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世界的《易》学宇宙图

震惊世界的《易》学宇宙图

楷体, 楷体_gb2312, simkai;">我原以为易学八卦就是应用原始而简单的卦爻符号和自然物象进行预测,并不会象现代科学那样对宇宙有着全面而系统的整体认识。然而研究发现:《易》从一开始就具备了整体的、全面的哲理体系,被孔子总结为“易有圣人之道四焉”,这样一个庞大的东方文化体系。

                  中间玄字圆代表宇宙混沌未开


  近现代西方科学以哥白尼的宇宙图为启明星,那么,东方的《易》有没有一个宇宙图呢?在历来的中国传统文化中只有天文、天象图,没有像西方的托勒密和哥白尼的太阳系宇宙图。作者在易学研究的归纳、综合过程中,意外发现古老的易数本原体系描绘出了一个太阳系宇宙图,是由这个图的演化产生的《易》。于是,我创绘出了这个与西方(包括现代)既相同、又不相同的《易学宇宙图》。用简单的概括说明就是:西方及其现代宇宙图是平面的,东方古老的宇宙图是立体的。见图。

400多年来,人们一直公认哥白尼的“地动”宇宙说的科学性,而批评托勒密“地静”(地心)说的错误,称:“地动说”是近现代科学诞生的启明星。人们怎么也不会想到(甚至相信)七千多年前的东方祖先不但已有托勒密的宇宙图,还有哥白尼的宇宙图——这就是《伏羲先天八卦图》。见图

(三图均系摘图)


伏羲先天八卦宇宙图

 它既解释了“地动说”,又包含了“地心说”。伏羲巧妙地把这两个学说用一个简单的卦图完整的表现了出来,以动、静结合的理论综合解释了太阳系的宇宙运动模式。它的出现证明了为什么说哥白尼(包括现代)宇宙图是平面的,在宇宙运动的整体认识上是片面的。托勒密宇宙图虽然是立体的,

 但它的确又把地球解释为不是运动的。伏羲八卦宇宙图解释地球不但是运动的,同时又是(相对)静止的,它符合“阳动阴静”的易学哲理。因而,笔者曾断言现代科学宇宙图(也是哥白尼宇宙图)存在片面性,完全踢开托勒密的“地动说”,致使现代科学进步到困惑的窘境。

 如果说哥白尼宇宙图是近现代西方文明的启明星,那么东方的易学宇宙图既是中华文明的起源、又是未来人类文明的启明星。当然,这个结论需要系统的学术理论来证实,并非仅是图示和断言而已(现已草撰20余万言,拟书名《明易》。因经济贫困,恐不能如期出版,希社会各界给予支持)。


   研究发现:远古的制陶和建筑技术的发明是起源于古老的《易》,用最初始的原始文明到今天的现代化科学文明,来证实这三个宇宙图(也可以说只有两个,即东方和西方的宇宙图)究竟谁是谁非?这必然引起一个世界性的大讨论,再次掀起东方的“易学热”。上世纪初由西方人发起的UFO飞碟研究,历经了一个多世纪,至今仍然受全世界无数的UFO研究爱好者的关注,但是到今天为止没有确切的答案。《易》学宇宙图是东方的UFO飞碟研究,我认为它能解答出这个答案,“易学热”也可说是 UFO飞碟研究热。

 这个图一直储藏在远古祖先的脑海中,历代以口授心传,并无图文传世。我于2003年就已发现了它,一直不敢公开。后经反复研究,于200712月将此宇宙图正式递交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意欲作为《易》学的“非遗”申请保护。经国内有关专家审阅,认为有很高的研究价值.但历近两年,至今没有明确的定论。因为易学领域唯一有历史依据的只有《易经》或《周易》,而在它们当中又没有这个宇宙图。所以这个图是不是“易学宇宙图”,还没有得到世人的公认。无奈本人沉疴四载至今未愈,无力深究。在外孙女上机操作的帮助下,草率发布于网络,希广大网友赐教并鉴定,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共同努力。余以为:这既是对人类文明起源研究与证实,又是对未来人类生存之道的探索,更是对现实人类的拯救,是一件及其严肃而又伟大的事情!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世界上掀起东方“易学热”,不少科学家对《易》研究后都认为它可以治疗现代科学带来的“病态”。但至今没有显著成效,科学之弊反而愈演愈烈。究其原因,是人们没有认识到《易》的宇宙观真谛。以“新的立体宇宙图”世界观来诊视这些“病态”,就会发现现代科学主要在宇宙运动观模式的反向和对宇宙结构层次的混沌认识。

