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婉—中国古代女性文物大展”看古代女性文物 了解古代女子

“温·婉——中国古代女性文物大展”即将于8月11日在南京博物院特展馆开幕,展览从形塑女性、女仕日常、才媛集艺、笔端容功四个方面,通过南京博物院藏女性相关文物和借自山西博物院的珍贵的宋代彩绘壁画,展示中国传统女性的生活和艺术

        策展人、南京博物院古代艺术研究所曹清女士从自己女性的视角,诠释历史长河中中国女性的坚定执着,同时也展示了当代知识女性的聪慧和才智。

  本次以女性为题材的主题展,展示的文物范围广、类型多。既有后宫内宰的用器和作品,如大雅斋的器物、御赐妃子的金册、诰命夫人的冠戴等,也有民间普通女性使用的脸盆架、纺织机、花轿等日常用具;既有集中反映女性生活与劳作的艺术作品,如《纺织仕女图》卷、《古代仕女行乐图》卷、《春日仕女闲居图》轴等,也有男人眼中的女性形象,包括女子的写真图和美人画像等,这些“视觉化的魅影流动”多出自男性笔端。展览中也陈列有纯粹女性的书画作品,这对于认知女性才艺具有更现实的意义。

        此次展览分为四个部分:

  一、形塑女性〔文物中形塑的女性世界〕

  中国古代女性的形象如何?随着朝代更替她们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通过不同朝代的女俑及各种材质为载体的画像,我们可以一睹这些浮现于历史长河中女性的容颜仪态,如汉女的颀长妖娆、风姿绰约,唐女的丰硕雍容、静穆瑰丽……两汉的文明生动洗练,大气磅礴,延至唐代已极为鼎盛,陶俑、木俑等小件的艺术表现亦日趋完美,可谓雕刻精细,体态婀娜,一派盛唐的朝气蓬勃。大唐之后,盛况不再,南唐五代宋各个时期基本延续了晚唐以降的艺术风貌,轻松明快,以反映当时情趣生活为主。元明清时期书画勃兴,虽有女性自己的创作,然参与塑造者多为男权体系下的文人,塑造的女性形象难免会贴上所习惯的审美标签,于是柔弱忧郁、秀雅清丽的形象多为明清时期女相的代表。

唐寅《吹箫仕女图》轴 明

陈洪绶《吟梅图》 轴 清

苏州桃花坞木版年画《莲生贵子》

  二、女仕日常〔古代女仕的起居日用〕

  闲房长日,衣厨食柜,女性通过家内工作的无怨无悔,成为男性政治经济的辅助而形成古代社会的流通运转,男主外女主内是两个不同的空间,但两者之间并没有像二分法那样非此即彼。女子在这样惯性的模式下承担起生活起居的各项职能,也包括整顿自己的容貌。正如卫泳在《悦容编·缘饰》中所称“饰不可过,亦不可缺。淡妆与浓抹,惟取相宜耳”。若是贫家之女那“典尽时衣,岂堪求备哉?钗荆裙布,自须雅致”。这里所陈列的修容配饰、劳作器用等,有考古发掘的最新成果也有历年庋藏的精品,以表现她们的情趣和状态,其中不乏后妃闺阁的华美奢靡,更有乡村俚俗的质朴简洁,她们的生活多姿多彩。

沈关关 刺绣《海棠白头图》轴 清

管道昇《刺绣观音像》轴 元

顾绣《达摩像》绣片 明

凌杼绣《释迦牟尼佛像》 清

  三、才媛集艺〔古代才媛的尽情之作〕

  明代才媛叶小鸾尝言“流水题红,无非柔荑写恨;盈襜采绿,亦因纤素书情。故春日回文,逞掺掺于机锦;秋风捣练,响皎皎于砧声。是以魏殿神针,更夸巧制;玉奴弦索,不负时名”,概括了古今女子对于书画翰墨,机杼织绣所倾注的热情。中国古代女性的艺术作品,尤其是书画,虽然在晚明清初这个时段,被推向历史的前台,能见度有所提高,但由于种种原因,她们的作品能阅世流传实属不易,我们这里仅仅展示了她们面纱的一角。女红是女子在家内的劳作,因为有了美丽的外形,赏心悦目而成为才艺的诠释。它是传统妇女必须学会的一门手艺,也是闺淑所要秉持的艺能,可谓正宗的女子艺术。以当今的艺术衡量当归属工艺美术一类,我院所藏此类遗物甚多,只是她们的名字大都湮没无闻。

 

周淑禧《梨花飞燕图》轴

周淑禧《茶花幽禽图》轴

王采蘩《牡丹图》轴 清

  四、笔端容功〔传统男士笔下的女性魅力〕

  新石器时代由女人创始了文明,也留下了美,其后男人“把这文明来理论体系化了”。中国男性文化的历史很少会去关注女人如何“掌中馈”、“内助良伴”或者“母教”,但不等于的视野和社交圈不去热衷谈论这些女性的才艺禀赋。对于那些凤毛麟角,天赋异禀,在各种禁锢中脱颖而出的不凡女性的赞美,要在朝代更替的晚明清初如火山爆发般涌现,而对她们的著录一般以“淑质丽藻,或节烈文才”,也就是“才、色、贵、贞”四字为基本。我们谨以那些杰出的画家的想象及技艺去回忆,以集中笔端的柔情或崇敬所塑造的美好形象来呈现妇德才色的清淑妍和,这一部分所选“人像”注重于女子实有其人才被归入,这些影像无疑是她们鲜为人知的一种补充。  

唐寅《李端端落籍图》轴 明

仇英《捣衣图》轴 明

樊圻 吴宏《寇白门像轴》 清

       配合展览,南博还将推出专题讲座、传统服装秀、茶艺体验等活动,诠释女性温婉形象。

 

小图:金饰品。大图:花轿。(花轿娶亲始于宋代,官宦之家才能用八抬大轿。)江都王妃子用过的酒杯。《南京日报》记者 冯芃摄(汉代有女性专用酒杯,形状酷似现代马克杯,不过多集中于皇室女性中。)女性夜壶  现代快报记者 顾炜/摄(清宫女性夜壶,长得像熨斗。)展览中展示的多姿女佣。诰命夫人凤冠展览展示的“三寸金莲”绣鞋展览展示的绣品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古文化
197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