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加一筆

撇除那些有意造出的谣言,口耳相传之间,很容易就出现一些诡异的说法,这种谣言与观念还真是牢不可破。所谓民间文学的特征与形成规准,就在里面发挥起作用来。

 

南宋的费衮是受历史训练的史家,他不喜欢那些以讹传讹的东西,很喜欢在他的笔记里做些思索考据,他观察并批评宋代遍地开花的民间信仰说:

「祠庙之讹甚多,……其最可笑者邺中有西门豹祠,乃于神像后出一豹尾。舂陵有象祠,乃塑一象垂鼻轮囷。流俗之无知亦已甚矣。」

 

他观察到的也是很特殊。西门豹是战国时候魏国的水利、政治、军事全能专家,你可能记得他在邺那个地方破除了「河伯娶亲」的迷信,救了很多人,所以有很多人拜他。拜西门豹的庙,在邺自然是有的,但是当西门豹被神化之后,信众就在他的神像后面加上了一条豹尾,大概想西门大哥是个豹神来的,不然怎么名字叫做「豹」呢?舂陵的象祠更扯,拜的是个长鼻象。但象祠是拜什么呢?拜的是舜的弟弟「象」,明代的思想家王阳明还写过一篇〈象祠记〉,讲象祠的设立。所以「象」是个人,是舜的弟弟,怎么成了长鼻象呢?


费衮发现这些东西,笑了,还是嘲笑的笑。

 

西门豹变成豹,大概真的是主事者不懂装懂的结果。那是一个文盲遍布,不识字的比识字多的年代,对于许多事情,尤其是人物形象,凭借想象力,一人加一笔地把崇拜人物(不论是正面还是反面)画出来,还真的是很有趣,但荒谬就在所难免。宋代的面相学一路增长到明代,要画出诸位先贤的样貌,难免都以面相学的SOP来处理,由他们的个性评价逆推长像,于是王安石、范仲淹跟欧阳修在图册上都长得差不多。

 

所以你觉得费衮说得都对吗?其实也不见得。王阳明在〈象祠记〉里告诉我们,伟大的君王「舜」,他那个乱七八糟的弟弟叫作有鼻氏,老是想害舜没成功,舜包容他,当个好哥哥。但从顾诘刚等人发起的古史辨运动给了我们很不一样的角度,告诉我们「禹」不见得真有其人,可能是个部族的图腾,那些神话故事,是部族之间分合的变形记录。那么,在「禹」之前的「舜」呢?

 

如果用同样的思维来分析舜的神话传说,可以这样想:

舜也是个部族,透过和亲接收了尧这个部族的地盘与势力。象这个部族叫作有鼻氏,应该是以大象为图腾的部族,原先与舜这个部族结盟(同父而异母弟也),见舜族可以跟尧族和亲合并变大,想要把舜族干掉,接收尧族与舜族的地位与地盘。没想到几次计划都失败,舜族包容了象族,和平共存了下来。

 

好吧,你想想,这个可能性还不小,尤其是象叫作有鼻这件事情,是不是也暗示着,象其实可能根本就是个以大象为图腾的部落,而且象祠所在,还是苗族的地盘呢。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费衮的嘲笑,是他受限于时空与自身所知的误会。他没想到自己的笑声会在无限的时间长廊里,弹回到他自己身上。

 

世界就是这样,要笑人家还是适可而止,费衮看不下去那些「一人加一笔」的荒谬,却忍不住,自己也在上头加了一笔。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宋代聊一聊
15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