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花园”落户堪培拉 乾隆“手书”牌匾

北京花园”落户堪培拉 乾隆“手书”牌匾" style="padding: 0px; border: currentColor; border-image: none; width: 400px; height: 300px; text-align: center; max-width: 550px;" alt="“北京花园”落户堪培拉 乾隆“手书”牌匾" src="https://img.91ddcc.com/14181945372483.jpg" border="0" vspace="0">

不久前,一座红墙绿瓦、“中国味儿”十足的花园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市中心的伯利·格里芬湖畔悄然展露新颜,成了当地民众和游人休息的完美场所。这座“北京花园”是为庆祝堪培拉建城100周年,北京市政府送给友好城市堪培拉的生日礼物。那么,这座美丽的花园藏着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跟随花园的设计者和建设者,领略一下那远在南半球的东方风情吧。

北京特色兼具皇家风貌

花园的总设计师韩阳介绍,这座“北京花园”的设计前前后后一共耗时近两年,“我们的设计理念是,首先要突出北京特色、皇家风貌;其次,考虑异地维修的难题,要尽可能选择维护周期较长的材质。”因此,这座花园在选材上以砖石为主,“园门、亭柱等都是石料制成,只有屋顶是木质结构。”

设计花园时,澳方提出了要求,不要破坏伯利·格里芬湖畔的树木景观和原有地形,经过双方数十次的反复磨合,中国设计师终于拿出了令大家都满意的方案。设计时,韩阳带领设计团队采用因地制宜、随形就势的设计原则,在地势最高的入口处安置园门,园内布置一组两段由自然山石堆叠而成的“云步山石踏跺”,既有功能作用又有景观价值。主要的景观还有一座古色古香的赏鹤轩,游客在赏鹤轩里,能清楚地观赏对面草坪上“栖息”着的一组五只古朴的铜鹤。

玉兰梅花点缀“马踏飞燕”

韩阳为记者细数一遍,园内的“中国元素”还真不少。在中国为人所熟知的“马踏飞燕”雕塑就矗立园中,“事实上,据典籍记载,这件甘肃出土文物应该名为‘马超龙雀’,神马脚下踏着的是古代神话中的‘风神’龙雀,意思是说,神马比风还快。”另外,一组大理石雕成的汉代“四面神”瓦当图案的四面体雕塑,也带人们领略着古老、优雅的汉唐风韵。此外,传统园林里石板冰裂纹方法铺就的园路、沿路设置的雅致太湖石、汉画像“官绅宴乐图”等都为这座花园造就了古老的东方梦境。

园内所植花草共有8种,极有中国韵味的玉兰、梅花都在其列。“澳大利亚对外来物种的控制非常严格,因此,我们选用的植株其实都是来自澳洲本土的。但我们的挑选原则是必须有中国味道,与中国的植物同种、同属。”梅花与铜鹤顾盼呼应,带来中国文人“梅妻鹤子”式的优雅气息。

花园牌匾源自乾隆手书

“北京花园”施工项目的总负责人李博告诉记者,这座花园里所用的建筑石材大部分来自北京房山,是与北京故宫所用石材相同的房山青白石。“石材的选择、加工、雕刻和琉璃瓦的烧制等工作全部都在国内,从去年11月就开始了。”今年6月5日,李博率北京文物古建工程公司的30位员工奔赴澳大利亚实地组装,至11月6日北京花园正式竣工,历时仅短短5个月。

“北京花园”的园门以清代御园为蓝本,黄绿相间的琉璃瓦异彩流光,乾隆御题的“北京花园”四个字彰显着皇家的气派,这四个字的由来可不简单。北京市文物研究所从事清史研究的学者李伟敏接到了为“北京花园”集字的任务,她特意到中国书店买来了《乾隆御制诗文法帖》。“最开始接到的任务是寻找‘北京友谊花园’六个字,最难找的是‘谊’字。我们预设的目的是找‘誼’,翻遍法帖怎么也找不到。后来,我们想到‘拼字’,但中国书法讲究一气呵成,左右结构的字‘拼’出来,怎么看怎么别扭,还得再找!”终于,这个字在乾隆的一首诗中被发现了,原来,清代的“谊”字并不是原来所想的“誼”,而是跟今天我们所用的“谊”字一模一样。尽管最终设计者只选择了其中“北京花园”四个字做成牌匾,但这个小趣闻却令李伟敏记忆犹新。

实习记者孙乐琪 文并图

(来源:北京晚报)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