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传奇--从地摊杂耍到舞台艺术的华丽转变

    早在2400多年前的战国时代就有人踩著3米的高跷,抛接7柄短剑的表演,在汉代的画像砖,画像石中更有大量“跳丸飞剑”的表演形象。抛球手技可说是世界性杂技节目,古埃及的壁画中亦有女子抛球的描绘。徒手滚、翻、扑、跌技巧;各种手技、顶技、蹬技、车技和高空悬吊及腾跃等技巧,我们称之为狭义的中国杂技。经历过汉唐的兴盛到地摊艺术,再到21世纪与多元化文化形式的碰撞,中国杂技的发展之路犹如倒O型曲线。今天,中国的杂技可以说逐渐飞跃,包揽了世界上的各种奖项。


中国杂技的萌芽溯源


  追本溯源,杂技孕育于中华原始文化,它的起源与古代先民们的劳动生活、部落战争乃至原始宗教、上古乐舞密不可分。但作为一种表演艺术,中国杂技的正式出现,至少是在公元前3世纪。

杂技古称百戏,中国的杂技在战国时从角牴开始;秦代把民间流传的角抵戏引入宫廷。汉代更将角抵戏发展为包括多种乐舞杂技节目的角抵百戏,其中弄剑、跳丸、倒立、走索、舞巨兽、耍大雀、马上技艺、车上缘杆、顶竿、人兽相斗、五案、七盘、鱼龙漫延、戏狮等节目,盛极一时。根据记载,汉武帝为了显示国家的富庶广大,在元封三年的春天,举行了盛大的宴会和赏赐典礼。在宴会进行中,演出了空前盛大的杂技乐舞节目。节目中有各种百戏技艺,还有外国杂技艺术家献技。

在原始艺术综合发展的阶段,它与乐舞不分,成为当时文化的主导。在汉代的百戏、唐代的宫廷中,它与乐舞一样,大展华彩、辉煌鼎盛。宋元以后,随着古典舞受轻视,杂技也沦落江湖,被视为下九流。但一些前朝绝招妙活,依然代代相承,而且精益求精。清代杂技艺人进一步沦落江湖,杂技艺人漂泊江湖,生活凄苦,但是戏曲却勃兴起来,特别是自1790年徽班进京,京剧诞生之后,戏曲武打戏对杂技武艺的吸收成空前之盛,于形成以武戏为招徕的繁荣景象。“蹬技”和“古彩戏法”都有了新的创造,“耍坛子”、“剑、丹、丸、豆”的系列幻术,都达到了极高水平。清代杂技除“撂地摊”,在城镇乡村中流浪卖艺外,一些技艺高超的艺人,也被邀请做富室贵家的堂会演出和逢年过节的行香走会的表演。中国杂技艺术在清末民初,流传海外,饮誉欧美。

杂技变革带来飞跃


   中国杂技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经历了汉唐的宫廷杂技、宋以后的民间杂技,和解放前半封建半殖民式的、在都市较近代和在民间较古旧相混合的杂技几个阶段。解放前,人们把杂技称为"走江湖"、"跑马卖解"的,把杂技艺人称为"江湖人"、"卖艺的"。杂技艺人虽练就了一身硬功夫,却过着流浪、乞讨式的卖艺生活。新中国建立后,杂技获得了新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重视和扶持。节目经过整理编排和艺术加工创新,撂地式的旧杂技变为新中国的舞台杂技。新中国成立之初,周恩来总理组建了中华杂技团(后改称中国杂技团),随后各地相继建立了国营或集体的新型杂技团体。但马上到了“文革”期间,在“横扫一切”、“砸烂封、资、修”的年代,杂技不可避免也遭了大难,后期由于外交上的需要,又因为周总理的保护,刹住了这股逆风,又开始恢复传统杂技,出访五大洲。

   70年代后期至80年代初,经过拨乱反正,总结了“革命杂技”狂热中违反杂技艺术创作规律的教训,恢复传统技艺,大家开始探索杂技自身的审美规律,掀起了杂技热,市场上杂技演出兴旺。到了80年代至90年代初,杂技频频出国访问和商演,注意了“民族特色浓郁,杂技技巧高难,综合艺术优美”。1983年召开了全国杂技创新座谈会,又确立定期参加国际比赛与开展国内全国大赛、少儿赛的制度,突出强调了创新,强调"技和艺的结合",追求"新、难、美"。这时期涌现了一大批的新人佳作,誉满海内外,在国际比赛中屡获金奖。

