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僧尼饮酒风气

敦煌僧尼饮酒风气


 一般而论,佛教禁止其信徒饮酒,如《出曜经》乙:“为优婆塞,尽其寿命不得饮酒,不得尝酒,不得教人饮酒。”对僧尼二众,要求更为严格,据《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载:“佛告诸比丘、比丘尼:汝等如以我为师者,凡是诸酒,不得自饮,亦不与人……若故违者,得越法罪。”“越法罪”属于当堕阿鼻地狱的重罪。


 在敦煌,佛教徒们也抄写了大量有关戒酒的条文,:但在现实生活中,如敦煌的中、晚唐及五代、宋时期,敦煌僧尼却普遍饮酒,而当时的人们都见怪不怪,视为平常。在藏经洞出土文献中,有大量反映寺院酿酒、用酒及僧尼饮酒的账册,详细记载了当时敦煌僧尼的饮酒情况。如S.6452c《壬午年(982年)净土寺常住库酒破历》中就有如下的记载:


1.僧人饮酒。壬午年三月“廿五日,酒壹斗,大张僧正东窟来,迎用”,四月“二日,酒壹斗,和尚官渠来吃用”;同月“廿八日,酒壹瓮,众僧吃用”。


2.僧人到酒店饮酒。壬午年正月“十六日,酒壹斗,就店二和尚吃用”,“五月一日,酒壹斗,张僧正、李校(教)授就店吃用”;同月“廿五日,酒贰斗,僧正、法律就店吃用”。寺院僧正、法律、教授、和尚等公然身人酒店畅饮,不受呵责,寺院且为之支付酒钱。

图1 S.6452c壬午年净土寺常住库酒破历(局部)


3.寺院内饮酒。壬午年正月“九日,酒五升,二和尚就院吃用”;同月“四日,酒壹斗,二和尚就库门吃用”;六月“十日,酒叁斗,僧正、法律就仓门吃用”;(图l)十月“八日,酒壹斗,李僧正、张僧正、高僧正、索法律等就院吃用”。“就院”谓在寺院,“就库门”“就仓门”谓在寺院仓库门房内,由此可见敦煌佛寺之内可以设席饮酒。


4.节日供酒。壬午年“三月四日,寒食酒一瓮”,此为寺院在寒食节为在寺僧入提供的节日酒食。同年七月“十六日,破盆酒两瓮”,此为七月十七日盂兰盆节法会结束时慰劳众僧以及供奉先亡、施食游魂所备酒食,对寺僧来说亦属节日设食。


5.曾首特供酒。“壬午年正月十一日,酒一瓮,大张僧正打银梳局席用”二月“十三日,酒一角,李僧正种麦用”;八月廿日“李僧正造后门,博士吃用”。(图2)如此等等皆属当寺为僧首提供的特别供给,此种“特供”,一般僧众别无。

图2 S.6452c壬午年净土寺常住库酒破历(局部)


6. 迎送、接风酒。如五月三日“酒壹斗,迎少(小)张僧正用” 以及“李僧正东窟来,迎用”、“大众东窟来,。迎用”、“众法律东窟来,迎用”等。其中有高级僧人,也有一般僧众。


7.人事往来酒。如二月“廿九日,看刺史,煮酒五升”;七月十四日“酒一瓮,小张僧正看使君用”,十月“十七日,酒壹斗,宋判官家送”(按:此为送宋判官酒)。


8.暖房、慰问酒。如十月“廿八日,周和尚铺暖房酒壹斗”,“十一月一日,李僧正铺暖房酒壹斗”;七月廿四日“使君脱孝酒,[用]粟贰斗”(按:此为慰问政府官员某使君孝满脱服者)。


另外还有酬劳赏赐酒、立契约用酒、祭拜亡僧用酒、供佛用酒等。


关于尼众饮酒的记载,如S.64526《辛巳年(981年)十二月十二日周僧正于常住库借贷油面物历》记载:“廿八日,酒五升,阿师子来吃用。”又,S.1519《辛亥年(951年)十二月七日后某寺直岁法胜所破油面酒等历》记载:壬子年十二月十二日“又,面贰斗,油壹合,酒壹角,两日看造食尼阁梨用。”P.2049v《后唐长兴二年(931年)正月净土寺直岁愿达手下诸色人破历算会牒》记载:“粟柒斗,二月二日至六日中间,供缝伞尼阇梨酤(沽)酒用。”“阿师子”“尼阇梨”都是对尼姑的尊称。


 关于僧人开设酒店的记载,如S.6452e《辛巳一壬午年(981-982年)净土寺付酒本粟麦历》载:“辛巳年十二月廿六日,汜法律店酒本粟叁硕伍斗。”“(十月)廿二日,郭法律店酒本粟麦壹硕贰斗,粟壹硕贰斗。”氾、郭二人身为寺院法律,职在督察纲纪,却公然开设酒店,酿酒卖酒,并向寺院供酒,净土寺执账,毫不隐讳地将此事记载人寺院账册,由此可见敦煌僧界饮酒及僧人开设酒店都不违背当地释门清规和本地民风,官府也听之任之。


 敦煌僧尼之所以饮酒,其实主要是和当地的生活环境以及劳动需要有关,一方面北方地区冬天寒冷,饮酒可以御寒;另一方面大部分僧人都要参加生产劳动,饮酒可以减乏,有助于恢复体力。


来源:书香敦煌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敦煌
113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