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诸子百家看中医药文化

从诸子百家看<a class=中医药文化" title="从诸子百家看中医药文化" action-data="http%3A%2F%2Fimg1.house365.com%2Fnjhomegoods%2F2008-04%2Fgya651E75nFXASuMAdv.jpg" action-type="show-slide" style="padding: 0px; border: 0px; list-style: none; width: 605px; height: 328px; float: none;">

诸子百家以来,历代先贤的著作中,保留了大量的中医药文化内容。在先秦诸子中,对医学、特别是对《黄帝内经》中的养生思想,影响最大的是道家和杂家的著作。道家的代表是老、庄,杂家最有名的代表作是吕不韦的《吕氏春秋》。而老子庄子、吕不韦都是河南人。老子是周口鹿邑县人,秦秋末期的思想家。庄子是商丘民权县人,战国前期的思想家,吕氏是濮阳人,战国末期政治家。

老子、庄子提出的顺乎自然,返朴归真,清静无为的养生理论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老子说:“见素抱朴,少思寡欲。”(《道德经》19章)“清静为天下正。”(《道德经》45章)推重纯素,持守质朴,竭力主张清而无欲,静而无为。庄子说得更明白:“夫恬淡寂寞,虚无无为,此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质也。……”故曰:“纯粹而不杂,静一而不变,淡而无为,动而以天行,此养神之道也。”(《庄子·刻意》)他把“恬淡、寂寞、虚心、无为”看成是天地赖以均衡的基准,而且是道德修养的最高境界。因而主张清静无为,一切活动都顺应自然而行,即所谓“动而以天行”,这就是养神之道。

老子说:“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道德经》第12章)老子看到五色、五音、五味、畋猎、宝货等,会给人们身体带来目盲、耳聋、口伤、心狂、行妨等危害,指出圣人清静寡欲,抛弃那种多欲而有害身心的生活。

在《庄子·庚桑楚》中关于“卫生之经”(即保养生命的法则)的论述,集中地反映了“老庄”的养生思想。“老子曰:卫生之经,能抱一乎?能勿失乎?能无卜筮而知吉凶乎?能止乎?能已乎?能舍诸人而求诸已乎?能傟(xiáo)然乎?能侗(dònɡ)然乎?能儿子乎?儿子终日嗥而嗌不嗄(shà),和之至也;终日握而手不掜(yì),共其德也;终日视而不目瞚(shùn),偏不在外也。行不知所之,居不知所为,与物委蛇(yí)而同其波,是卫生之经己。”什么是“卫生之经”呢?“老庄”认为:能够持守真道,精一不二;不失却真性;不求助于卜筮而知吉区;对外物的追求能适可而止;能满足于自己的本分,舍弃仿效他人的心思而寻求自身的完善;无拘无束,自由自在,顺从外物,心无执着;象初生的婴儿那样纯真质朴,婴儿整天啼哭咽喉却不会嘶哑,这是因为声音谐和自然而达到了顶点;婴儿整天握着小手而手不卷曲,这是因为婴儿的常态符合阴阳淳和的本性;婴儿整天瞪着小眼睛,这是因为心不在外物。隋意行走,不知道去的地方,平日居处,不知道做什么;顺应外物,曲折委隨,如同随波逐流,听其自然,这就是“卫生之经”。可以看出,“老庄”主张弃除那种多欲而有害身心的生活,返朴归真,恬淡清静,顺乎自然。去物欲以养形,致虚静以养神,形神不亏,便可长生。

庄子在强调养神的同时,还提出吐纳导引之法的养形健身作用。在《刻意》篇中说:“吹呴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申,为寿而已矣。”认识到人通过吸纳新鲜空气,吐出废浊之气,实行导引之术,模仿熊直立肢体鸟伸展翅膀的动作来锻炼身体,可以加强新陈代谢而延年益寿。这些都是非常可取的,对中医养生学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在《吕氏春秋》中保留了大量的医学内容,其中有多篇文章专论养生。如《尽数》、《本生》、《重已》、《贵生》、《情欲》等。

