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千年唐宋轻舞飞扬


   

      

      冷月寂然,流烟袅袅的一声叹息中,一个罗衫淡淡的女子,手提一盏前朝宫灯,循着词人的韵脚婉约的一路走来。夜不能寐,独守一纸灯楣,浅奏着一曲秋歌,拈起
唐风的古雅悠香,以婉约的曲调,笛音在风月的轻纱流霜里渐行渐远,若近若离。伸手抓一把云影,给心情裁一素霓衣。纤指清舞,穿过斜风疏云,编织缕缕清浅淡
薄的情绪。笔端一抹,词章断句徐徐而行,诉不尽的人世苍凉.­

   
回首,花落,梦里不知身是客。窗外,疏影渐远,心事,却朵朵盛开。如一个婉约词人,不停行吟着:所有的红尘往事,湮灭在千里烟波的词韵中,却如独自暗夜花
开,静静地释放着淡淡的忧伤。每当翻开书页,便宛若打开了一扇古朴厚重的门。那些唐宋的诗章仿若穿过那无垠的月光抵来,携着千古的情思,映亮我的充满温柔
的心间.平平仄仄的诗章中,呢喃轻语的吟哦中,泪水盈满了眉眼。那一岸的晓风,那一弯的残月,离岸的青舟,相望的只能是永远?一丝一缕,只关乎于自己。­

    如是,任一世的繁华绚烂如花,任一地的落寞寂寞成秋,在枕衾辗转的夜里,留下千篇愁赋。每一个词汇都凝着一生的剪影,泛着一世的涟漪……回眸之间,万千繁华已落尽。­

    是谁,在千年唐宋里轻舞飞扬? ­

    是谁,在凝眸处醉舞胭脂泪裳?­

    是谁,在风花雪月中诉说忧伤?­

    图片

   
慕然见伊人,彷佛在窗前,憔悴的身影,可曾看得见.在这本该丝弦弄音,霓裳轻舞的月夜下,没有谁肯对着秋月伤情悲怀。素笺成灰,相思成灾,谁把谁真的当
真?谁为谁永远的心疼?谁是谁唯一的人?来何来?去何去?谁是谁前世的眷恋?谁是谁下一个轮回里,最刻骨铭心的那个人?又是谁用感伤的手指在倾诉着一个又
一个千古的传奇?月华洗过的容颜,一束唐诗,两朵宋词,远古的幽香漫漫,抚过妖娆的肩,嗔留的那一刻,你会遇见谁? ­

  拾不完一地青瓷吟
清歌,抹不尽一片轻寒上小楼,挂不住柳梢人约黄昏后,读不尽凄然新词与旧愁.咽不下大漠孤烟噎满喉,怜不完白衣侵尘形容瘦,浓得化不开的眉头哀愁,飞不过
的长天碧水悠悠.曾经的举案齐眉,枕边低语,是否还会记得那一袖随风的惆怅?依稀转瞬的空,转身的云烟回首,你还是你,而我还是我,你我却已是早就各自天
涯。犹不知的是,冷冷清清的境里,谁的心底眉梢里会眼盼着谁?­

    每当弯月穿帘时,我唯有在轻灵哀宛的词句里徘徊,没有人能懂我心深处关于执子之手与子谐老的幻境。红尘一隅,我又期待着谁会陪我红尘飘泊?花开花又落,谁,可与我吟诗吹笛?­

    时光深处,谁,又可与我将那幽凄一一细数?谁,又会将我落寞的影来怜惜?­

    

   
每每心力疲惫时,只能栖息在书中。一缕青丝盈绕指间,是绕不完的缠绵,诉不完的思念,在字里行间渐行渐远……
对愁不成眠,凄清卷风廉,问卿可知否,孤独又一年,悄然两行泪,寂寞一双眼,飘然夜梦里,相思各一片……”秋风乍起,便碎了一地凄清淡泠的月影,站在红尘
陌上,我试图用一双寂落的眼,看穿一个尘世。然,缭乱的痴缠在眼前,像是看不透的前生来世。也许那梦中的人藏匿在白云深处,故揽了满眼的雾,迷了我归去的
脚步。 ­

  黯然回首间,红尘
路上,钢筋水泥的丛林中,跋涉千里,疲惫的心。是谁把过眼繁华谱成浅吟低唱?一曲霸王别姬,唱尽人间的离愁别恨;一曲孔雀东南飞,唱尽人间的痴情怨语;一
曲漫天飞舞的梁祝,唱尽人间的缠绵悱恻。“剪不断,理还乱”暗香疏影早已成为苍海桑田,欲说还休? ­

  回眸处,自己终也
不过是那临水而立的水中影。只想凌波于前世的涟漪。一曲箫音吹散了唐风吹落了宋雨;一把古筝弹落了风尘,拨动了水韵;一世的红颜,在水之湄自花开花落。风
花雪月的传奇,总在喧嚣的背后轻歌演绎;在今生错乱的步履,留下刻骨的痕迹,走一尘,回头望一眼。辗转入眠之后,旧事依旧在梦里清晰…… ­


转自:绾心QQ空间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相约雨墨
下一篇:青衣,青衣
返回仙渡  驿站
仙渡
141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