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剧“变脸”的历史真相

戏曲是“以歌舞演故事”的综合艺术。故事就是剧本的事件、情节,歌就是唱词唱腔,舞就是舞蹈,演就是演员的身段、造型和以角色的须发、头饰、衣着,随身道具为依据的各种功夫。无论是文场的长袖翩翩还是武场的翻滚扑跌、刀枪把子,都属舞蹈,是做功的范围。由于历史的积淀,历代川剧艺人的努力,这些舞蹈动作,形成了固定的套路,就被称为“程式”。丰富的川剧舞蹈艺术,为巴山蜀水的古典舞蹈和民族舞蹈提供了大量的借鉴。

早在上世纪50年代,重庆市歌舞团就把川剧传统剧《红梅记》中《放裴》一场移植改编为舞蹈,并特邀重庆市川剧界演出此剧最好的名小生姜尚峰与名旦琼莲芳亲临该团教授。使这个舞蹈在华沙的世界青年联欢节上获得了银质奖章。

即使是今天,川剧艺术的营养仍然哺育着一些舞蹈作品。笔者曾看过重庆市歌舞团访日演出的节目审查演出,其中有一个舞蹈,舞蹈者每人手中拿着一个草帽圈,通过不同的扭、卷、曲、折,做成不同的草帽形状,使人觉得新颖。其实,这是借用了川剧传统戏《张浪子嫁妈》中张浪子耍草帽圈的表演程式。最擅演此剧的成都市川剧院著名丑角演员唐云峰,还能耍出更多的花样来哩。

重庆市舞蹈界的新起之秀、市舞协副主席高兴,以《大山下》、《叶儿青青菜花黄》、《天老爷落大雨》连夺文化部群星奖舞蹈金奖。他的一些舞蹈作品如《大山下》,就溶入了一些川剧表演手法。高兴本人扮演的青年农民,在休息时与村姑调情的身段、眼神,都很有几分月川剧褶子丑的味道。笔者曾与高兴谈到这点,他也颔首称是。高兴原是江北县川剧团演员,文小生、武小生、丑角都演过。川剧艺术的程式表演,应该说是给他的舞蹈表演和创作奠下了坚实的基础。笔者在重庆直辖市的第一届职工艺术节开幕式上,看到他排导的舞蹈《咱们工人有力量》,演员们挥动着大铁锤的舞蹈表演,颇令人想起川剧舞台上的把子功。 川剧艺术是一个丰富的宝库,于文艺创作、舞蹈表演都是很可借鉴的。但个别川剧表演团体却因“身在此山中”而没注意到这一独具特色的优势,没能把川剧的大大小小的“玩意儿”尽最的发掘、发挥在川剧舞台上,这实在是一种遗憾。

(载2001·7《川剧与观众》)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川剧艺术文化团
42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