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墨溪、药墨以及墨湖塘的神奇传说





明代 大国香麒麟墨


一、墨溪的传说




传说当年瑶箐仙子为民造竹获得成功后,土地神便禀告玉帝,请求赦免瑶箐的罪名。于是玉帝就派文曲星下凡查访事情的真假。文曲星下凡后变化成一个游方道士来到竹海,但见得此处娇翠欲滴,葱绿峻秀,修篁古木静幽清远。老仙竟然耍心大发,乐不思归,寻得深幽的溪谷处结茅为屋,点化几方巨石为椅为桌。白天探寻佳境,吟诗作画;夜晚邀约村夫野老,煮酒品茶,对弈论武。也不知过了多久,天上一日,人间三年,大概文同星下凡久久未归,终于惹怒了玉帝,就派风神和雷神前来敦促文曲星返回天庭。二位神仙一路风雷来到竹海,风吼雷鸣,地动山摇,文曲星慌忙收起棋子跟着风、雷二神上天界。慌乱中,不慎将作画写诗的墨水打翻在溪水之中,等到第二天山民们又云找老道士谈古论今时,却发现茅屋石桌已荡然无存,只有那墨色的溪水和溪边散落的几颗已化成石头的棋子,还依稀留有仙家的气息。后来,北宋有个大诗人叫黄庭坚游览竹海,为这个传说所吸引,还亲笔书目写了“墨溪”二字在溪边的石头上。至今,墨溪边仍有“棋盘石”、“晒经石”,而忘忧谷里的“石破天惊”处的那一破为二巨石,据说也是当年雷神劈开的。



二、药墨的传说



儿时在农村常见有人用墨汁给痄腮病人治病。见他们一边口中念咒语,一边用毛笔在病人疖肿处画符,最后完全用墨汁涂成黑墨窝,外观像铁上黑膏药,并且疗效还不错。学医后才知道,那咒语只是心理暗示,而真正起效果的则是墨汁。



据史料记载,以药入墨大约始于三国。其时制墨专家韦诞“参以珍珠、麝香捣细末合烟下铁臼,捣万杵”,首开贵重药物入墨之先河。至南唐时,制墨工艺得到长足发展,药墨也随之兴起,有在墨中加人藤黄、冰片、犀角、巴豆等名贵中药,使墨“芬芳馥郁”“其坚如防”,一时官宦人家和文人士大夫竞相争用。至宋时,制墨家潘古采用民间配方“百草灰”制成“百草霜”治疗扭伤出血、通便秘等,广受百姓欢迎。明清两代,药墨在民间广为流行,当时的商甲将士即使不通文墨,外出时身边亦常有墨锭,以备急用。而药墨确实也医治过不少人的疾病。后人又有以墨与其他药物制成的成方,如万应锭、八宝止血药墨等。



药墨治病已被历代名医载入史册。晋代葛洪的《肘后方》载有“姜墨丸”治疗痢疾,唐代孙思邈在《千金方》中有“研浓墨点眼”治疗“飞丝入目红肿”的记载,《本草纲目》云“墨气味辛温无毒,主治止血、生肌肤、合金疮、治产后血晕崩中。”




药墨作为文房四宝之一,不受虫蛀,利于保管。作为药用,治病广泛,消炎解毒、止血止痛、和血降压、镇惊解痉,深受病家的青睐。












三、墨湖塘的传说



这里流传着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



在南阳山麓青潭凹口,有一个墨盘形小湖塘,塘水长年黑如墨汁,人们世世代代称它为“墨湖塘”。塘边树荫下有一古庙,庙门凿有“谢娘娘”三个字。这里流传着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



三百多年前,这里是一片深山老林,半山腰上住着一户人家,仅兄妹两人。哥哥叫山哥,十八岁,高大力壮,勤劳善良,妹妹叫山姑,十六岁,已长成大姑娘,美丽活泼。因父母早年去世,兄妹俩相依为命,打柴度生。



一日,山哥兄妹俩人,打了柴正准备回家,突然听见“救命啊!救命……”的声音传来。兄妹吃了一惊,定定神,只见山哥“叭”地甩下柴担,双手拨开荆棘猛挤过去,沿声寻找。到潭穴旁,不闻声息。忽然潭水中象有东西晃动,定睛一看,两只手在乱举乱抓。山哥“扑通”一声跳进潭中,拉住手救了上来。哇!是个大姑娘,摸她鼻孔还有气,山哥急着要抱回家灌姜汤,—不小心,摔了一跤。他扑在大姑娘身上,只听姑娘“咦——”了一声。山哥好不慌张,心里又喜又惊又害羞。山姑来了,一起扶回了家。



