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大观园里怎样过元宵节




荣国府<a class=元宵开夜宴·戴敦邦绘画 (图源网络)" src="https://img.91ddcc.com/14255227959659.jpg" title="荣国府元宵开夜宴·戴敦邦绘画 (图源网络)" style="border: 1px solid black;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height: auto; z-index: 1;">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戴敦邦绘画 (图源网络)


  《红楼梦》是一部中国封建社会末期的百科全书,也是一部中国民俗文化的百科全书。《红楼梦》中大量的关于中国民俗文化的描写,给我们留下了极其丰富多采的民间风俗资料。其中,关于元宵节风俗的描写,在小说中有着较大的篇幅,是颇有份量的文笔,让我们可以一窥当时贵族人家是怎样过元宵节的风俗。

  正月放年学、忌针黹——第二十回《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中讲:“彼此正月内,学房中放年学,闺阁中忌针黹,都是闲时。”因贾环放年学便与宝钗、香菱、莺儿三个一起赶围棋作耍,后因贾环耍赖引起一场风波。据传那时每年十二月十九日至二十二日四天内,由钦天监选一天吉日,颁示天下,一律遵行封印;正月十九日,或二十、二十一日宣布开印。一个月内,官府衙门不办公,“儿童之读书者,于封印之后,塾师解馆,谓之放年学。”这很类似我们今天的学校放寒假。忌针黹之俗,指“是日禁刀剪裁割、扫除倾水等事”,古诗中也有“从此剪刀闲一月”之句。

  元宵“春灯谜”游戏——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谜贾政悲谶语》所写元春所制灯谜命太监送出,又让众姐妹也作一个进去,这样往复数次,贾府一时掀起猜谜热潮。灯谜,是将谜语张贴于花灯上,供人猜测。因这一游艺活动多在春节期间举行,故又称“春灯谜”。南宋周密《武林旧事》中的“灯品”条云:“有以绢灯翦写诗词,时寓讥笑,及画人物,藏头隐语,及旧京诨语,戏弄行人。”其中“藏头隐语”,即指谜语。当时所谓的制谜二十四格,如“卷帘”、“谐声”等等,至今流传。《红楼梦》的春灯谜共有八首,出自贾母、贾政及其儿女和未来的媳妇薛宝钗之手。这些灯谜诗虽然带有神秘色彩,具有预示手法,却是书中人物性格和文化涵养的写照。

  “击鼓传梅”游戏——小说第五十四回描述了正月十五晚上,荣宁二府赏灯吃酒,笙歌聒耳,锦绣盈眸的场面。当时,凤姐见贾母十分高兴,便笑道:“趁着女先儿们在这里,不如咱们传梅,行一套‘春喜上眉梢’的令,如何?”贾母笑道:“这是个好令啊!正对时景儿。”于是大伙玩起了击鼓传梅。击鼓传梅一般叫做“击鼓传花”,此处因用的传递物是一枝红梅,故名。“春喜上眉梢”,则是利用“梅”、“眉”谐音,将“传梅”雅称作“喜上眉梢”。时值元宵,新春乍至,因冠之以“春”字。一人击鼓,众人传花,鼓声乍止之时,花在谁人之手,此人即作表演。

  元宵点放花灯——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中描写贾母花厅之上摆席时张灯结彩:“两边大梁上,挂着一对联三聚五玻璃芙蓉彩穗灯。每一席前竖一柄漆干倒垂荷叶,叶上有烛信插着彩烛。这荷叶乃是錾珐琅的,活信可以扭转,如今皆将荷叶扭转向外,将灯影逼住全向外照,看戏分外真切。窗格门户一齐摘下,全挂彩穗各种宫灯。廊檐内外及两边游廊罩棚,将各色羊角,玻璃,戳纱,料丝,或绣,或画,或堆,或抠,或绢,或纸诸灯挂满”。由此可见大观园里点放花灯的规模和档次是极为奢华的。小说第一回描写甄士隐令家人霍启抱了女儿英莲去看社火花灯,结果不慎丢了孩子。由此,也可见当时民间老百姓观看社火花灯的盛况。

  元宵夜宴赏钱——小说第五十三、五十四回写了大观园里元宵之夜,贾母带领荣宁二府各子侄孙男孙媳等开家宴的场面。正月十五日之夕,贾母便在大花厅上共摆了十来席酒,定一班小戏,满挂各色佳灯,带领荣宁二府各子侄孙男孙媳等家宴。宴席布置、菜肴精致奢华当不必说,最为热闹事的就是赏钱了。只听贾母说了一个“赏”字,手下便撮了一簸箩用大红彩绳串着的铜钱,向戏台上一撒,只听豁啷啷满台的钱响,戏子们便一面捡钱一面跪谢。

  元宵放烟火爆竹——第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中有一大段生动传神的描写,表现了贾府极盛时期的场景。荣国府元宵夜宴众人酒足饭饱,看罢梨香院几出戏,又即兴做了击鼓传梅游戏后,贾母便吩咐道:“他提炮仗来,咱们也把烟火放了解解酒。”贾蓉听了,忙出去带着小厮们就在院内安下屏架,将烟火设吊齐备。这烟火皆系各处进贡之物,虽不甚大,却极精巧,各色故事俱全,夹着各色花炮。只见门外一色一色的放了又放,又有许多的满天星,九龙入云,一声雷,飞天十响之类的零碎小爆竹。从中看出,那时已把烟火和爆竹区分开来了。

  由于篇幅所限,不能一一列举了。曹雪芹对元宵节的描写有其更深的涵义。写元宵节(上元节)乃表示“春”也。按周汝昌研究,在曹雪芹笔下,“春”和“秋”构成了《红楼梦》全书的“两大扇”,也就是盛衰聚散的“两大扇”的另一表现形式。曹雪芹以上元节作为“春”的标志,而以中秋节作为“秋”的标志。全书开卷第一回就写了中秋、上元两个节日。曹雪芹借癞头僧之言点破:“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以后又借秦可卿在梦中警觉凤姐之言:“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来引领读者,成为笼罩全书的总纲领。诸如此“三春”之类研究、探讨以致争论,那是红学家们和红学爱好者们的事了,我们一般读者主要还是通过《红楼梦》这部巨著关于元宵节风俗的描写,领略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而已。

来源:新浪博客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国传统节日
411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