《尽数》篇系统地论述了养生长寿之道。开门见山指出:“天生阴阳、寒暑、燥湿、四时之化,万物之变,莫不为利,莫不为害。圣人察阴阳之宜,辨万物之利以便生,故精神安乎形,而年寿得长焉。”这里提到的“阴阳、寒暑、燥暑”,就是早期的“六气”之说,后来中医称“风、寒、暑、湿、燥、火”为六气。从中可以看出“六气”学说的演变痕迹。

文中提出了著名的运动养生思想。指出:“流水不腐,户枢不蝼,动也。形气亦然。形不动则精不流,精不流则气郁。”成语“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即源于此。

文中还提出,不同的居处饮水环境对人的身体会产生重大影响。指出:“轻水所,多秃与瘿人;重水所,多尰(zhǒnɡ)与躄人;甘水所,多好与美人;辛水所,多疽与痤人;苦水所,多尪(wānɡ)与伛人。”可以说显示了先贤的环境保护意识。

文中还提出了饮食养生之道:“食能以时,身必无灾。凡食之道,无饥无饱,是之谓五脏之葆。”

这些论述对中医学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直到今天,对我们仍然有着深刻的启示。

在《本生》篇中,提出了有名的养生“三患”:富贵而不知道,适足以为患。出则以车,入则以辇,务以自佚,命之曰招蹷之机;肥肉厚酒,务以自强,命之曰烂肠之食;靡曼皓齿,郑、卫之音,务以自乐,命之曰伐性之斧。三患者,富贵之所致也。”告诫人们,富贵却不都懂得养生之道,恰好能带来疾患。出门就乘车,进门就坐辇,一味追求骄逸,这是招致痿躄的关键;对肥肉美酒,一味暴食暴饮,这是使肠胃腐烂的食品;对美貌女子,淫靡之音,一贯沉溺享乐,这是砍伐生命的斧头。《吕氏春秋》这养生“三患”的告诫对后世颇有影响。汉代枚乘在他的名著《七发》中说:“纵耳目之欲,恣肢体之安者,伤血脉之和。且夫出舆入辇,命曰蹷痿之机;洞房清宫,命曰寒热之媒;皓齿娥眉,命曰伐性之斧,甘脆肥醲,命曰腐肠之药。”这显然是对《吕氏春秋》养生“三患”之说的活用。对今人的养生仍然有着深刻的现实意义。

在《吕氏春秋·古乐篇》有二段话颇耐人寻味:“昔古朱襄氏(炎帝的别号)之治天下也,多风而阳气畜积,万物散解,果实不成。故土达(炎帝之臣)作为五弦瑟,以来阴气,以定群生。”意思说,从前朱襄氏治理天下时,经常刮风,阴气过多,万物散落,果实不成熟,所以土达制作弹奏五弦琴瑟,用来招阴气,协调阴阳,以安定众生。

另一段是:“昔陶唐氏(传说中古代帝王称号)之始,阴多滞伏而湛积,水道壅塞,不行其原,民气郁阏(è,遏)而滞著,筋骨瑟缩不达,故作为舞以宣导之。”意思说:从前陶唐氏开始治理天下的时候,阴气过多,凝聚不散而积聚,河道壅塞,源流不通。人民受其影响,阴气郁结,阻滞不畅,筋骨收缩而不舒展,所以创作舞蹈,使郁结之气散发出来,以求舒畅。这两段记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原来音乐和舞蹈的发明与医学息息相关。音乐用来协调阴阳之气,以定群生;舞蹈用来宣发郁结之气,使瑟缩不达的筋骨伸展舒畅。

此外,如法家集大成者韩非子、墨家创始人墨翟、杂家列子等(均是河南人),在他们的著作中,均记有养生及相关的内容,对医学的发展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不再一一叙述。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禅医一家
49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