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深处隐藏着一个私塾,学中医、书法、射箭、古琴……

文字及摄影:陈团结

作者出版有《终南隐士》一书。《终南访禅》即将出版。

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桃花源记》

在陕西莽莽秦岭深处里隐藏着一个私塾,

孩子们不像课堂上的孩子们那样正襟危坐,

而是随意自然。

私塾的创办者白梓霖说:

“办这个私塾仅仅是想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


在这里,

孩子们每天随意追逐嬉戏。

他们每日需打坐

一日两顿饭,

还要学习一些传统文化

比如


射箭

书法

学习传统中医理论

背诵《黄帝内经》

还要会针灸

熟记人体经络和穴位

打通任督二脉

辨认各种中草药

终南山书院的校训是“博学、笃志、格物、明德”。创办之初就有几个朋友孩子跟着一起进山,目前书院常住的有9个孩子。清晨5点半,随着起床的铃声,孩子们相继起床洗漱。6点进禅堂,白梓霖已进入打坐状态,孩子们自觉地坐上自己的禅椅,这是专为打坐特别定制的宽大仿古座椅。

7点的铃声响起后,孩子们结束打坐,开始动功锻炼,他们在院子里活蹦乱跳的相互嬉戏。

一日两餐,朝九晚五(早晨9点吃饭,下午5点吃饭),全是素食,开饭时孩子自己拿着碗碟去餐厅打饭,早饭是营养粥。

白梓霖说,这是用炒至焦黄的小薏米和江米打粉熬制成的健脾养胃养元粥,是《本草纲目》里的方子。几个小菜,都是野菜:凉拌核桃芽、香椿鸡蛋等,馒头和锅盔馍看着不是很白,但吃着很香,原生态无污染。饭后,孩子们洒扫庭院。

10点孩子们开始上课,

最近中医班学习的是针灸经络。

结合背中医经典,

老师经常给他们相互找穴位,

试着做一些保健针灸。

12点至1点半是每天的午休时间。白梓霖给入校孩子每个人都起了一个字,以德字开头,是告诉孩子做人“德”为先,来的最早的是德贤和德一,他们是后来的孩子们的大师兄。

在这里孩子们亲如一家,相互帮助、相互关爱。最典型的就是剩饭了,孩子的剩饭别人可以帮着吃。

“学习归根结底其实是自己学,传统文化教育也不是换个课本那么简单。”白梓霖试图恢复中国的传统教育模式,也是在实践一种教育方法。白梓霖说:“刚开始时是一些志趣相投的朋友把自己的孩子送上来的。孩子能在这读私塾首先是感恩有一个开明的家长。”

下午的实践课,孩子们十分喜欢,有书法练习,还有射箭、采草药等室外课程都是他们十分喜爱的活动。

在采草药时,山坡上使孩子们最开心的去处。“秦岭无闲草,你看那些长的奇异的必是草药。”说着德正拨开一丛杂草,一簇嫩绿色映入眼帘,德正说:“这是野百合,入药可清热解毒,利湿消积。”

白梓霖有两个孩子,儿子跟着爷爷奶奶在西安城中的重点小学上学,女儿跟着他们住在山中。经过5年多的实践,白梓霖说已经发现女儿和儿子间的差异越来越大,山中学习国学的女儿善良温和懂礼貌,心态好,欢乐多,当然也有撒娇的时候,而儿子的功课压力大、脾气就显得焦躁。

白梓霖说:“孩子的天性是好的,七情六欲对孩子的影响非常大,刺激诱惑,甚至牢牢控制着孩子。环境对孩子教育非常重要,深山相对来说,是一块净土,与红尘隔绝,远离欲望之都,诱惑之魔,适合潜心修学。”

孩子与社会的接轨有两条途径,一是一边在山里学习国学一边参加自考,去年有两个孩子全都考上西北大学的,另外一个途径就是学习中医,打下良好的基础后可以拜师,走传统中医“师傅带徒弟”的路子。

尽管隐居深山

他们打坐

诵读

种菜

采药

看动画片

日子一样很快乐


来源:绘本故事(微信)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与子同袍
574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