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神圣的象形文字“古老的水书”

图为水族乡党民小学的孩子们在认真阅读水书。


    水书是我国少数民族水族的特有文字,是世界上除东巴文之外又一存活的象形文字,与甲骨文和金文类似,被誉为象形文字的“活化石”。2006年,水书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水族自称“虽”,是我国南方古代“百越”族群中“骆越”的一支发展而成的单一民族,聚居在贵州南部边陲的三都水族自治县,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水族是为数不多的既有民族语言,又有民族文字的少数民族之一。水族有40多万人,主要生活在中国西南部贵州省的三都、荔波等县境内,目前国内收藏的水书有上万册,现已认定出的水族文字有1400多个。

 

    水族先民早在上千年前就创造了古老的水书文字。水族文字由三类符号组成:图画文字,象形文字,借用过来的汉文字。这些符号以简洁的笔画勾勒出水族先民对自然及生活的认识,既表意,又具观赏价值,记载了水族丰富的文化信息。

 


    古朴、稚趣、浑厚的水书是水族的一种古老文字,水族称为“泐虽”,汉译为水文或水书。关于水书的悠久历史,着名社会学家岺家梧教授《水书与水家来源》着作中说:“水家古文字创制之时代极为古远,可上溯到殷商时代,并与甲骨文、金文有渊源关系。”的确,现存有二百余字的水书仍像汉字早期的甲骨文一样,以象形字、形声字、会意字居多,几乎都停留在类似的甲骨文、金文等原始文字阶段。水书尽管是原始文字,但作为水族一部古老的文化典籍,它保存了大量的水族天文、历法、气象和宗教资料,对于研究水语的语言文字、社会历史、哲学思想、天文历法气象、文学艺术、宗教信仰等均具有重大价值,堪称一种独特的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

 

    水书是靠手抄、口传流传下来的,内容包含了哲学、民俗、民族、美学等方面的内容,是当今比较罕见的文化遗产。水书没有统一的刻版,均系誊写录而得以传习。根据水书的发展与演变,它的分类也较为复杂。其字体可分为古体、今体、异体三种;其字形结构大致分为干支数目字、象形字、形声字、会意字四种;就其吉凶而言,它又可分吉祥和凶祸两类;而根据其使用范围而言也分为两类,即普通水书和秘密使用的书;若水书按形式划分,还有朗读本、阅览本、通常本、时象本、方位本、星宿本等等。

 

    水书直接或间接地记录了水族先民关于天文历法、生产、防卫、营造、婚丧、生育、祭祀、出行等诸多方面的社会实践和认识。它的大部分内容是有关占卜的,自然崇拜是水族最原始、最基本的崇拜。水族认为万物有灵,信仰的鬼神有七八百个之多。日月星辰、风雨雷电、日食月食等众多的天体天象,以及它们所赐予的福泽,造成的灾害,构成水族自然崇拜的基本体系。而水书就是这种信仰的集成。有人说,水书就是用来与鬼神对话的经典。 

 

    据考证,水书在宋代就已盛行于水族民间,至今在水族人民日常生活中仍然被广泛应用,其中以丧葬、婚嫁和营造方面应用最广。如丧葬,从入殓、停棺、出殡、定亲、立碑和开控以及事后除服等等,每一细小环节均受水书的种种制约。又如嫁娶,从问亲、定亲、开亲到新婚出阁、入新房、回门以及婚配双方生庚八字生克,无不依据水书的规定来行事。除此之外,像平时的裁寿衣、装棺木、修圈门、搭鸡笼、挖厕所、炒制火药、补高寿、背幼婴回娘家等等,也都要依照水书的规定择吉避凶。

 

    对于水族来说,水族文字是神圣的,写有水族古文字的水书,哪怕是一张小纸片,水族人都不会踩踏、跨坐。在大多数水族人的心目中,大自然是他们的立身之本,水书是他们的精神支柱。至今,水族人盖房造屋、丧葬祭典、出行农事、节日喜庆等生活中的大事情等,依然以水书作为占卜依据,以祈求安康、顺利和幸福。 

 

    能识别水族文字的人,被水族尊称为“水书先生”。水书的传承有独特的方式,千百年来,水族文字的传承一般通过祖传和选择徒弟两种方式来传授,不向外传。无论是哪一种,都只传男性,不传女性,挑选徒弟也比较严格。徒弟正式学习之前要用鸡、鸭、肉敬祭奠水书的创始人,不管白天黑天,晴天雨天,学生都要按照老师的要求去做,如果品行不好老师也就不会再教了。

 

    由于文字和传承方式的独特性,如今能看得懂水书、使用水书的人越来越少。现存的水书先生,全国大约有1000多位,但绝大部分已在60岁以上。从事水书研究多年的贵州省水家学会副会长蒙熙林先生说过,若不是从小学过水族文字,根本就看不懂水书,研究工作也无从下手。他认为,每位水书先生的头脑,就是一座水族文化知识的“活宝库”。保护和抢救水书,应先从保护水书先生做起。  

 

    近些年来,水书以其独特的魅力和极高的研究价值,受到世界语言学界的瞩目。法国国家社会科学院东亚语言学研究中心聂蕊博士说:“学习研究水书,对人类学、语言学、历史学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为收藏保护水书,中国国家档案局已将水书列入首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目前,中国政府正在积极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希望将水书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湘西吊脚楼
下一篇:白族人与花有不解之缘
返回民族文化  驿站
民族文化
246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