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派建筑中的木雕艺术





























徽州境内分布有数百个聚族而居的村落,较为完整地保存了明、清及民国时期建造的古民居数千余幢。以砖木结构为主体的徽州古建筑,经受大自然严峻的考验,数百年来依然耸立。徽州古民居建筑不仅讲究外形的恢宏、奇伟,而且刻意追求屋内的装饰美。传统的徽州木雕、石雕、砖雕艺术极大地丰富了这种装饰的内容。从建筑学和美学两个方面展示着自身的生命力,它不仅体现了徽州人民的智慧与伟大,也表明了建筑与雕刻装饰艺术是人类文化宝库中的珍品。






一、独特的工艺样式





徽州木雕立足于雕,根据建筑物体的部件需要与可能,采取圆雕、透雕、镂空雕、高浅浮雕和线刻等雕刻表现手法。木雕在徽派古建筑上通常表现在梁架、梁托、斗拱、雀替、檐条,楼层栏板、华板、柱棋、窗扇、栏杆等。特别是沿天井四周一圈齐整的栏板上,这是古民居装饰文化大显身手的地方,雕花掇朵,富丽繁华。


















雕刻在动工之初,设计者已有整体规划,特别是梁托、梁架、斗拱、雀替、檐条、月梁上的雕刻,需待雕成后方能安装。使用什么样的内容与形式,既要考虑美观,又要重视实用,不损梁柱承重功能。如大窗子下方栏板,天井四周上方的横板、檐条等,由于板薄而采用浮雕较多,雕刻内容大多是戏剧题材,如《连环计》里的貂蝉和吕布,《白蛇传》里的许仙与白娘子,《庆功堂》上的八千岁程咬金与众将官等,皆纷纷在窗下或檐条上粉墨登场。在窗子和屏门隔扇下方雕刻的花鸟走兽、八宝博古等也都是采用浅浮雕表现手法,但刻画得比较精细。在梁托,斗拱、雀替以至粗大的月梁上采用圆雕、高浮雕、镂空雕,还要考虑不妨碍它的承重力。如休宁陈霞村一清代民居,其月梁“双狮相对抢绣球”,很巧妙地用局部镂空的圆透雕和高浮雕组成,左右对称,形象生动,惹人喜爱;四周还雕有花鸟等相衬托,气势雄伟,精细华丽。梁托往往采用圆雕手法,狮、象、虎、麒麟和单个人物像、福禄寿、八仙、罗汉以及《西游记》里面孙悟空、猪八戒、沙僧的形象。这些实用工艺,主要是支撑横梁、檐条的作用,又以它优美的动势亮相的姿态护卫在那里,给人以威严、庄重、豪华的美感。











徽州木雕中的个性特征,能充分体现在刀刻形象上,应该感谢那些名不见经传的能工巧匠,为我们留下了珍贵的艺术遗产。徽州木雕作品绘画性很强,作品从正面观赏最佳,每一块或一组是在一个平面上,采用阳刻的手法,依据画面的结构,逐渐递增,使层次加深。它们的形体受雕刻材料的实用板面所约束,处理层次基本上在允许雕刻深度的平面上变化,整体感很强。从雕刻装饰角度,安装时也有技巧,讲究观赏视角,花边的配置可以不放在一个平面上,显得层次丰富,在统一中求变化。





“物必饰图,图必有意。”木材经过工匠们的加工,成为传统建筑和雕塑艺术上的奇葩。人物、道士、罗汉、山川、戏曲传说,姿态各异,使人目不暇接;有的雕着四季花草,那含苞欲放的莲瓣,迎风起舞的菊花,使人清心悦目;有的刻鸾凤麒麟、游龙、仙鹤,姿态万千,栩栩如生;有的雕着鸡、鸭、猪、牛、鹅、羊,寓意六畜兴旺;寿星、八仙、和合二仙象征着吉祥如意;有的横额和窗栅上还雕刻着仕女饮宴、车马出行、舞乐百戏图等,体态生动,绚丽多彩,使人感到趣味盎然。这些图案均以散点透视来安排,把不同时间、空间里的物体组合在一起,形成丰富多彩的内容。





徽州木雕、石雕、砖雕艺术还善于处理原材料本色,既能融合在建筑物整体之中,又能像水墨画一样,清新淡雅,特别是木雕艺术,更为古色古香的建筑锦上添花。这些宅第多用柏木、梓木、椿木、银杏、楠木、梨木、甲级杉等特种木材建造。为炫耀木材品质的高贵,均不加油漆,由于木材的本色柔和及木年轮纹的自然美,就使得这些雕刻更加生动。





