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个月修复千疮百孔《五牛图》

20世纪50年代,故宫博物院新组建文物修整组(后更名为文物修复厂),从各地请回了一些传统技艺高超的匠师。这些匠师都是当时声名显赫的修复专家,他们为故宫文物修复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比如古书画修复名师孙承枝、铜器修复名师赵振茂、书画复制名师金仲鱼等。


五牛图》 韩滉 唐代 纸本设色

  孙承枝曾主持修复了传世名画《五牛图》。《五牛图》由唐代著名画家韩滉所作,是目前所见最早作于纸上的绘画。该画作纸质为麻料,整个画面描绘了五头形象不一、姿态各异的老牛,它们或行或立、或俯首、或昂头,动态十足。其中一处正面取景,视角独特,彰显了作者的高超技艺。也因如此,《五牛图》一经问世便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正是因为《五牛图》的巨大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它在后世几经周折,最终在上世纪50年代辗转回到中国。经过半个多世纪的颠沛流离,这幅传世名画当时已经千疮百孔、遍体霉斑,仅五牛身上的大小蛀洞便达数百处。

  1977年1月28日,几经波折最终赎回的《五牛图》被送到了故宫博物院文物修复厂,整幅画作的修复工作由裱画专家孙承枝先生亲自主持。根据《五牛图与孙承枝》一书记录:孙师傅手接《五牛图》后,心情凝重、寝食难安。数日之间,图卷陈于几案,不曾妄动。他借助放大镜反复探查,潜心思索,寻求最佳修复方案。

  残损《五牛图》的破洞太多,修复的关键是补洞。悉心研究原画纸的质地、帘纹、光泽、颜色,严格择选配补用纸,至为紧要。当然,要找到与原纸完全相同的配补材料几乎不可能,只好力求近似。幸而故宫旧藏尚丰,孙师傅反复筛选,屡次用小样较试,最后择定一种年代相近、质色相当的旧纸,方觉称心。纸怕水湿,这是大人小孩都知道的常识,更何况一张墨彩淋漓的古画。一般人绝难料想《五牛图》正是用水去污除垢的。白水浇上去,黄汤流下来,孙师傅用排笔蘸热水反复刷洗画面,水色清明之后,画面破损虽然依旧,其纸色、墨彩、印鉴、题跋却已焕然一新。

  揭除托纸极为繁难。传统国画的装裱通常有三四层用纸。内行称画纸这层为画心,紧贴画心的托纸为命纸,再后面的一两层托纸叫背纸。《五牛图》旧裱共有四层。两层背纸很快揭去,再揭命纸,可就费事了。命纸与画心直接粘连,起着保护画心的作用。揭除命纸时若稍有疏忽,或揭掉半层画心,或掉粉掉色,或揭得厚薄不匀,或揭伤画面。还有的揭完命纸,画心粘在案上起不了台,或勉强起台而支离破碎,这都会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孙师傅揭除《五牛图》的命纸时自然更是慎之又慎,加倍小心。他先用镊子轻轻地、一点一点地揭起命纸,个别还得靠手指揉搓,以中指触觉掌握力度轻搓慢捻,将命纸搓捻成极细的小条取下,不伤画心,不留屑片,最终完满无损地过了这一关。《五牛图》这样一幅不大的手卷,仅揭除这一张命纸,孙师傅足足用了五天时间。

  至此,《五牛图》上的累累伤洞显露无遗,孙师傅并不急躁,他仔细琢磨每一处破洞的大小、缘口纹路、残损形态,然后择纸裁割拼对,粘连缀合,务求补口四周厚薄均匀、平整干净、不留痕迹。就这样,孙师傅一处一处,随洞随弯,运用了掏、转、补、刮等各种巧妙的处理手法,把这幅大小破洞五百多处的《五牛图》竟然补缀得完好如初,天衣无缝。

  八个月后,一件生命垂危的顶级文物,在孙承枝手中重新焕发生机。


来源于网络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丹青迹
284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