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爱

 

    回忆就像我此刻多余的解释,不管怎么解释,记忆都会有阴影………题记
             
一次无意的相遇,一场爱恋,一次转身,一场烟火,一次流年的守候,一生的思恋。韶光飞逝,不管是你还是我再没有回不了的青春永驻,此刻徒留下淡淡文墨的日志,飘散着凄弥的香甜,那是你曾在我心里最深的伤,永远不会抚平……
         
无言以对,这一次的邂逅注定是今生的悲伤。转身之间,人走茶水冰凉。你像一杯无情的水,任我怎样用尽浓郁的挽留,也冲不出爱情的清香。
仿佛之间,我被你画地为牢,这一首专门谱写的无声恋曲,那我该用怎样的乐器去谱写,去诉说这一世的沧桑?你的不经意,却让我用一生去临摹……

留不住你,你可曾知晓,你的最后回眸间,我却用一世长叹。记忆里风花雪月,该如何编辑这一段痴情?
无情的夜,醚醉后孤留余香,我仰天长问:问这一次葬爱的旅程,何处才是了!在,而老天,只有点滴泪微露,掉落之后,瞬间蒸发,犹如你我,擦肩而过,你无情的离开。
邂逅后,跌跌撞撞,我这爱情路啊,再回首,已是人海茫茫,浅浅记下我想你的时刻,放纵我这着了魔的心。想用这短小的日志柔情勾勒出你漫长固封的笑容。
只可惜命运将你的笑深埋我内心长土里,只待风沙四起,尘埃落定。
激不起微尘半点,在千年之后,听风唤雨,经天地之长流,方可回眸,却是依稀作幕,一挥手,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也罢,且当此为生命的驿站,一段之后,再无牵挂。
正如我佛长曰:不解释!淡然无味,你注定是我一生的沧桑。就落于二月的早春霹雳夜,却滋润不了我二月无尽的心伤。
你笑,我用一生追逐,而我,却成就了你手中无法了然的画卷,由疯狂的姿态写下,泼墨之间,却手起笔驻,闪电般飘然而去,徒留下一幅没有人能看懂的残卷,只待百年之后,用阔体临摹,方可重现。
当初的挥笔,如今的残躯,竟是如此的平淡之事,如此的不堪而言!罢了罢了,再美丽的思念故事,终经不起似水流年。
一切皆有因,一切皆成缘,不如就学我佛就此而去,在菩提树下觅一方青石拈花一笑,了然心间。注定,一切随缘。曾经的刻骨,如今又有何还存然于心。
我们,不再是我们,你的笑在我书写之后,就留于空间一篇,只待年华苍老,几经流年。而我,只待一个人等待下一个冬天。
转身葬爱,此去流年,只写那一季冬日执着的痴儿,而后,每当下雪了,我会在雪地里写下一个人的沧海桑田,那是没有你的一幅永远无法拼接完全的画卷……

     

后记:转身葬爱,回忆满眼苦涩,不算过于内向的我,只会再次用黑白的文字,诉说那段曾经的柔肠寸断,尽管你不已在了…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时光匆匆
    下一篇:雨墨书香
    返回潇湘诗话  驿站
    潇湘诗话
    277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