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人琴史 —— 文人琴 孔子


先秦时期,除了师旷、伯牙、雍门周等,这样的专业琴人外,还有如孔子一般“业余”弹琴的文人。他们弹琴并不为谋生。文人琴大不同于专业琴。文人们常常以琴作为修养身心,寄托理想的方式。也有许多文人把古琴音乐作为艺术来欣赏,用以自我娱悦心性。











孔子就是春秋时文人琴的代表之一。孔子非常重视乐的社会作用和教化作用。孔子自己喜欢弹琴,曾学琴于师襄,他的认真和努力,使师襄大为感动。这个故事在《史记》中有记载:







“孔子学鼓琴师襄子,十日不进。师襄子曰:"可以益矣。"孔子曰:"丘已习其曲矣,未得其数也。"有间,曰:"已习其数,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志也。"有间,曰:"已习其志,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为人也。"有间,有所穆然深思焉,有所怡然高望而远志焉。曰:"丘得其为人,黯然而黑,几然而长,眼如望羊,如王四国,非文王其谁能为此也!"师襄子辟席再拜,曰:"师盖云《文王操》也。"  -------《史记——孔子世家》











图:《孔子圣迹图之二十四学琴师襄》








    孔子作有琴曲《陬操》,以伤悼被赵简子杀害的两位贤大夫,现存琴曲《龟山操》、《获麟操》、《猗兰操》相传也是孔子的作品。《诗》三百篇孔子皆"弦歌之",是儒家师徒喜爱琴瑟"弦歌不辍"的榜样,为后世的文人士大夫所倾慕。



    宋代朱长文曾著有《琴史》一书,记录了一百五十余位琴人中事迹,其中也详细写了孔子与古琴的故事。文中的孔子不再是冠以各种头衔的至圣先师,而是一位平凡的歌者琴人。欲谏不能、闻贤被害、求仕不遇……“乐”是孔子感发情志的方式。



    下文是《琴史》孔子篇原文(后附简略译文):







    孔子生周之季,逢鲁之乱,辙环天下而不遇于世。当定公十四年,孔子年五十六,由大司寇摄相事。齐人闻而惧,谋间鲁以疏孔子,于是盛饰女乐以遗鲁君。时季桓子专政,亦不悦孔子之用也,乃受女乐,君臣游观三日不朝。孔子以谓鲁君:“臣之志荒不在于治,不足与有为。”遂去之他邦。歌曰:“彼妇之口,可以出走。彼妇之谒,可以死败。盖优哉游哉聊以卒岁。”然犹裵回不忍去,复望鲁国,而龟山蔽之,乃叹曰:“季氏之蔽吾君,犹龟山之蔽鲁也。”故作《龟山操》。其辞云:“无斧无柯,奈龟山何?”斧以喻断,柯以喻柄,无断割之柄,则不能去季氏也。










      图:《孔子圣迹图之十访乐苌弘》








自鲁适卫,过曹、郑、遂至陈,久之,复适卫。既不得用,将西见赵简子,而闻窦鸣犊、舜华之死也。临河而叹曰:“美哉!水洋洋乎!丘之不济,此命矣夫?”窦鸣犊、舜华,晋国之贤大夫也。刳胎杀夭则麒麟不至,竭泽涸鱼则蛟龙不游,覆巢毁卵则凤凰不翔。何则?君子讳伤其类也。乃还息乎陬乡,作《陬操》以哀之。《陬操》者,盖琴操所谓将归也。其辞曰:“秋水深兮风扬波,船楫颠倒更相和,归来归来归为期。”秋水深者,险难也,风扬波者,威暴也,船楫颠倒者,行不以道也。遭时如此,不归何以哉?又曰“周道衰危,礼乐陵迟,文武既坠,吾将焉师?周游天下,靡邦可依。凤鸟不识,珍宝枭鸱。眷然顾之,惨然心悲。巾车命驾,将适唐都。黄河洋洋,攸攸之鱼。临津不济,还辕息鄹。伤予道穷,哀彼无辜。翱翔于卫,复我旧庐。从吾所好,其乐只且。”






    图:《孔子圣迹图之三十三西狩获麟》








及孔子厄于陈蔡之间,讲诵弦歌不辍。后自卫反鲁,过隐谷,有幽兰独茂,子喟然曰:“兰,香草也,而与众卉为伍,如圣贤伦于鄙夫也。”乃作《猗兰操》,其辞有云:“如何苍天,不得其所;逍遥九州,无所定处。”感愤之深切也,又作《丘陵之歌》曰:“登彼丘陵,峛崺其阪,仁道则迩,求之若远。遂迷不复,自婴屯蹇。喟然回虑,题彼泰山。郁确其高,梁甫回连。枳棘充路,陟之无缘。将伐无柯,患兹蔓延。惟以永叹,涕霣潺湲。”






      图:《孔子圣迹图之三十作猗兰操》








孔子去鲁凡十四岁而后归鲁,鲁终不能用孔子。孔子亦不复求仕,于是删《诗》、定《书》、论《礼》、正《乐》、作《春秋》、赞《易》道,而六经之道燦然大备矣。其删《诗》三百也,孔子皆弦歌之,合于雅而后取也。庄子云:“孔子游乎缁帷之林,休坐乎杏墰之上。弟子读书,孔子弦歌鼓琴。奏曲未半,有渔父者,下船而来此。”因夫子之好琴而寓言也。孔子以鲁哀公六年四月己丑卒,年七十三。






    图:《孔子圣迹图之三十一杏坛礼乐》








余尝读《龟山》之辞而哀至圣之不得位;听将归之歌而伤浊世之多险难;闻猗兰之名而叹盛德之不遇时也。然则使孔子见用,则鲁将复兴乎?曰夫子之为司寇也,外沮齐侯以壮邦君之威,内堕三都以削大夫之势,可谓勇于有为矣。使其得志之久,则将兴鲁尊周以复文武之治。故曰“有用我者三年有成。”岂过论哉?