 所谓“混沌认识”,是指现代宇宙科学不辨阴阳,不分内外;认为太阳系内与太阳系外的空间物质是一样的。没有认识到用科学仪器观察得到的宇宙图是反向的,而反向的运动模式导致了现代机械化“被动”的运动模式,它将耗尽地球上有限的能源资源。现代科学对宇宙结构层次的错误认识,是由于现代人应用科学的仪器方法得到的“平面宇宙图”(太阳系平面图)为指导理论,认为太阳系与银河系没有明确的界线,人类可以生存活动的宇宙是无边际的,由此导致科学无限的世界观。今天,人类将启动太空航行的“移民计划”,是现代化科学自己证实了地球科学的有限性。

 科学无限的世界观认识是否完全正确,当代科学面临的种种危机已得到了回应。研究认为:目前宇宙物理学中一些待解之谜,几乎都与原来平面的宇宙图认识有关。若以易学立体宇宙模型来认识宇宙,一些被认为是复杂的不解之谜,可以得到简洁的诠释。混沌认识阻碍了对宇宙力的统一合成,造成爱因斯坦相对论对时空的割裂,使本已认识得很清楚的自然力场无法得到科学的应用。下面就新图的创绘依据以及该图的科学作用作一些概略的提示,以便读者对此有一个基本的了解。

一、“新图”的特点。如果说此图是对现代科学的综合改编,但有些结构和应用原理用现代科学是解释不通的。若完全认为是依据《易》文化而创作,在中国传统文化史中又找不出相类似的宇宙图,所以图中有古今中外的科学汇集。研创的根源和指导思想是来自《易》文化,主要在于应用了东方时空观的方位坐标,否则,是不会诞生此图的。它清楚地表明了自然与科学是两个不同的层次,即本原与变化的关系,说明“变”离不开“本”,变化是无穷的,而本原却是有限的。万变的科学是以自然为基础,科学的发展是以自然的换取为代价,它不能创造本原的自然,只能是对自然的克伐。所以,我们要正确的认识和应用《易》的科学性,否则,只能是适得其反……。

二、创绘的依据。经过多年的研究,参考、归纳、综合了以下六个方面的因素,绘成此图。

1、依据《易》学中的“十天干”和时空坐标。此图主要研究了东方时空运动坐标的产生与应用,保持与易的原理相符。“十天干”代表了包括太阳在内的十大天体,以“甲”代表太阳,居“十干”之首。《奇门遁甲》术中的“遁甲”,即是将太阳移开九大行星之列而位居中心,乙、丙、丁……壬癸代表其余九星绕太阳运行。这符合“奇门术”中三奇、六仪合为九星的推演,并合符十个自然数的最初发明与象数的推演。


2.由“新图”演出《龙图》,再由《龙图》演出《河图》、《洛书》以及八卦。这个“演”就是“开”与“合”,是“易”的基本法则。以四个易图的相互深化,从中能显示出“立体天球”;(太阳系)、四者的演译,即是《易》的象数产生与应用。

3.参考了西方古代和近现代的宇宙图。中国古代只有星座天象图,没有明确的太阳系宇宙行星图。西方古代最早的是“托勒密宇宙图”,虽然此图是“地心说”模型,但它具体地描绘了人在地球上见到日、月、金、木、水、火、土七大天体的绕地(假象)运动。日月星辰的绕地运动模式是人对天体运动的视觉反映,不可能如实地描述自然运动。虽然它们的运动是假象,但是这种虚假运动使地球产生了阴阳气化,由此生长万物;所以对这种假象运动的认识应用也是很重要的。

四百多年前的“哥白尼宇宙图”,被推崇为西方科学的“启明星”,人们一直认为他是人类科学史上第一个确立“日心说”的人。然而不但是他,就连现代的人们都不敢相信,七千年前的东方伏羲氏已经确立了“日心”与“地心”的宇宙运动学说。更难让人接受的是:以“新图”将哥白尼的“日心说”论证为是片面的“日心说”理论;不知人们是否相信?

哥白尼宇宙图是在托勒密宇宙图的基础上,仅是将地球的中心位置附带月球改换成是以太阳为中心。此时还没有发现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是后来的两百多年间,西方科学用天文望远镜发现了这三颗星,将它们依序加入哥白尼宇宙图的外三层轨道圈,成为现代科学的宇宙太阳系模型图。所以现代科学的太阳系宇宙图是在托勒密宇宙图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虽然比前者更完善了人类对太阳系的认识,但是丢掉了前者的宇宙立体性和阴阳原理。而东方古老的易学宇宙图恰恰具备了立体性和阴阳原理,这是至今的宇宙科学家们所没有认识到的。

4.研究了《易传》中的“形而上谓之道,形而下谓之器”,以及古老的“天圆如张盖,地方如棋局”的哲理。认为老子的“形而上学”并不是什么不能解说的玄学,而是他对“若有若无”的太阳系天球的描述。天球上面为行星运动提供轨道,其下面可以模拟它制成器物,中国远古的制陶发明就是对太阳系天球的模拟研究。西方人曾一度嘲笑中国古人的“天圆地方”宇宙说的荒唐:明明地球是“圆”的,却说是“方”的,认为中国古人思维方式的愚蠢。然而正是这个被他们嘲笑的命题,嘲笑了他们自己对宇宙认识的片面和肤浅。也许直至今天,许多人仍没能认识到“天圆地方”的真正意义,而“新图”解释了近现代东西方的哲学科学家一直议论的这个宇宙学命题。

