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自然山川 构筑胸中意象

感悟自然山川  构筑胸中意象 

文/颜景龙

感悟自然,应强调主客观世界万事万物之精神,艺术作品的精神是画家的心性、情感、智慧、理想诸多因素的综合,也是画家某种程度上理想主义的游观山水,这种游观山水一畅神为目的,在可居、可游的意象丘壑构景中,努力使观者能在虚虚实实的藏露之间寻找到游玩的幽趣。


碧空晴云

郭熙强调以林泉之志、林泉之心去体悟自然山川,形成胸中意象,去创作山水画。郭熙反对当时一些“画山则峰不过三五峰,画水则波不过三五波”的简单图式,认为山水画丘壑意象“可行、可望、可游、可居”以及“可行、可望、不如可居、可游之为得”,这种自然意象的多样性与情节性处理,正是渴慕林泉者的心灵的归宿之处,并说“画者当以此意造,而鉴者又当以此意穷之”明确强调山水造境中丘壑表现的品评价值与其中的人文精神,画家应通过这种精神感应、领悟自然山川、构筑胸中意象,意象是中国山水画审美精神重要内容。


晨光

画家在对大自然的观察角度与一般人不同,一般人的观察角度是自然山川的新、奇、怪、追求大自然局部的、表面的个别物象特征,而画家总是能在自然界,洞悉宇宙规律,善于在风雨晴晦,东去春来,烟云雾霭,日月星辰的变化中发现四季代序,周而复始的生命律动感受山川万物的生命意蕰和灵妙趣味,掌握自然山川的浑然一体的生命特征,内在神韵和生动多姿的生命形态,画家眼中的世界都是有生命的意象世界。


晨韵

黄宾虹先生讲过“山水画乃写生自然之性,亦写吾人之心”,从而达到“天人合一,物我同归”的至高境界。要静观妙悟,发现“众美之妙”,要观察众人见尔不见之处;观察大自然整体的、本质的、普遍的众妙所在。通过观察,探求自然和心灵的契合,得天地之灵气,得自然之精神……


风日晴和

“蒙养生活”论,就是提高对大自然的统一性和多样性的感受和知识,把自然万物看成是一个有机联系的流动变化的大生命。自然山川的气象变更,疏密深远的连绵景观,纵横吞吐的节奏变化,山水聚散的穿插联络,蹲跳向背的动静行止,画家要面对如此丰富多彩的大自然去观察、审视、感受丰富多彩而统一的大生命特点,在浑然一体的生命中把握自然整体生命中的精神特征,涵养画家对山水的特殊情怀,铸就画家独特的艺术灵魂。大自然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是有血、有肉、有精神的运动整体,正像郭熙所说“山水以水为血脉,以草木为毛发,以烟云为神采……”画家只要用心灵的目光去观察大自然的一草一木,将自己融会于大自然中,物我两望,贯通一气,山山水水就显出那勃勃生机,只有放开眼界,敞开胸怀,徜徉于大自然之中领受山川、风云、水石、林木际会之妙,感悟自然山川的质与神,接受自然的赐予,感悟自然造化,构筑胸中意象,孕育脱化出自己的有生命的笔墨语言,创作出有血、有肉、有生命、有时代精神的作品,真正“代山川而言”,才能在胸中展现出自然山川浑然一体的生命形态和神韵。


放眼壮美丘壑 书写大美神韵

文/颜景龙  

美的根本即在于和谐,在于阴阳调和、万物和顺。与天地和者乃是大和,可谓大美,意即壮美。《庄子逍遥游》曰:“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鲲鹏如此之“大”,却与天地和谐而浑然一体,这正是中国古典美学中崇高与壮美的表征。而这种审美理念一直影响了中国几千年。


风韵清远

放眼壮美丘壑,就是的画家通过对丰富多彩的自然山川景物观察、审视、感受其生机勃勃,发现自然造化的神奇,山河的壮美。从而创作出有血、有肉作品,书写出有时代精神的大美神韵。


宋人郭熙《林泉高致》中曾说:“山以水为血脉,以草木为毛发,以烟云为神彩,故山得水而活,得草木而华, 得烟云而秀媚。


故山诗话

水以山为面,以亭榭为眉目,以渔钓为精神……”可见在画家眼中自然景物是个有机体,山水无情我有情,由此可见,艺术想象是心灵移情的产物,在山水画创作中只有钟情于此,寄情于此,把对大自然的真情,真实的感受转换成视觉语言,创造一种物我合一的即景即情,即所谓“天人合一”“物我两忘”,这样贯通一气,自然亲和,山山水水就显出勃勃生机,一草一木就能展现出欣欣向荣。画家要领悟自然山川,构筑胸中意象,参透自然生命形态的外在精神、内在神韵,是每一种生命形态亘古不变的生命意义,也就能形成画家心中意象壮美的丘壑。画家不仅仅是用笔墨表现山川形貌,更重要的是在泼墨点画之间,展现出山水画的壮美之态,大美神韵。


故山诗话

石涛认为自然万物的内在本质和外部形态与绘画的理法存在着本质性的关联。如其所述:“画之理,笔之法,不过天地之质与饰也”。绘画的道理,用笔的方法,皆与宇宙的真理有关。故,质与饰的本质也都包含着天地之道理。因为自然山川的“质”和“饰"是和谐统一的,是壮美的,是大美所在。作为画家要对天地万物大形势与其多样形态的变化相统一的生命特征的感悟与认识。把自然万物看成是一个有机联系的,流动变化的壮美生命。才能表现出自然山川的风雨晦明及蹲跃向背,彰显胸中自然山川气象万千的神韵。


静观物化

黄宾虹先生讲过:“山水画乃写自然之性,亦写吾人之心”这是对整个大自然的生动景象,经过人格化的情感,创造一种物我相融,天然宛成的超越自然的艺术境界,一种诗情般的意境,这便是山水画创作中的灵魂。静观妙悟,通过观察自然山川整体的本质的,来探求自然和心灵的契合,得天地之灵气,得自然之精神,这是“天人合一,物我同归”的至高境界。


静中观物化

中国传统绘画艺术,追求“物我合一”、“迂想妙得”、“以意写形”、“形神兼备”把艺境的营造与神韵的表现视为最高追求。画家在高度谙熟艺术规律之后,只有放开眼界,敞开胸怀,感悟山川壮美,接受自然的赐予,构筑胸中意象,孕育脱化出自己的,有生命的笔墨语言,才能真正把握天地万物生成变化规律。调动创作主题的情思,从中获得艺术创作的灵感,形成胸中壮美丘壑,书写大美神韵。 


图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外名人艺术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文化
109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