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知识】西秦戏的十大行当

西秦戏设十个行当,分工细致。素有“五行十柱”之谓。“五行”指生行(行内称“网辫行”)、旦行(行内称“打头行”)、净丑行(行内称“打面行”)、旗军行(龙套,包括乌军与红军)、音乐行(行内称“后场行”,包括文畔的管弦乐和武畔的打击乐,合称“八张交椅四大件十一条线”,而今乐队阵容已扩大到“十二张交椅”,增设了摇琴、中阮、大提琴、单簧管等中西乐器)。“十柱”系前三行(角色)的具体化,即老生、文生、武生、公末、正旦、花旦、老旦、红净、乌净、丑等。


老生


老生(即须生):分文老生和武老生,但又必须文武兼行。表演特点是走正步,举止稳重,主要靠须功、眼神来表达不同人物内心喜怒哀乐的感情变化;多唱正线曲,运腔苍劲有力而且大方。文老生,重唱,如《刘锡训子》的刘锡;武老生,重做,如《薛仁贵回窑》的薛仁贵。


武生


 武生(即正生):重表演,多在武戏中扮主角,英姿飒爽,气派豪放,如《隋唐传》戏的罗成、《三国传》戏的吕布和赵子龙、《斩郑恩》的高怀德、《徐棠打李凤》的徐棠等。武生有时要串演小生,如在《三合明珠宝剑传》全连中,则扮小生行当的屈方(假柳絮),有时还要擦面跨丑,像《封神传》的陆压,是丑角色,但却是武生应工。


文生


文生(即小生):重唱,举止斯文、儒雅潇洒、多靠形情、关目和扇功来表达人物感情,如《二度梅》的梅良玉、《贩马记》的赵宠等。文生亦有擦脸跨行当的规矩,如《双钉记》和《刘春景》的包拯,都由文生跨红面串演。


正旦


正旦(即乌衫):表演端庄、凝重、朴实、大方,行不露脚,笑不露齿,常扮正宫、夫人等角色,出场多以“妾身”(或“哀家”)自报家门;演正线戏为主,重唱,运嗓气沉丹田,柔情激荡,清脆悦耳,如《薛仁贵回窑》的柳迎春、《刘锡训子》的王桂英等。正旦也有耍枪的,在《斩郑恩》中演陶三春,就非有耍枪长打的功夫不行;在《无盐女采桑》中饰钟离春,还要画“七星伴月”五色花脸,恶模恶样,出类拔萃


花旦(即花衫)


花旦(即花衫):分文花旦与武花旦,重表演,唱皮黄曲为主,常扮皇家公主、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千金小姐和偏宫、贵妃等角色,出场多以“奴家”(亦有“哀家”)自报家门。文花旦,以形情、关目、身段(建国后加水袖)来表现身世和刻划人物,如《重台别》的陈杏元便是;武花旦,风风火火,天真活泼,在《辕门罪子》中扮穆桂英,便可见功。花旦还有反串小生的规矩,如《困南唐》的李世民,便由花旦取代小生应工。


老旦


老旦(即婆角):特点以真嗓行腔运唱,走“脚跟”、行“八字”步。常扶拐杖出场。多扮国太、贵夫人等角色,如《杨家将传》的杨令婆等便是,当然也演贫妇、泼妇、媒婆之类角色,但这可由三手丑串演(叫“丑婆”)。


红净


红净(即红面):举手投足、表现出忠诚、正义、刚直、无私的性格特征,重唱。如《杨令公撞碑》的杨令公、《包公审国母》的包公、《国公对鞭》的国公(俗称“三公”戏)都可见功。历来规矩,红面跨老生,像《审冯旭》的李相爷、《斩洪建》的徐相爷等老生戏,皆为红面饰演。


乌净


乌净(即乌面):表演特点粗犷、雄浑、刚强、爽直,拉过头山,出“虎爪”手,五指开阔,暗劲使力,重做,如在《造晋阳宫》中扮李元霸、在《五台会兄》中扮杨五郎,都可见功。传统规矩,乌面跨丑,像《三救星》的潘大吉和《闹花府》的花云等丑角,都由乌面应工,打科插诨、诙谐有趣,令人忍俊不禁。



丑:有蟒袍丑、衫头丑和文丑、武丑、童丑、女丑(即丑婆)等之分。特点是弯曲腿迈小步,摇摆手,不拘一格,可以根据剧情需要,有理有节地创造夸张,如在《隋唐传》中扮程咬金、在《张古董借妻》中扮张古董,就恰到好处地发挥了丑角的特点。


公末


公末(即老外):表演特点是走正“八字”步,举止持重缓慢,静多动少,常扮皇帝、大夫、老院等角色,如《审冯旭》的皇帝、《三救星》的申生海等。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西秦戏
60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