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松烟制墨

 

墨是用以写字、绘画的黑色颜料。历代许多书画精品能存至今,墨的质优起着很大的作用。制墨业的发展为中国文化的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中国文化的发展对墨的质量要求也越来越高。从松炭制墨到松烟制墨,无疑开创了制墨业的新篇章。

    松烟制墨法是中国制墨史上重要的传统制墨方法之一。曹植在《长歌行》诗中曾说;“墨出青松烟”,这说明以松烟为原料制墨从三国时期就已开始。不过那时制墨还没形成一种专门职业,大多是写字人自制自用。传说三国曹魏明帝时,武都太守韦诞是位书法家。由于他经常与墨接触,从而领悟到做墨的方法和经验,就自己做墨自己用。据五世纪的贾思勰所撰《齐民要术》记载,韦诞的制墨方法是用细且清纯的烟灰,经捣杵及筛滤,除去一切附着的杂质,调制而成。到了唐代,制墨业已形成专业,同行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使用松烟制墨的方法更加完善,唐以后仍在不断改进。

    明代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记叙的松烟制墨法是:
先将松树流去胶香,然后伐木。凡松香有一毛未净尽,其烟造墨终有滓结不解之病。凡松树流去香,木根凿一小孔,炷灯缓炙,则通身膏液就暖倾流而出也。

    凡烧松烟,伐松斩成尺寸。鞠篾为圆屋,如舟中雨篷式,接连十余丈,内外与接口皆以纸及席糊固完成,隔位数节,小孔出烟。其下掩土砌砖,先为通烟道路。

    燃薪数日,歇冷入中扫刮。凡烧松烟,放火通烟,自头徹尾。靠尾一二节为清烟,取入佳墨为料,中节者为混烟,取为时墨料。(节选书画报 林木)

    墨是印刷术的主要原材料之一。印刷术印版上的图文,通过墨,转印到承印物上。墨对于印刷术的发明,也是必不可少的。

    墨的起源较笔为早。不过早期的墨都是采用天然材料,甚至用墨斗鱼腹中的墨汁为墨,进行书写或染色。印刷所用的墨,是采用一定的工艺方法,由人工制造的人造墨。

    墨的起源有多种说法:一说田真造墨;一说周宣王时的邢夷造墨。客观上,新石器时期的彩陶上有多种颜色的图画;古人灼龟,先用墨画龟;殷墟出土的甲骨文有朱书、墨书的;长沙出土的战国竹简上的文字墨色至今漆黑。可见,秦以前有墨是可以肯定的。

    最早关于“墨”的文献记载是战国时期的著作《庄子》。《庄子》上说:“宋元君将画图,众史皆至,受辑而立,舐笔和墨。”


东汉墨锭

    现存最早的人造墨的实物,是1975年湖北云梦县睡虎地四号古墓中出土的墨块。此墨块高1.2厘米,直经为2-1厘米,呈圆柱形,墨色纯黑。同墓还出土了一块石砚和一块用来研墨的石头。石砚和石头上均有研磨的痕迹,且遗有残墨,可与《庄子》之“舐笔和墨”相印证。说明早在秦朝以前,中国已经有了人造墨和用于研磨的石砚。

    1965年,河南省陕县刘家渠东汉墓中出土了五锭东汉残墨。其中有两锭保留部分形体。这两锭残墨呈圆柱形,系用手捏制成形,墨的一端或两端具有曾研磨使用的痕迹。这两锭尚保留部分形体(图4-4)的东汉残墨和1975年湖北云梦县睡虎地四号墓出土的秦朝或许是战国末期的墨块,以实物证明,中国在秦汉时期,已经有了捏制成形的墨锭,换句话说,中国在公元三世纪之前,已经有通过一定的工艺方法制成的人造墨在应用了。

    考古工作者在考古发掘中发现的中国古代制墨的原始产品,除上述秦、汉墨锭外,还有1958年在南京老虎山晋墓中出土的晋墨;安徽祁门北宋墓中出土的唐代“大府墨”;山西大同冯道真墓出土的元代“中书省”墨。其中以元代中书省墨较为完整(图4-5)。这锭中书省墨,形如牛舌,一面镌刻一龙、上有一珠图案,一面篆书“中书省”3字。此墨埋于地下数百年,虽已断裂,但仍能见其完整形体。当然,元代以后的古墨,出土更多,更加完美、无瑕了。