二、丰富的雕刻题材



















纵观徽州木雕艺术的规模,大的如民屋、祠堂、寺庙等建筑装饰,小至日常生活用具和文房中的笔、墨、砚等,应用范围极其广泛。木雕工艺的内容:人物、山水、花卉、飞禽、走兽、虫鱼、云纹、水纹、八宝博古、文字楹联,以及几何形体等图案,有写实的、有写意的,有具象的、抽象的。可以说无所不包,只是在使用范围和对象上各异,内容布局有所侧重。





(一)以人物为素材的木雕





名人轶事、文学故事、戏曲唱本、宗教神话、民俗风



情、民间传说和社会生活等题材。描写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贵族生活,文人骚客的风雅画面和宗教神话、先贤事迹。






1.民间习俗与传统题材有人们喜闻乐见的“八仙过海”“和合二仙”“观音渡海”,《西游记》中的“闹天宫”“猪八戒娶亲”“三打白骨精”,“瑶池琼会”和“郭子仪祝寿”“刘备招亲”“麻姑祝寿”“福禄寿”“麒麟送子”“抬角戏”“闹元宵灯会”,以及体现劳动人民传统观念和美好向往的。2.受朱子理学影响表现“忠”“孝”“节”“义”的题材如:表现忠的“岳母刺字”,表现孝的“卧冰取鱼”“封股疗母疾”,表现节的“民族英雄像”“杨家将”“戚家兵”,表现义的“周仁献嫂”“苏武牧羊”等画面。3.描绘人们修养生息的题材有砍柴的樵夫、待耕的农夫、牛背上的牧童、纺车前的村姑和饲养家禽家畜、推车、担水、捕鱼、撑船等的山区劳动人民形象。4.还有描绘儿童游红、游艺表演,耍灯、舞龙舞狮、花船、跑驴等民间艺术活动的欢庆场面。即使是戏剧和其他人物、动态形象,徽州木雕中也很少见到体型高大,性格豪放粗犷的形象,剧中人即便是北方人,雕刻艺人也将其设计得比较矮小,呈现出江南人的秀色气韵。





















(二)以山水为素材的木雕





以山水为素材的木雕,主要是以徽州名胜为直接或间接的素材,黄山、白岳故然是雕刻的主要内容,因此又被称之为“黟山派”木雕。然徽邑六县风光皆佳丽,名人方志中有歙县、绩溪“十景”,休宁、黟县、祁门、婺源皆“八景”著称。而这些又是各地民间雕刻匠师们熟习的题材,运用自如,得心应手,表现出浓郁的乡土气息。特别是窗户下方,隔扇门中间的束腰部分,往往是木雕装饰比较精彩之处。





徽州古民居一般都不向外开窗户。而是向着房屋中间的天井部位开木结构的窗户。窗扇基本都是用镂空花雕,既注意光源又便于空气流通。窗格扇下沿用平板饰以细腻的雕刻,在窗户三分之一的下部往往配有窗栏板,方言叫“槛窗衣”,意为窗户的衣裳,既可遮挡视线,又可遮挡从天井方向飘落的斜风斜雨,同时又不影响房间的采光,这是徽州民居很有地方特色的装饰物。如:“黄山松涛”“黄海云涌”“白岳飞云”“寿山旭日”“彰山叠翟”“石洞流霞”“碎石滩头”“大屏积雪”“石印回澜”“龙尾山色”“太白湖光”“孤峰盘翠”“烟云铺海”“双桥夜月”“青萝线天”“松萝雪斋”“屯清归帆”等具有各地代表性的山水风光,当然还有表现新安江、练江、阊江、乳溪、徽水的沿岸风光。木雕上的松、石、云、泉以及奇花异草大多是徽州地区的典型形象,更具有徽派版画和徽州盆景及造型的特色。那无石不松,无松不奇(黄山虬松、顶平如削、枝著虬龙、苍翠欲滴)等奇特的长相,那变化无穷的云海、云铺深壑,絮掩危崖,“妙在非海、确又似海”,它使本有千姿万态的奇松怪石,披上了万方魔巾。黄山的巧石,似人、似物、似禽、似兽的造型,或具象或抽象,全在山崖的顶端。那生动活泼的黄猴、小松鼠以及具有皖南山区特性的飞禽、走兽、虫鱼,恰似鸟类、兽类云集的音乐盛会。


















