳色出晴烟

  “桃花”花神杯 背面题诗:风光新社燕,时节旧春农

  “牡丹花”花神杯 背面题诗:晓艳远分金掌露,暮香深惹玉堂风

  “石榴花”花神杯 背面题诗:露色珠帘映,香风粉壁遮

  “莲花”花神杯 背面题诗:根是泥中玉,心承露下珠

▲“兰花”花神杯 背面题诗:广殿轻香发,高台远吹吟

  “桂花”花神杯 背面题诗:枝生无限月,花满自然秋

  “菊花”花神杯 背面题诗:千载白衣酒,一生青女霜

  “月季花”花神杯 背面题诗:不随千种尽,独放一年红

  “梅花”花神杯 背面题诗:素艳雪凝树,清香风满枝

  “水仙花”花神杯 背面题诗:春风弄玉来清画,夜月凌波上大堤花神杯与“爱酒”的督陶官

  “成化斗彩鸡缸杯”的产生是因为成化皇帝的“恋母情结”,然而具有雄才大略的清圣祖康熙大帝时代是如何创烧出这种小清新的酒杯的?说法有两种,一是:康熙十九年下令景德镇恢复御窑厂,研制新风格的各种瓷器。康熙二十五年景德镇御窑厂为宫廷烧制一套生活用瓷—“十二花卉纹杯”,第一次把“诗、书、画、印”在同一器皿上并用,每只杯上绘一种应时花卉,指代历史上的著名女性,并题上相应的诗句,惯称“十二月花神杯”。

  河南省博物馆藏 清 康熙五彩十二月花卉杯

  但是笔者认为第二种推测更加有说服力。有专家指出:“花神杯”的创烧时间应与康熙年间《广芳群谱》这部农艺植物学著作出版以及康熙官窑烧造极盛有关。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康熙命刘灏等按照明人王象晋编的《群芳谱》格式,在扩充材料基础上编撰的《广芳群谱》正式出版,全书共100卷,大多都是与植物栽培有关,特别是花卉类,除记述每种花卉的形态特征外,还都附有与之相关的历代传记、题跋和诗词等文艺作品,这部著作的出现为诗花组合的十二花卉杯的出现奠定了理论基础,因此,十二花卉杯创烧时间应在《广芳群谱》完成之后。康熙朝有两位著名的督陶官:臧应选和郎廷极,有什么依据说花神杯是郎廷极所烧呢?乾隆本《浮梁县志》最早记载御窑厂在康熙十年烧造,但是很快,由于吴三桂之乱,战火延及景德镇,不仅官窑停烧,民窑也停烧。康熙十九年才下令景德镇恢复御窑厂,而康熙二十二年至康熙二十七年,臧应选作督陶官时的臧窑是康熙官窑的第一个高峰期。然而“臧窑”最大的特点是颜色釉品种的发展,并没有在造型上有新的创造,据《景德镇陶录》记载,“臧窑”瓷器的特点是坯体细腻、质地莹润细薄、釉色丰富,尤其是蛇皮绿、鳝鱼黄、吉翠、黄斑点4个品种最为著名;同时还有浇黄、浇紫、浇绿、吹红(即豇豆红釉)、吹青(即洒蓝釉)也非常漂亮。康熙任命郎廷极为江西巡抚兼任景德镇御窑督陶官,郎廷极在任时,仿古创新,创烧了很多风格各异的新品种,使康熙官窑烧造达到一个顶峰,习惯上将这一时期御窑烧制的瓷器称为“郎窑”瓷。关于“郎窑”的成就,据清人刘廷玑《在园杂志》记载,他的仿古器物十分逼真,与真品无二,尤其在仿制明代宣德、成化时期的器物时,在釉色、橘皮棕眼以及款识上都极为相像。特别是郎窑仿成化的青花、白釉脱胎等瓷器的烧造成功,无疑为十二月花卉杯这种胎薄体轻、造型俊秀的瓷器名品的出现奠定了技术基础。此外,还有一点应该引起关注的是,郎廷极不仅是制瓷高手,还是一个酒文化研究专家,他著有《胜饮歌》和《胜饮篇》等书,在书中他对酒筹、酒令及人们在传统习俗影响下公认为宜饮酒的28个良辰美景,都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记载,比如端午、七夕、中秋、重阳,这与十二月花卉酒杯不得不说是某种映衬。

  由此可见,正是《广芳群谱》一书的出版,与同时代既是制瓷高手又是酒文化研究专家的郎廷极在景德镇督造官窑瓷器这一特殊背景的机缘巧遇,促成了十二月花神杯的成功烧造。

  从花神杯的制作工艺看康熙帝的喜好

  十二月花神杯的画面构图采用的是中国古代“左文右图”的传统方式,一杯一花,一花一诗,每个杯子的诗句之后,都由一个青花篆书“赏”字印款,由此可以猜测这花神杯制作之初,应该是康熙皇帝拟于宫廷赏赐的御用之物。花神杯是清代官窑瓷器中首次将诗、书、画、印集于一体,使其具有鲜明的文人意蕴。透过小小的花神杯,也可以大略看出一代帝王的文化喜好。

  十二月花卉杯上都题写有用青花料书写的一首与之相对应的诗歌,这些诗歌大部分取自于《全唐诗》当中,由此也反映出康熙皇帝对于唐诗的喜爱。康熙的诗歌启蒙就源自于唐诗,从《南书房记注》中便可知康熙学习古代优秀诗文几乎贯穿其每天的生活。如康熙十六年(1677)十二月间有如此记载:“(二十二日)酉时,上召臣士奇至懋勤殿。上阅唐诗十首”、“(二十五日)酉时,上召臣士奇至懋勤殿。上阅唐诗七首”等…… 而在清初宗宋风气抬头的时候,康熙以帝王的特殊身份,推行唐诗,并与康熙四十四年(1705)三月,命彭定求、沈三曾、中讷等十人编纂《全唐诗》,以明朝胡震亨的《唐音统签》、清初季振宜的《唐诗》两书为底本增订而成,共收集二千二百余人的四万八千九百余首唐诗,成为史无前例的唐诗全集。从构图风格来看,康熙青花五彩十二月花卉杯构图疏朗清新,大量留有白地,在主题花卉纹饰四周均未采取任何边饰、锦地等装饰,显著地受到了清初著名花鸟画家恽南田的影响。清代,景德镇御窑厂隶属清宫造办处,其产品主要是供宫廷使用,所以其纹饰、造型等均是由宫廷提供画样,康熙帝喜欢工艺美术,时而也会亲自监督完成创烧,这点也正反映了康熙帝对于文人绘画作品的喜爱。在绘画技法上,传统五彩采用的是平涂法,即使用色料平均拓涂,但在十二月花卉杯中却出现了明显的渲染之法进行明暗层次处理,花头上设色较深,然后由花头向花心逐渐减淡。这种处理色调的方法可以说是受到西洋油画技法的影响;而在枝干、花叶、山石的穿插上还明显地借鉴了西方油画透视方法。欧洲人自明代中晚期开始即纷至沓来,能够深入中国内陆者绝大多数为传教士,他们带来了与中华传统文化很不相同的各类美术制品,对中国陶瓷艺术产生日益加深的影响。康熙的求知欲很强烈,他邀请了很多西方传教士为自己讲解西学,鼓励西画创作并引进西洋画师,一时间开创东西方美术交流与融合,而这种风格也延续到了瓷器的制作上。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传统文化资讯
118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