中书省墨

    史载,中国秦、汉、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墨,有石墨、油烟墨、松烟墨之分。其中,石墨即石油燃烧所制之墨;油烟墨系燃油所获烟炱所制之墨;松烟墨则是燃烧松木所制之墨。当时的制墨方法,简言之,是将易燃的烛心,放在装满了油的锅里燃烧,锅上盖好铁盖或呈漏斗形的铁罩;等到铁盖或漏斗上布满烟炱,即可刮下来,集中到臼里,加入树胶,混合搅拌,使其成稠糊状;将成稠糊状的墨团,用手捏制成一定的形状,或放到模具里,模压制成具有一定形状的墨锭,这是油烟墨的制法。松烟墨则是通过燃烧松木来获取松烟粉末(图4-6),然后与丁香、麝香、干漆和胶加工制成。郑众曾说“丸子之墨出于松烟”;曹子建诗“墨出青松烟,笔出狡兔翰”,都说墨是松烟制作的。可见松烟墨应用之广。


松烟制墨法

    三国时的魏国,出了个制墨名家“韦诞”。韦诞,字仲将,后汉太仆韦端之子,官终光禄大夫,卒于魏嘉平三年(251年),享年75岁。韦诞能书善画,又能制笔,尤精于制墨,享有“仲将之墨,一点如漆”的美誉。韦诞之后,很长时间,中国无论书写或印刷,都用韦诞所创的制墨方法制墨,难怪后人都误将韦诞作为制墨的发明人了。

    韦诞的制墨配方和工艺方法,在贾思勰《齐民要术》卷九中有如下一段记载:

    好醇烟捣讫,以细绢筛于缸内,筛去草莽若细纱尘埃。此物至轻微,不宜露筛,喜失飞去,不可不慎。墨一斤,以好胶五两浸涔皮汁中。涔,江南樊鸡木皮也,其皮入水绿色,解胶,又益墨色。可以下鸡子白,去黄五颗,更以真朱砂一两,麝香一两,别治细筛,都合调下铁臼中,宁刚不宜泽,捣三万杆,杵多益善。合墨不得过二月、九月,温时败臭,寒则难干。潼溶见风日解碎,重不过二三两。墨之大块如此,宁小不大。”

    从这段记述不难看出,东汉时期的制墨工艺,已包括去杂、配料、舂捣、合墨等工序。其中:去杂,是筛去制墨原料“烟灰”中的杂物,使其成匀细粉末状;配料,是把筛过的烟炱与胶、朱砂、麝香、涔皮等胶和辅料,按配方要求匹配混合;舂捣,是把配好的料置于铁臼中进行舂捣,舂捣次数不能少于3万下,越多越好;合墨,即将舂捣过的墨泥,按要求制成成品墨。制墨时间要求在每年的二月和九月,此时天气不冷不热,是合墨的最佳时机,因为天热了墨容易变质发臭,天冷了墨块不易干燥。

    中国古代用墨,秦朝以前,以墨粉合水而用,秦汉始成墨丸、墨挺,后汉用墨模压制成各种形状。模压制墨一直延续至今。自汉魏韦诞始,一千七百余年,制墨名家辈出,品式繁多,技艺精湛。然因多年散失,能保留至今者已是凤毛麟角、弥足珍贵了。

    中国的墨有很多优点,制作也非常讲究,是享誉中外、中国特有的“文房四宝”之一。它不仅具有使用价值,为书写、印刷所不可缺少,而且具有很高的欣赏价值和收藏价值。制墨用的模具和各种形状及花样的墨锭。由此也可看出制墨工艺在中国文化史上的重要地位。

    中国的墨是水墨,用于书画和雕版印刷,有着无以附加的良好效果,但它不适于金属版的印刷。因为墨汁不易均匀附着在金属版面上,印刷出来质量欠佳。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华传统技艺元素
270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