(三)以动植物、几何形体及诗文为内容的木雕





民间艺人根据木雕装饰的特点,以象征、寓意、谐音、比拟文字等各种手法,通过形体、空间关系,从伦理道德上生动地揭示了五彩缤纷的世界,热情而又形象地反映了人民的思想情感,体现了当时当地的审美习惯。龙和蝙蝠纹样,它不但包含人们对祖先的怀念和对原始图腾的崇拜,也包含着祈求丰收、吉祥的愿望。“龙”纹变化多端,左盘右蹙、腾空奔走、狰狞凶猛,据说这样既可避免犯上杀头之罪,又隐含着他们的祝愿;“蝠”与“福”同音,求福是百姓一生的愿望。例如狮与“事”、猴与“侯”、鹿与“禄”、喜鹊与“喜”、蜂与“封”等采用的是含蓄和隐喻的方法。虎、象、麒麟、鳌鱼及鸡、鸭、鹅、猪、马、牛、羊等家禽家畜,还有徽州特有的动物四不像,都表达着吉祥如意的意愿。还有“喜事连(莲)年”“鹿鹊同春”“三羊开泰”“五蝠捧寿”“喜鹊登梅”“岁寒三友”,又如石榴象征多子、桃子代表长寿、牡丹表示富贵等。而“云纹”“水纹”作为木雕的图案,是对火的克制,希望远离火灾。另外还有文字吉祥语。这些表现手法都是中国民间特有的产物,反映着百姓生活的心声。





三、传统的文化取向



















徽州民居大多依山傍水,村落内齐整的青石板街巷,深巷相连;高过屋顶的封火墙,高低跌落的马头墙,美观、生动;古朴的石凳、石墩,架设街头巷尾;民居的前庭或庭侧布置有小型庭院或小花园,缀置花坛、水池,植以花木,摆放盆景;整齐划一的石板条块两边砌有排水沟,每隔一定距离设有雨水井集中排水;板缝平直清晰,石阶外凿有车马道;村街建筑平面多为前店后库、前铺后户的传统格局。这样使建筑、山水、花木融为一体,庭院小,颇得园林之趣,体现了建筑的有机功能。因此,无论是人们所选择的自然环境,还是人工配置的山水花木,总是和建筑,雕刻装饰共同构筑成充满艺术气氛的文化空间。





突出的白墙黑瓦和马头墙,层层叠叠、高低有致、长短相同、轮廓清晰,这些特点在这里均得到充分体现。同时它也是木雕中风光浮雕的蓝图,即便是人物活动的木雕,其衬景,也是从徽州园林中摄取范本的。徽州木雕的装饰处理,对所表现的形象均作高度概括,并带有变形手法。特别是戏剧、小说、民俗、神州故事方面的题材,构成手法很像舞台布景、道具和人物活动,有戏剧特写镜头之感。对人物和环境表现,手法均很简练,常使用象征和夸张的方法。为突出重要部分,往往出现人大于房屋,人大于山的表现手法。一间屋子伸出一至两个人头,就把这房屋占满了。





徽州木雕还善于把理想的事物和现实的东西结合起来,处理理想事物有现实的基础,处理现实的事物又有理想的意境。如木雕中民俗题材的“龙腾虎跃”“麒麟送子”等。讲究表现气势,虎的奔腾如飞,在腿和身体两侧装上“火苗”形象,给人以飞动、快捷感。有从美好的愿望出发,把不同时间、地点甚至几种生活中相容的东西组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新的可视形象。另外常见徽州木雕把不同类别的东西组合在一起,如人物、花鸟、山水、八宝博古、几何形等共处一个画面上,然主次分明,各起各的作用,显得民间风味浓郁,装饰性强。





徽州木雕的艺术价值,不仅是依附于徽州古建筑工程中的装饰品,同时也是能够独立存在的完整艺术品。岁月蹉跎,古建筑在变迁,然而这些木雕作品依然可以作为艺术品安装在现代化的厅堂,装潢客厅,它们带有岁月见证的古意,带着深厚的民间艺术色彩,给观者以美的熏陶和启迪。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中国名园:东莞可园
下一篇:江南铜屋
返回中国古建筑  驿站
中国古建筑
85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