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喀什遇见你

  喀什老城,当你注目凝视着它的时候,这座城更像一位慈祥的白髯老人,坐在巷子漏进的斜阳里,温婉地望着你,嘴角一抹微笑。世代生活在老城里的喀什人,至今保持着很多传统的生活方式,邻里和睦,彼此尊重。日复一日,质朴恬淡地生活在这里。小孩坐在台阶上玩耍,墙上全是古香古色的路灯,光是坐在老茶馆喝一碗茶的功夫,馕的香味已经飘逸在整条巷子。这世间最美好的事,是在喀什遇见你。(摄影:张已)

  “我叫亚森买买提,年轻的时候,我去过很多地方,现在哪都不想去,就想在喀什待着,每天守着自己的小店,晒着太阳。”

  “我叫阿布来提,礼拜天的时候,我喜欢和朋友来到茶馆,坐在一起喝茶,聊天。”

  “我叫阿不都卡迪尔,14岁开始,我就到餐厅学做拉面,今年24,已经干了10年了。我想拥有一家自己的拉面店,自己当老板,结婚,生孩子。”

  “我叫伊明江,80多岁。”每次路过喀什老城阿热亚路,他都坐在这里,面对阳光或者背对阳光。“温总理来的时候,他坐在这里,总理和他握手。”会说汉语的维吾尔邻居这样说。

  “我叫伊玛木·买买提,在三师农贸市场卖菜和牛羊肚二十多年了,我的货实在,汉族人维族人都爱到我这买,一天能卖三四千。我左边这个是大老板,右边这个是小老板,我是小工,干活的。”

  “我叫米吉提·买买提,60岁,8岁就开始跟着父亲学习铁艺锻造加工,50多年时间,从学徒到师傅,已经带过18个学徒,带过的学徒也都成了师傅。”

  “我叫阿布拉·沙吉克,76岁。午后,我喜欢在老城的巷子里,唱歌给大家听。”

  “我叫土尔逊古丽,家在伽师县三乡,今年17岁,来这家西餐厅工一个月。我希望生活是快乐的,希望多挣钱给爸妈,我喜欢音乐,喜欢跳舞,希望有一天拥有自己的小舞台。”

  “我叫坎吉汗·吾买尔,柯尔克孜族,24岁。我喜欢朋友和同事叫我古丽,古丽是鲜花的意思,象征着美丽,我手里这束丝网玫瑰,是厂里同事送我的。我学过汉语,俄语,柯尔克孜语,维吾尔语。我在服装厂做主管,月薪5000以上,因为语言无障碍,和各族工人关系都很好。”

  “我叫艾尼瓦尔·买买提,我在吾斯塘博依老街艾格孜艾日克巷经营着一家古董店,有30多年了。5个儿子有时间也会帮我一起打理。30多年前,这里只是一家古玩小店铺,现在我已经收藏了上万件藏品。”

  “我叫布威麦尔耶姆,大学毕业后,我回到了家乡喀什市伯什克然木乡,给乡里高中的孩子培训高考美术,也给乡里的妇女做刺绣针织技术培训,我喜欢和学生一起画画,或者在春天花开满伯乡的时候去写生,把家乡画在油画里。在喀什地区,女性着装元素单一,女性对流行服饰的接受能力差,我把维吾尔民族风格的传统服饰和流行元素结合起来设计。我们维吾尔族从历史上就是很爱美的民族,也是善于吸收和借鉴先进文化的民族,我希望我的努力能够通过服饰的展现,让我们维吾尔族姑娘呈现自己最好的精神状态,更漂亮更美丽。”

  “我叫托合塔吉·萨帕尔,是喀什地区疏附县公安局八里桥治安恰卡点交警大队副大队长,每天在岗12小时,10多天能回一次家,别的没啥,就是想家,特想媳妇和儿子。国道314通往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等国家,这个卡点很重要,我和兄弟们每天在这执勤,希望喀什平平安安。”

  “我做花帽十年了,以前是在家里做,做完拿到巴扎去卖,赚到钱很不容易。”喀什市乃则尔巴格镇的农民如孜·肉孜一边说,一边在缝纫机前忙碌。他把做好的花帽挂在墙上,“现在每天在这里上班,每个月都有固定的收入”。如孜·肉孜是乃则尔巴格镇手工艺一条街的手工艺人之一。在这里,原先比较落后的家庭作坊有了新的工作坊和更先进的设备,更重要的是,生产加工的货品可以成批销往全疆各地甚至国外。

  “我叫阿孜古丽,19岁,离婚后,来到服装厂上班,我希望每天开心工作,给自己挣点钱。”

  “我叫杨雪飞,85后,回族。2010年,亲戚告诉我喀什要建经济特区,于是我从伊犁来到喀什创业,开了一家羊肉酸汤馄饨店,这是喀什第一家羊肉酸汤馄饨店,我用一年时间去研制配料,把北疆的手艺融合在南疆的饮食习惯里。“我现在店里有8员工,在图木舒克有一家分店,每天销售都有保障,有很多回头客,重要的是,在喀什,我有了自己的家庭,明年就可以当爸爸了。”

  “两年前大学毕业后我来到喀什,最初是在一家企业,因为喜欢青旅的氛围,就来到青旅上班。我喜欢喀什,喜欢这座城市的节奏和文化,喜欢工作了两年多的青旅,喜欢带着客人逛老城逛巴扎。”

  “我叫孟冰清,是北京印刷学院的在读研究生,在青年旅社做义工,闲暇之时,会弹起吉他。维吾尔族的邻居都很好客,逢库尔邦节和肉孜节,他们就会请你吃手抓肉和各色糕点,我喜欢吃巴达木。”

  “我叫David,来自澳大利亚。我在世界地理版图上研究了新疆的地理位置与环境,这次来喀什,是为了做毕业设计。我在喀什拍了很多照片,等我回国了,我要研究这些照片,从照片中寻找出喀什与澳大利亚的共性与差异。”

  “离开部队的那一天,天空并没有下着雨;离开部队的那一天,说好你要来送行;要走的战友都上了车,送行的人却不肯走。”-----“我叫吴焕杰,在喀什服役两年,从没想到唱这首歌会哭……部队也是我的家,回家的时候也是离开家的时候,我爱这里”。


来源:腾讯图片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新疆故事
30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