简译



孔子生于周朝,适逢鲁国政乱,走遍天下而怀才不遇。鲁定公十四年,孔子五十六岁,任大司寇一职而总领国政。齐国人听说以后很恐惧,谋划离间鲁国,使鲁国君疏远孔子,于是就准备一些歌舞姬进献给鲁国君。当时季桓子当政,也不喜欢孔子,就接受了齐国的礼物,君臣以巡视之名去观看,以致三日不朝。孔子对鲁国君说:“臣之志荒不在于治,不足与有为。”于是离开鲁国而去其他国家。唱道:“彼妇之口,可以出走;彼妇之口,可以出走。彼妇之谒,可以死败。盖优哉游哉聊以卒岁。”唱完后,依然徘徊不忍离去。回望鲁国,却被龟山遮蔽。于是叹道:“季氏蒙蔽鲁国国君,如同龟山遮蔽鲁国。”故作《龟山操》。歌词是:“没有斧头没有斧柄,能拿龟山怎么样呢?”“斧”指的是截断,“柯”指的是权柄,没有它们就不能除掉季氏。    







孔子从鲁国到卫国,再经过曹国、郑国,到达陈国,过了一阵子,又一次到卫国。仍然不被重用后,将要西去晋国见赵简子,却听说窦鸣犊、舜华被杀的消息。孔子面对黄河感叹道:“真壮美啊,水无边际,我不能在此渡河,这是天命吧!”窦明犊和舜华是晋国的贤仕。剖腹取胎,杀害幼兽,则麒麟不至,排干池塘之水去抓鱼,则蛟龙不生,倾巢毁卵,则凤凰不飞。为什么呢?君子忌讳同类被伤。(赵简子利用窦和舜华得以从政,现在又把他们杀了。)于是返回乡野,作《陬操》表示哀叹。《陬操》大概就是琴操里所说的归隐之曲吧。歌词说:“秋水深兮风扬波,船楫颠倒更相和,归来归来归为期。”“秋水深”表示艰险艰难,“风扬波”说的是大的风暴,“船楫颠倒”说的是不义之行不道之举,遇到这样的乱世还有什么理由不归隐呢?“周道衰危,礼乐陵迟,文武既坠,吾将焉师?周游天下,靡邦可依。凤鸟不识,珍宝枭鸱。眷然顾之,惨然心悲。巾车命驾,将适唐都。黄河洋洋,攸攸之鱼。临津不济,还辕息鄹。伤予道穷,哀彼无辜。翱翔于卫,复我旧庐。从吾所好,其乐只且。”







等到孔子困于陈国和蔡国之间的时候,讲学诵读弹琴不断。然后从卫国返回鲁国,路过一个山谷,见到幽兰独自盛开,孔子喟然说:“兰,是香草,却与众花草长在一起,就像圣贤之人与鄙陋的人同伴一样。”于是作《猗兰操》,歌词说:“如何苍天,不得其所;逍遥九州,无所之处。”感伤悲愤如此深切!又作了丘陵之歌说:“登上那高高的丘陵,山坡曲折连绵。仁道看起来很近,追求起来却很远。不知走向何处,自我羁绊而困苦艰难。叹息回首,巍巍泰山耸入云端。树茂石苍泰山高啊,梁甫与之相牵。只是路上充满棘荆,我想登高却无此缘。要伐除它而没斧头,又害怕它滋生蔓延。只好长叹不绝,眼泪像河水一样流淌下来。”  



  



孔子离开鲁国总共十四年然后又回到鲁国,最终孔子也没得到鲁国重用。于是孔子不再追求仕途,便删《诗经》、编订《尚书》、校《礼记》、校正《乐经》、作《春秋》、修《易经》,六经的道理粲然齐备了。他删诗三百的时候,都要用琴弦弹奏,和于音律才会取用。庄子说:“孔子游观来到一个茂密树林,坐在长有许多杏树的土坛上休息。弟子们在一旁读书,孔子在弹琴吟唱。曲子还未奏完一半,有个捕鱼的老人下船而来。”大概是孔子喜好弹琴的寓言。  孔子死于鲁哀公六年四月十一日,享年七十三岁。







我曾经读《龟山操》而哀叹至圣不能得志,听《陬操》而感伤乱世险难,听《幽兰操》而感叹孔子德高却生不逢时。然而如果孔子被重用,鲁国将能复兴吗?孔子作为大司寇,对外遏制齐国以壮鲁国国威,对内通过“堕三都”以削弱大夫势力,可以说是敢于作为。如果他得以长久施展才华,那么鲁国必定兴旺,尊崇周天子,取得文治武功。所以孔子说“谁要是重用我,三年就可以见到成绩”,这难道是夸大之辞吗?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琴韵悠悠
350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