过了大半天,姑娘清醒过来了。面对着两张亲切微笑的面孔,才知道是山哥,山姑好心救了她。她猛然溜下床来,要跪谢山哥、山姑救命之恩。山哥急忙拦住,山姑扶起坐回床上,询问她遇难的经过。



原来姑娘是葵潭卢家洋人,三岁失去父母,成了孤女。后被一石庵斋妈收养,取名娘娘。渐渐成人,在斋妈身边服侍,天天磨墨。不料—日来了衙门恶少,见她花容月貌,几回闯进石庵欲强抢为妾。好在斋妈都预先安排她躲过,才免灾祸。哪知恶少蛇蝎心肠,毁了石庵,害了斋妈。被斋妈恩养十五年的娘娘,哭得死去活来。




娘娘说到这里,摸摸身上,瞧瞧这里,望望那里,象是找什么东西。山姑忙把湿衣服拿来,只见娘娘从湿衣里取出布包子,解开亮出一个巴掌大的墨盘。哇!乌黑乌黑,还散出一股香味。娘娘苦笑一下,继续陈说下去:“斋妈临终前送这墨盘给我,说这墨盘是祖传宝物!我料理了斋妈后事,日藏夜逃,整整三日三夜。一路饥渴,头晕眼花,今早又偏遇大雾,不辨方向,跌落潭中,若非你兄妹相救,料早无命。令日能得重生,大恩大德,终身难忘。”山哥听了娘娘身世,感慨不已。可自己另无屋舍,毕竟她是大姑娘,同房间怎么好呢?山哥问:“难得阿娘到山里来,不知你何处安身?”山姑听了忙抢先说:“在这里好!跟我同床!”说罢把家底十句做一句直爆给娘娘听,生怕她不留下。娘娘听了满脸通红。她心想:难得山哥人品好,山姑爽直,更何况有救命之恩?当下欲言又止,最后支支吾吾答道:“如果……如果不嫌弃我,就……就愿一辈子住在这山里。”她的脸红得象红柿子。“不,不!我家穷,不敢连累你。”山哥慌忙拒绝说。娘娘见山哥那种老实相,越发心里爱他。山姑倒不知说什么好,瞪了哥哥一眼,拿起竹钳、竹篓走出门去大声说:“我去溪子里捉山虾、山黄鳝,山坑螺做莱!”








当夜,山哥在原两张床之间用布帘隔开,一半作为洞房,山姑拉扯哥嫂拜天地、拜月亮,夫妻对拜,嘻嘻哈哈,闹了整整一个通宵。



从此,娘娘夫妻恩爱,姑嫂和睦,日子过得比腊蔗还甜。



离山腰不远的地方有个草湖村,全村三百多人,靠编草席为生。山哥山站卖柴每天经过这里,村里人拉兄妹喝茶吃饭,亲如—家。



有一天,山哥卖柴回来,神色不安。娘娘边倒茶边问:“出什么事了?”山哥端过茶喝了一口,把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给娘娘听。原来草湖村痈、疸、疠、等疾病流行,十有九人病倒不起,那里既无良医,又无妙药,眼看他们性命难保……。娘娘听了,便拿出布包子,不慌不忙地说:“放心吧!待我明天下山去,保其平安无事。”



次日,娘娘把布包子拴在腰里,直头直路往草湖村走去。刚踏进村,就听见叹声,哭声一大片。娘娘正踌躇从何着手,忽然迎面奔来一位小姑娘,哭得好伤心。娘娘忙拦住她问:”为什么事?”她说:“我奶奶要断气了,快快请个医生来救救她!”娘娘急拉她带路跑了过去。



一进屋,见老奶奶瘫在床上,皮皱骨瘦,只剩下一丝气在微微抽动。娘娘不慌不忙,解下布包子,拿出墨盘,滴了三滴水,用食指轻轻磨三下,即时变成墨汁。娘娘用食指醮墨汁往老奶奶头里、手里、脚里三处按了三下,然后站起来,松了一口气,眨眼功夫,涂在头里、手里,脚里的墨汁不见了,只见老奶奶如梦初醒,慢慢睁开眼睛。见床前站着一位笑眯眯的美丽姑娘,愣了一下,孙女急忙介绍:“是她救了你。”老奶奶立即坐起来,拉住娘娘的手,老泪纵横说:“我本想叫孙女不要理我,让我早死,别连累人,家里没个臭钱丕,亏你将我救活,可怎么好?”娘娘回答说:“奶奶放心吧,我治病不要钱。”老奶奶叫孙女快拿两个鸡蛋给娘娘,但娘娘—个也不肯要。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民俗 · 民间
413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