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米粉历史渊源

你就看桂林的老酒鬼清晨八早要一碗米粉送三花酒,一直喝到中午的那滋味,老话讲“做了皇帝还想当神仙”,有了米粉和三花酒,做神仙他还不愿呢。


桂林山水甲天下


   桂林米粉传说讲了好多年,谁也不清楚,也没有几个人去考证它。传说讲秦始皇派史禄率民工开凿灵渠,灵渠修通了,秦始皇由丞相李斯陪同,微服游览桂林山水。秦始皇有个嗜好,爱用鲤鱼须、鱼肚来下酒。来到漓江一看,哇,漓江里的鲤鱼用手就可以捞到,于是秦始皇叫船家赶快弄来了很多鱼,又给了很多钱。一餐不知道要用多少条鲤鱼才炒得出一碗,秦始皇在漓江上游了半个月,杀了成千上万条鲤鱼。急得漓江里的鲤鱼王乱跳,发誓要把秦始皇的游船拱翻,让他葬身鱼腹!河伯知道了警告说,“帝王之事乱来不得,你赶紧另想办法吧“。鲤鱼王急中生智,用大米磨浆制成了鱼须(米粉)、鱼肚(切粉)。秦始皇吃了,拍案叫绝,从此桂林米粉就问世了。

  

  后来,秦始皇“焚书坑儒”成了千古暴君,老百姓不喜欢他了,干脆把桂林米粉的传说内容改头换面。改成桃花江上摆渡的年轻人,救了漓江的鲤鱼王。鲤鱼王问他要怎么报答,年轻人是孝子,说老母亲有病,胃口不开,鲤鱼王听了,就教他学会了制作米粉的工艺,老母亲一吃,可口又易消化,病也好了。因那年轻人是瑶族人,所以传说米粉最早是瑶族同胞做出来的。从前,米粉作坊压花格窗上,总爱挂一条木制的鲤鱼,就是根据这些传说来的。

  

  传说归传说。桂林米粉到底是哪个做出来的呢?原来,秦王嬴政为了统一中国,派屠睢率50万大军征战南越,紧接着又派史禄率民工开凿灵渠,沟通湘江、漓江,解决运输问题。南越少数民族勇猛强悍,不服秦王。秦军三年不解甲,武器不离手,可见战斗之激烈。由于南越地处山区,交通不便,秦军水土不服,加上粮食供应困难,大量士兵经常挨饿、生病。这些西北将士,天生就是吃麦面长大的,西北的拉丝面、刀削面、羊肉杂碎汤泡馍馍,都是他们的美味佳肴。如今他们远离故土,征战南方,山高水深,粮食运不上来,人不可能空着肚子行军打仗,只有就地征粮,以解决食为天之大事。

  

  但南方盛产大米,却不长麦子,这就叫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如何把大米演变成像麦面一样让秦军将士接受,史禄把任务交给军中伙夫们去完成。伙夫根据西北饸面制作原理,先把大米泡胀,磨成米浆,滤干水后,揉成粉团。然后把粉团蒸得半生熟,再拿到臼里杵舂一阵,最后再用人力榨出粉条来,直接落到开水锅里煮熟食之。合面团不舂,而米粉团通过舂 ,使榨出的粉条更有筋力,传说旧时桂林米粉从二楼悬吊一根拖地也不会断,其筋力可想而知。秦军郎中采用当地中草药,煎制成防疫药汤,让将士服用,解决水土不服的问题。为了保健,也是由于战争紧张,士兵们经常是米粉、药汤合在一起三口两口就扒完了。久而久之,就逐渐形成了桂林米粉卤水的雏形。后经历代卖米粉师傅的改进、加工,而成为风味独具的桂林米粉卤水。

  

  卤水为什么能治疗“水土不服”的疾病呢?原来,桂林米粉卤水用了草果、茴香、花椒、陈皮、槟榔、桂皮、丁香、桂枝、胡椒、香叶、甘草、沙姜、八角等多种草药和香料熬制,这些草药全是专治脘腹疼痛、消化不良、上吐下泻的。这就难怪桂林老年长寿者,都有爱吃米粉的嗜好了。

  

  秦始皇统一南方后,到汉元鼎六年建始安县(桂林城前身),大量北方移民陡迁到桂林,包括许多像诸葛亮、韩信、陶渊明、周敦颐、李世民、赵匡胤等等历史名人后裔,这些北方移民来到桂林,把米粉叫成“米面”,这种称谓,一直延续到抗战桂林大疏散。

  

  因此,桂林米粉,从秦王朝就开始产生和生产了,也就是说,桂林人吃米粉,已经吃了两千三百年啦。

  

