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夸而有节 饰而不诬

     夸饰是一种积极而重要的修辞手法。它要求抓住事物的特点,透过主观情绪对其加以渲染,放大或缩小,突出其实质,将作者的思想感情有力地表达出来。刘勰《文心雕龙·夸饰篇》云:“故自天地以降,豫入声貌,文辞所被,夸饰恒存。虽《诗》《书》雅言,风格训世,事必宜广,文亦过焉。是以言峻则嵩高极天,论狭则河不容舠,说多则子孙千亿,称少则民靡孑遗,襄陵举滔天之目,倒戈立漂杵之论,辞虽已甚,其义无害也。”

 

    这段文字意谓自开天辟地以来,凡涉及声音状貌的,只要通过文辞表达出来,就有夸张和修饰的方法存在;即使《诗经》《尚书》中的雅正之言,为教育世人,所谈之事情一定要广博,而文辞也必然有超过实际之处。因此《诗经》里言山高就说山高峻至碧霄之上,论河狭就说河狭窄容不下小船;说到多便说子孙千百亿,谈到少便称周的百姓没有留下一个。《尚书》里讲到洪水漫上山陵就有淹没天空的说法,讲到殷商的士兵叛归周人,就有杀人流血可以漂杵的记载,这些言辞虽然过分,但对所要表达的基本意义却没有妨害。由此看来,夸饰看起来言过其实,却能突出事情的实质,是必要而无害的。

 

    唐代的李白是我国古代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被称为“诗仙”。他的诗想象丰富,尤为奇特,善用夸饰的艺术手法描写事物,突出事物的本质,其文辞强而有力,真能惊风雨、泣鬼神。他运用此法能做到“夸而有节,饰而不诬”(《文心雕龙·夸饰篇》),也就是说在运用此法时能抓住事物的要点,夸张而有节制,修饰而无虚假,恰如其分而不违背常理,把自己的思想感情有力地表达出来。

 

    其“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将进酒》)其前二句为空间夸张,后二句为时间夸张,用黄河之水一去不返喻人生易衰老,令人悲伤不已,确有惊心动魄的感人力量。其“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黄河捧土尚可塞,北风雨雪恨难裁”(《北风行》),前二句写燕山的严寒,用比喻性夸张描摹雪花,写得气象雄浑,意境壮阔,真个是想象飞腾,精妙绝伦。若将此描摹江南的雪,恐怕要令人笑掉大牙了;后二句运用夸张,反衬出思妇愁恨的深广和感情的悲愤,也是极合情理的。其“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江上吟》),前二句写笔力之雄健有力,言胸襟之高旷不群;后二句用江水之倒流加以渲染烘托,真是写得感情激荡,汪洋恣肆,酣畅淋漓。“苍梧山崩湘水绝,竹上之泪乃可灭”(《远别离》),斑竹枝上的泪痕,乃娥皇、女英所洒,何时可灭?要等苍梧山崩,湘水枯竭,真是遥遥无期,可见悲剧之深矣。“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金陵酒肆留别》),流水是无穷无尽的,这里用流水与情意相较,含蓄地表达了情意的深长。“鼻息干虹蜺,行人皆怵惕”(《古风》其二十四),此写鸡童的鼻息能吹动天上虹霓,使路人个个惶恐颤栗,这一夸张活画出鸡童不可一世的骄横神态,见出其气焰之熏天。“昔人豪贵信陵君,今人耕种信陵坟”(《梁园吟》),此二句将魏公子无忌昔日的豪贵,与今日坟墓的荒凉不保,进行对比烘托,更见其凄凉也。“猛风吹倒天门山,白浪高于瓦官阁”(《横江词》其五),二句写风浪排山倒海的奔腾气势,雄奇壮阔,甚合情理,绝非生硬造作。“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秋浦歌》之十五),此二句想象奇特,若只看前一句,确实叫人无法理解,而读了后一句,便豁然开朗,知其“愁”之深重矣。“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望庐山瀑布》),此写高峻陡峭山间的瀑流飞落之状,真是想落天外,使人心惊魄动。“昨夜谁为吴会吟,风生万壑振空林。龙惊不敢水中卧,猿啸时闻岩下音”(《夜泊黄山闻殷十四吴吟》),此四句写“吴吟”,能使万壑生风,振响空林,能使龙惊猿啸,见出夸张之有力也。“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蜀道难》),此乃中心句,诗中三用此句,极力夸张,反复咏叹,更见出难上加难也。

 

