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京剧名家谱(2)

十一、荀慧生,工花旦

天香国色白牡丹。刻苦用功、勇于实践、善于总结、促其转型(改唱皮黄)、入围(四大名旦)、登顶(花旦首席)三部曲。乡野村姑、府门丫鬟、小家碧玉,荀师演艺得惟妙惟肖、晶莹剔透、活泼可爱、风靡剧坛。观众如醉如痴,须眉折服、巾帼点首。

三四十年代,进入荀门拜师问艺者络绎不绝,尤其是崛起的众坤伶,有“无旦不荀”一说。后来大多享名剧坛,驰誉江湖,更有佼佼者开宗立派,竞相绽放。有雨云生石,无风叶满山。


十二、盖叫天,工武生

如果说后辈武生,无人能把握杨宗师的气势神韵,更无人能承袭盖五爷的鬼斧神工。一代武林至尊,剧坛斗士,为了那个难舍的京剧情怀,为了一生的抱负,壮志未酬,自伤肉躯。梅、程、周、盖成了那个时期京剧的标志。纵横剧坛数十秋,当年那个叫板谭大王的小金斗子,在留下了无数英雄豪杰的形象后,功成身退。西子湖畔,静卧丛中,遥想着那令人难忘的岁月,那个仿造了一生的英杰。

英雄盖世何止“三岔口”,杰作惊天不仅“十字坡”。


十三、谭富英,工老生

谭门七代剧坛奇观。老谭君临天下,少谭傲视群雄。后辈却鲜见英才,元寿虽通文武,却难与祖、父匹敌。五爷问责二公“你爸爸不如我爸爸,你儿子不如我儿子”!难得承上启下的谭小培,对谭门也算功不可没。

然其循规蹈矩,抱残守缺,纵使谭富英有标本般的天赋,也只得亦步亦趋,壮志难酬。虽幼功扎实、把子精湛、唱念卓著。面对身前麒、马,身后杨、奚,左冲右突难以杀出重围。绝世英才枉负了褒者的一往情深,枉负了他那空前绝后的千古绝唱。

十四、裘盛戎,工花脸

举世公认,金少山为京剧花脸而生。身材伟岸,音量宏大。那么裘呢?这个不为净角而生的一代净魂,雄踞铜锤首席数十载。裘、袁双峰耸立,剧坛争辉。裘更是以空前绝后的美妙声腔,震惊剧坛。其清纯甘甜,气韵玲珑,引无数“裘迷”竟折腰。

裘的成功除家学渊源,克绍萁裘及博采众长,金、侯俱揽外,于悉数客徒中增长知识,得道成仙,终成正果。裘屈尊袁后,实属无奈,同样的唱念作舞俱佳,同样的手眼身法步,独步天下,怎奈袁更细腻,更真挚。



十五、李少春,工武生

一代人杰,无冕之王。李少春是继马、谭、杨、奚之后最杰出的老生巨擘,却以武功卓绝而成名剧坛。中州神韵举世无双,较余师更凄美,较谭公更深沉,较杨君更甘甜,较冬皇更浓郁。身手不凡出类拔萃,较杨师更儒雅,较毓坤更精致,较老万更大气,较盛春更规范。

并非有嗓子的武生,或会几下把子的老生就可以称文武。李是真正意义上的文武全才,领衔新生代数十年。一台剧目往往文武双出,极受欢迎。一部“野猪林”充分体现李氏风格,文武合璧,李袁绝配,剧坛绝唱。


十六、叶盛兰,工小生

一代小生天才,艺苑奇葩。风流倜傥、侠肝义胆、举世无双。京剧百年史生旦争辉,各领风骚。待持才傲物的叶君亮剑出山,便一揽众山小,打出了小生行的一片自由天地。“人不能有傲气,但不能没有傲骨,叶盛兰两者兼而有之”。翁偶弘语。峥嵘岁月几经沉浮,得意时,挑班领衔,凌驾生旦之上,如梅傲雪,叹为观止:失意时,三路配演,无关紧要,天妒英才,令人叹息。

立雪程门之三虎,叶君后来居上,荣膺小生首席,众望所归,民心所向。


十七、张君秋,工青衣

曾几何时,枉言“无旦不张,十净九裘”。以旦行论,张派能占二十几个百分点,已经是十分庞大的队伍了。观众对于旦行的苛刻,令人深思。直至张君横空出世,方获首肯,张的倾城倾国,张的美轮美奂,尽显其声腔的无以伦比。谬赞“无旦不张”亦不无道理,张腔张韵已融入梅、尚、程、荀各派之中。

张居裘、李、叶之后,也是其至梅等身手于不顾之故。观众们也似乎不需要,张集唱、念、做、舞于一身,只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待其张口,一曲歌罢,万人空巷。


十八、李多奎,工老旦

多爷在其驰誉剧坛近半个世纪里,以一人之力辅佐生、旦、净诸家,堪比肖、姜,天降大任。在生、旦、净众流派之外,人们恭祝京剧老旦第一个流派诞生,李师谦逊:已有这么多流派,多我一派何用?于是多爷—多派艺术似中流砥柱,架海金梁而誉满华夏。成了诸贤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

酣畅淋漓,美不胜收,如泣如诉,感人至深。老伶工匠心独具,耐人寻味,风靡大江南北。无论角色大小,时间长短,总能画龙点睛,将剧情推向高潮。身后老旦,无不尊师多爷。百年香火,至今不衰。

十九、杨宝森,工老生

杨派的崛起,苍凉古朴的杨腔风靡全国,可谓剧坛奇观。一代大贤杨宝森,默默无闻的成长历程、平淡无奇的舞台效应、寥寥无几的追捧者、无可奈何的英年辞世,恰伍员、杨业、祢衡,悲剧英雄史诗一般。曲高和寡?苍天无情?既给了杨惊世骇俗的绝技,又不让其尽揽彩声,过早凋谢。

常言,天地无情人有情,寂寞了近四十载的杨氏神韵,终于成就了剧坛奇观。介于清澈淡雅的余师,和苍劲淳朴的麒师之间的杨腔,迎来了举世公认!打下了当今生行的半壁江山。


二十、奚啸伯,工老生

任余贤身手不凡,领衔剧坛;任言翁奇音绕梁,举世无双;任高王昆乱不挡,纵横神州;任麒圣江南为王,俯视群雄;任马师卓尔不群,誉满江湖;任谭公秉承天赋,独步天下;任杨君古韵齐天,后来居上。奚处洞箫神韵,一步步走来,带着名副其实的书卷气质,携着至死不渝的满腔抱负,辖与世无争的人生感悟。出神入化、展尽才气、天上人间,任君翱翔。

博采众长,潜心修炼。苦心经营五十春。花开花落,岁月无情。任诸君身后凋零,洞箫余韵却遍及神州。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