  桂林米粉产生于秦代,在桂林米粉文化中有许多现象佐证:笔者在桂林米粉文化艺术馆看到的最原始的米粉压榨机,上面的“离合器”完完全全就是秦时的农具“耒”的形象;相传,过去卖“担担米粉”的小贩都是穿着木板鞋上街的,木板鞋在石板路上发出的响声,就象是小贩在叫唤“米粉、米粉”的有声广告。而木板鞋正是秦时履的一种;当年兴安一带参加过开凿灵渠的瑶族民工,以本民族口传记事的习惯记录下来,说米粉是瑶族同胞制作出来的,这就与当年秦军伙夫制作的史实有了内在的联系,而且当年瑶族同胞煮马肉米粉的马头火锅,与如今出土的秦代兵马俑造型何等相似!桂林米粉到了清代和民国年间,可谓发展到了鼎盛时期。

  

  清朝时,桂林轩荣斋的炒粉、会仙斋的卤粉、易荣斋的汤粉,各有绝活,吸引了无数的回头客。三斋之间不是以拆对方的台而后快,而是互相勉励,各出奇招,你卖汤粉,我就卖卤粉;你卖卤粉,我就卖炒粉,既公平竞争,又都动足脑水,翻新花样。因此,“三斋打擂”的典故,至今仍令入津律乐道。 到了民国年间,尤其是抗战时期,桂林米粉更是名声大噪,最令人刮目相看的,莫过于“马肉米粉”和“担担米粉”。 说到桂林马肉米粉,用著名桂剧表演艺术家兰魁先生的话说是:“你千急莫讲,一讲口水就流。”的确,吃马肉米粉,碗只有茶杯那么大,每碗只有一根米粉在里面(所以桂林有“吃米粉找不到头”之说),鲜美的马骨汤配香脆的腊马肉片,再加芫菜、花生、芝麻油,那香味,直冲肺腑,口水怎么不流呢? 最有趣的是,吃马肉米粉,一顿要吃上二、三十碗才能吃饱,因为马肉米粉一般都是以极小巧、精致的碗乘装的,喊老板结帐,桌面上摆了一大堆空碗。好在那时能吃得起马肉米粉的人不是很多,如果是21世纪,你不请十个人洗碗才怪哩。马肉米粉之所以要用小碗、下一根米粉,与“三斋打擂”的影响不无关系。各出奇招,各有绝活,这既是桂林米粉老板的拿手好戏。马肉米粉用小碗,要你吃时刹不住车,吃了头碗想二碗,掏空了你的荷包你还讲好。

  

  桂林米粉后来派生出凉拌粉、酸辣粉、三鲜粉、牛腩粉等等,给米粉注入了无限活力。而桂林米粉对柳州螺蛳粉、广东卷肠粉等的包容,又充实了桂林米粉厚重的基石。桂林米粉,就有了三天六夜说不完的话题。 与马肉米粉齐名的,是“担担米粉”。所谓担担米粉,就是挑着担子,起早贪黑,走街窜巷卖米粉。前头一个木桶装米粉、配料、碗,竹筒里插一把筷子,后面一个木桶装锅头冒米粉。小贩随担带了几张小板凳,食者担边一坐——“来碗米粉”。这就难怪到如今还有人认为“桂林米粉有什么,还不是蹲在地上、街边吃”。他就晓不得,桂林米粉的板路有几鲜。 且不说李宗仁当了代总统,派专机来桂林要米粉送往南京解谗,你就看桂林的老酒鬼清晨八早要一碗米粉送三花酒,一直喝到中午的那滋味,老话讲“做了皇帝还想当神仙”,有了米粉和三花酒,做神仙他还不愿呢。 以前,桂林钟表行有个老酒鬼,跑日本鬼到桂林落了户。每天早晨去吃米粉,他总要来一句“不要肉,多放豆子”。天长日久,老酒鬼在全街出了名。他一边喝三花、一边吃米粉,“滋”地一声,一口酒下肚;又是“滋”地一声,一根米粉进嘴。吃一碗米粉,喝四两三花,一个月下来,工资就这样花光了。老婆仔女恨得他要命,他死时桂林才刚开始兴火葬,人们的观念都还没转过来,他的家人却二话没讲就拿他去烧,留下一段桂林板路口头传。 桂林的米粉店,满街到处是。不少来桂林卖外地小吃,来了才晓得桂林人对米粉的依恋,没奈何只好改行卖米粉。有的人不知熬卤水的奥妙,以为卤水就是酱油加味精,桂林人吃到这种米粉,吃一口吐一口。其实,要做一个真正的米粉师傅,并非易事。中国菜肴的烹制方法百款百技,而桂林米粉的配料,几乎把中国菜的技法都用上了,好生了得。如果说桂林米粉是烹调艺术的经典,一点也不过誉的。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传统美食
123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