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可以用颜值说话的她,却为太极代言

                                                                                                         

《一代宗师》中宫二说武功有三个境界:见自己,见世间,见众生。她就是现实中的宫二,完全可以用颜值说话的人,她却为太极代言。她就是江湖人称:太极叶泳湘。


不好也不坏,没有胜又何来败——双手一推,非黑也非白。不慢也不快,没有胜又何来败,没有动,哪来静,手中无剑心中无尘才是我胸怀。



見自己篇|
























(主拍攝地:長城)


見世間篇|










(主拍攝地:浙江安吉+長城)



見眾生篇|




叶泳湘

杨氏太极第六代传人

专业私人太极教练

复旦大学EMBA太极会老师




三岁习太极,六岁即参加武术演出,八岁至十二岁又习少林,故能融外家内家。此后专心太极。精通杨氏传统太极85(105)式,简化太极24式,太极剑,太极刀,太极棍,以及太极功法等。




2004年考入上海体育学院(经济管理系)本科,同年起随母陈铁玲(杨氏太极第五代杰出弟子)开始太极教学至今。



与母亲陈铁玲一起


叶泳湘谈习武经历


我出生后,母亲还在外闯荡江湖,习武也好,识文断字也好,都是由外婆启蒙的。母亲回家也会指点几招,她的教法严厉,主要是摆定式,学不好就打,培养了我坚韧的个性。后来再怎样吃苦也没有基本功苦。


八岁那年,我被送到精武体育学院学少林。可以说不仅练的是童子功,而且是内外兼修。小学三年级母亲去日本做拳术交流,为期三个月,她在海外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回来后便同我讲了许多道理。大约是说,“看到日本的现在,你就可以看到中国的未来。太极拳是件宝物,好好练拳,会有前途的。”那时虽然懵懂,却是把这些话都记在心里。




十四岁后我在上海金山念中学,因为离家远,母亲只能一个月看望一、两次,每次仍是教点拳,寒暑假就住在一起,那段时间把太极拳系统地重练了起来。这样一直坚持到我上高中,每年寒暑假,母亲都会坚持教拳,同时还学习了太极的刀、剑、棍。


那时我们的住房很小,练拳就只能在家门口的走廊上。记忆中最多的场景,就是晚上借着路灯的光亮,拿着两米多长的白蜡棍,跟着母亲练。




考大学时,我自己填了体校志愿。父母希望我报考理工大学,因为我理科成绩不错。但我有心学母亲,梦想有朝一日拥有自己的太极会馆。那时定位很清楚,大学时代就帮母亲去上太极课,当她的助教。当时母亲教外宾比较多,我努力吸收他的教授方式,比如,如何将太极拳动作分解,控制节奏,把招式标准化。


于是,大学最后两年,我的学费、生活费都是自己赚来的,完全没有跟家里伸过手。毕业后,家人希望我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我尝试找了一家广告公司做行政人员,然后一个月我就辞职了。因为和以前的生活一对比,我就知道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了。可以说,太极选择了我,而我也坚定地选择了它。



素材来自古典书城,矢量年华

南书房整理发布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充满神秘色彩的中国武术
下一篇:招法密解
返回武术天地  驿站
武术天地
134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