5.认为“飞碟”(UFO)的发现与本模型图相关。从上世纪开始,人们重视空中出现的“不明飞行物”,引起世界各国和科学界的高度关注,至今被现代科学释为“外星文明”的产物,成为新的科学神话。


科学易研究认为:由于近一百多年来,人类大肆对工业尖端科学的发展应用,一些致使“成像”的化学物质被大量地排放到空中,通过长时期的积累,在太阳系与银河系交际的临界面上,像铸造脱模似地给“太阳系天球”铸就了一个蛋壳似的发光体——“飞碟”。所以本研究的模型(易学宇宙图)与飞碟的形状完全一致。当然,也不排除人类制造类似的飞行器,但绝不是西方人所言的那种什么“外星文明”。因为东方古老的传统文化早已就是源自外星的文明,从易学研究中发现了与飞碟形状完全相同的立体宇宙图就是很好的说明。

中国古代历来所说的“天”就是指太阳系天球,它像飞碟的形状,古人称谓“天象”。频繁的显现天象是预示地球上将会发生大的自然灾害,说明这是人类科学的高度发展对自然破坏后,自然发出的警示。其实,只要我们完全弄清楚了东方古老的《易》的起源与当代科学文明的内在关系,就会认为从古至今的人类文明,正是现代科学探索中的“外星文明”。因为历来传说中华文明来自天上,是以太阳为中心的十大天体的整体演化而来,所以是外星文明,而不是地球上固有的文化。现代科学宣扬寻找“外星文明”,实质是在寻找未来科学的“出路”,以此极力掩饰未来科学之路出现的“尽头”所带来的恐慌。当今自然灾害的频繁,能源、资源面临枯竭的危机与严重性证实了这个结论。


6.新图所表示的太阳系“天球”既圆又不圆,印证了甲骨文中对“天”字的两种不同写法。一个是“ ”天是圆的,表示“人”虽为大,但顶上有圆圆的“天”。上圆为天,一横为地,人生于地下,而三者相合为“天”;所以“天”字本身即含有天、地、人三道。另一个是“ ”,表示天不是圆的,人们能看见的太阳系只是它的一半,还有看不见的另一半;这两个字说明三千多年前的古人已经认识了既圆又不圆的太阳系“天球”。现代科学把周天分为360度的认识,天是圆的;以开普勒定律而言,天不是圆的,可见古今的宇宙理论是相符合的。

  北京天坛内供奉的“天帝”神灵,只有神位而无神像就说明:天帝的无形无体,就是表示“天球”是虚无的,同时又认为他是有形体有生命的。古代传说天帝有十个儿子,他们是包括太阳在内的十大天体,古人以“十天干”给它们依序命名。商王朝以十天干命帝王名,就是借喻的应用。过去,人们一直批判历代封建统治者把自己比作天帝的儿子(后来称“天子”),这里说明了封建文化的起源和演变,为“天子”一词的产生找到了源头。

    三、“天球”模型中的原始、古代、现代科学。研究认为:一万年前的东方远古祖先已经认识了如图所示的太阳系,以这个自然模型首先发明了制陶和建筑,将这个过程总结出来,就是《易》。一万年前的原始先哲为什么能发明制陶技术?这是对《易》起源的最好解释。制陶工艺的过程象征证实了“天道”的最早诞生,建筑证明了“地道”的相继出现,有天地之道尔后发展了“人道”。于是“三道”成为中华民族最早的原始文明,一直传承至今。在《远古象、数与现代数字科学的暗合 ——兼论数的起源 》一文中,说明了这个“天球”模型中的现代科学。

1.“太阳系天球”的整体演化,表现了易学中象、数、物三者的并存关系。说明数字0—9为什么名为“自然数”?由此基本理清了《易》的起源顺序:原始先哲(三皇)对太阳系“天球”的认识→龙图→连山→归藏→河图、洛书→先天八卦→周易。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七千年前的伏羲八卦中,竟然有现代宇宙科学中的“日心”与“地心”说理论,引起我们需要对现代的“日心”与“地心”学说的重新审视。

2.制陶、建筑也是“易术”。我们通常所谓的“易术”,是指《周易》占卜系统中不同门派的预测术(方法)。把制陶与建筑也说成是易术,一定有人说这是不学无术;认为二者是实用科学技术,不能与文化性质的数术混为一谈。但是,当我们弄清了二者的发明原理,你就会相信它们确属易学中的另类易术,就会认为原始的《易》学最早是科学技术的应用,而不是占卜。

</stro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