    李白是我国古代浪漫主义大诗人,能驰骋丰富奇特的想象,采用夸饰的手法,描摹事物,揭示其本质,创造出令人精神振奋、胸襟开阔的雄奇壮美意境。

 

    下面再举一些实例,看一看唐代其他诗人运用夸饰手法描写的情况。

 

    王之涣的“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出塞》),此写春风不度,杨柳不青,玉门关外真的没有春天?玉门关外还是有春天的,只不过更迟罢了。如此说,是强调边地的荒凉,戍卒的愁苦。王昌龄的“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长信怨》),宫女有洁白如玉的容颜,但被禁闭深宫,连带着日影从昭阳殿那儿飞来寒鸦都不如,见出命运之可悲也。这里显然用了比喻式夸张。杜甫的“双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云来气接巫峡长,月出寒通雪山白”(《古柏行》),前二句用数字夸张勾勒出古柏傲然屹立的伟丈夫形象,乃激昂之语。宋代学者沈括在《梦溪笔谈》却说:“四十围是径七尺,高二千尺,不是太细长吗?”此乃不知文学之夸饰也。后二句极写古柏之上的云气连接巫峡,通连雪山,真是气魄宏大,烘托出古柏盖世凌云的雄姿。岑参的“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白雪歌》),此用夸张的笔墨,勾勒出瑰奇壮丽的沙塞雪景,突出了天气的酷寒,既为送别武判官安排了一个典型环境,又表现了将士在这种奇寒天气长途跋涉的艰苦。“晻霭寒氛万里凝,阑干阴崖千丈冰”(《天山雪歌送萧治归京》),这里用“万里”“千丈”数字的夸张,写出了天山的奇寒,更突出了萧治归京路途的艰辛。“势吞月窟侵太白,气连赤坂通单于。”(《热海行送崔侍御还京》),此写热海之炎热威力极大,“阴火”威力能吞食西陲,浸及星辰,其气焰能越过西方赤坂,一直威逼到更远的单于。李益的“似将海水添宫漏,共滴长门一夜长”(《宫怨》),大抵宫漏夜间一次水,更阑则漏尽,漏尽则天明。诗中却说要将海水源源不绝添入宫漏,以此来夸张长门宫夜长漏永,更见出宫人夜长难眠,怨之长愁之深也。柳宗元的“一身去国六千里,万死投荒十二年”(《别舍弟宗一》),诗人用“万死”来渲染自己流放蛮荒之地处境的险恶,表达了自己极度愤慨之情!李贺的“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李凭箜篌引》),此写十二道城门前的冷气寒光,全被箜篌声所消融,其实冷气寒光是无法消融的,因李凭的箜篌弹得好,人们陶醉在美妙的弦歌声中,以致深秋时节的风寒露冷也感觉不到了。“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金铜仙人辞汉歌》),兰花有情,便会枯萎衰老,“天若有情天亦老”,更是设想奇伟,有力烘托出金铜仙人(实指自己)艰难的处境和凄苦的情怀,意境辽阔高远,感情执着深沉,真千古名句也。“秦王骑虎游八极,剑光照空天自碧”(《秦王饮酒》),前句写出秦王凶猛威严,使人生畏,后句写“剑光”照天,更显出秦王勇武威风凛凛的身姿,此用夸张的手法,开拓了意境。“晓声隆隆催转日,暮声隆隆呼月出”(《官街鼓》),这真是一幅离奇的画面。描述鼓声,为我们展示了日月不停运转的惊人图景。这种描述性的夸张,真是想象奇特,这鼓点不就是时光永不停留的脚步声?那日月不就是浩渺宇宙中跳跃的弹丸?

 

    上面举了李白的十二首诗和其他诗人的十二首诗中的夸饰句。这些句子对事物作了极度的夸张,但都显得是那样的合理与真实,深深地表达了诗人真实的感情。这就是“夸而有节,饰而不诬。”这些例句,可分为两类:一种是带有假设比况词的,如“若”“似”等字样的,可称为比况式夸张;不带比况词的,则可称为非比况式夸张。夸张的分类,还有其它分法,在这里就不说了。总之,夸饰是一种“情至语”,描写的事看起来绝对不会有,却渗透着诗人极为深切的感情。因为感情的真切,所以这些看起来不会有的事,也变成合理的真实的了。这就是说这种艺术的真实不同于生活的真实,要比生活的真实更集中,更高出。若在运用这一手法时夸张而没有节制,修饰而有虚假,那就要闹笑话了。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华大学堂
627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