   在20世纪中国杂技发展史上,发生了两次重大的变革,第一次重大变革使中国杂技从地摊卖艺走上了舞台表演,第二次变革则是从表演形式的单一化变为艺术多元化。

   近年来,中国杂技界以发展先进文化为己任,与时俱进,充分发挥综合性艺术特点,利用各种手段,从包装、编排、表达上,不断创新,不断丰富其内涵,更加贴近群众的喜闻乐见,创作出了深受国内外众多观众喜爱和好评的精品节目和优秀主题晚会,中国杂技团的《中华魂》,河北杂技集团的《玄光》,沈阳军区前进杂技团的《在月亮的那一边》,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的《今夜星光灿烂》、河北杂技团的《聊斋》、广州杂技团的《金木水火土》等。这些节目既有民族性,又具现代感,将力与美的艺术极好地予以交融,让人领略到现代中国杂技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技艺之美、意境之美。外国友人说,看了中国杂技,感到中国人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做不了的事情、没有完不成的愿望。这也许就是中国杂技艺术魅力经久不衰的奥秘所在。

   据了解,我国目前有国有杂技团60余家,民营杂技团难计其数,杂技人员队伍约有10万人。其中专业人才近万人。中国杂技已经成为对外文化交流、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重要渠道。

杂技名乡演绎神话


  中国的杂技艺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是中华民族珍贵的优秀文化遗产。中国的杂技之乡有多个,像山东的聊城、江苏的盐城、河南的周口、濮阳、湖北的天门、安徽的广德、天津的武清、河北的沧州吴桥、肃宁、霸州等。但是,就历史悠久、群众基础雄厚和在海内外的影响而言,最著名的要数沧州吴桥了。据沧州吴桥县志记载,在沧州吴桥,每逢佳节“掌灯三日,放烟火,演杂技,士女喧阗,官不禁夜”。

   河北省吴桥县一向有“杂技之乡”的称誉。民间流传有:“上至九十九,下至才会走,吴桥耍玩意儿,人人有一手。”可见,杂技在吴桥县是十分广泛和普及的。吴桥境内考古发现的距今已经1500年的壁画中就有了倒立、马术这样的杂技场面,为吴桥杂技的存在和兴盛提供了最真实也是最形象的佐证。经过多年的传承和积累,现在,在吴桥县境内,无论是村庄农舍,还是田间地头,到处可以看到演练杂技的动人场面。劳动工具或生活用具,都可以当作演练杂技的道具。有些杂技世家,从一两岁起就训练小孩子的杂技功底。

   现在,全县有几十个专业的或业余的杂技团,演员1000多人。平时有一两手杂技本领的人不计其数。多年来,这个驰名中外的杂技马戏之乡,培养出了一大批技艺精湛的专业演员。比如孙福有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创建的“中华国术马戏团”,全盛时期拥有六个国家的演员120人、大象14头、狮子4只、老虎6只、马30匹。现在仍然有400多名吴桥杂技艺人侨居海外二十多个国家,他们对世界杂技的发展产生着影响,如今俄罗斯、马来西亚、印度等国家的许多杂技节目都带有吴桥杂技的表演特征。

杂技的国际之路


   在原始时代,杂技并非单纯的娱乐,部族中的巫师以杂技技巧,来表现他们能沟通人神的神秘本领。汉武帝大倡角牴马戏,以展示汉帝国的昌盛开始。新中国成立以后,杂技在中西文化及技艺交流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近年,随著巿场经济的发展,商业性的杂技演出愈来愈多,宣扬中华传统文化和创造经济效益,已成为现代杂技的重要功能。

多年来,中国杂技在向着国际化方面发展的步子越迈越大。成都军区战旗杂技团与享誉世界的加拿大太阳马戏团的合作可以追溯到90年代,他们共同创作演出的大型杂技主题晚会《龙狮》巡演欧美,常演不衰,成为誉满世界的经典之作。大连杂技团与法国巴黎歌剧院共同创作,联合演出了根据中国文学经典名著《西游记》改编的杂技音乐剧《猴》,此剧以中国杂技演员为主体,已在英、德、法、美等国上演近百场。

   在长期的实践中,中国杂技在技巧设计、节目编排、题材选取、评奖标准、审美取向等方面探索出一条国际化的道路,从开始加盟国外组台商演,到编导、作曲、舞美、服装设计、外国专家的引进,又发展到与国外大型演出机构共同打造、联合演出,无不说明中国杂技正在一步一个脚印地寻求着一条国际化的发展道路。实践证明,这是一条前景广阔、充满商机的道路。

   多团体、大部队的出国商业演出和频繁的国际杂技赛事使杂技艺术家们开阔了视野,改变了思维,在创作理念上把国外的审美需求和市场需要放在了首位,摒弃了以往固守的为技巧而技巧、技巧便是一切的传统观念,相继创作出了技巧性强、观赏性佳、受到国外市场欢迎的杂技剧(节)目,如《依依山水情》、《时空之旅》、《天鹅湖》等便是杂技艺术精品中的佼佼者。观念新了,步子大了,中国杂技审美观与国际接轨,在创作上更是请来国际著名导演、作曲、舞美设计担纲主创。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中国脸谱艺术
返回中华好技艺  驿站
中华好技艺
1093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