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粥 半部中国历史

 

 

  粥,两个“弓”夹着一个“米”,是一种用水把稻米、小米或玉米等粮食煮成的稠糊的食物。“米”指米粒,“弓”意为“张开”、“扯大”。“米”与“二弓”联合起来表示“把米粒从左右两边同时扯大”。

  

  民以食为天,粥的历史就是中国人的历史。甚至可以这样说,是粥开启了中华文明史。

    

  “世人个个学长年,不悟长年在目前,我得宛丘平易法,只将食粥致神仙。”

  

  ——陆放翁《食粥诗》

  

  古代“汤”、“糜”都是指粥

  

  《周书》说“黄帝蒸谷为饭,烹谷为粥。”《说文解字》也引用遗文说“黄帝初教作糜”,糜就是粥。黄帝是中华文明的人文始祖,把粥这件事作为黄帝的功绩,是当时学术界的共识。正经八百地写下来,那意思就是认为粥是开启文明的大事。

  

  早在医学刚刚发明的时期,粥曾经是一种重要的而且是主要的治疗手段。《黄帝内经》(下称《内经》)里专门有一篇就叫做《汤液醪醴论篇》,里面说“为五谷汤液及醪醴奈何?”“必以稻米,炊之稻薪。”可见这里的汤液及醪醴都是用谷做的,汤液差不多就是我们所说的粥。

  

  这篇文字还对医疗史做了一个爬梳:“上古作汤液,故为弗服也。中古之世,道德稍衰,邪气时至,服之万全。”“当今之世,必齐毒药攻其中,鑱石针艾治其外也。”这实际上是一个医疗手段的发展史,只是《内经》用自己的历史观对其进行了一个归纳:上古汤液并不用来治病,因为那个时期人性质朴,根本就不会生病;问题是,中古时期,人们治疗疾病万全的方法就是靠粥。这恰可理解为,中国人在最早遇到疾病的时候,最先想到的治疗方法就是粥;当今之世,也就是《内经》时代,则发展出了必齐(剂)、毒药、鑱石、针、艾等治疗手段。所谓必齐(剂),也和粥有着重要的渊源。必剂毒药之后就发展出了“方剂”。

  

  治病先用粥争腠理

  

  《史记·扁鹊仓公列传》中引述了一段文献介绍扁鹊看蔡桓公,提出了治疗上的三个阶段,疾之居在腠理,是汤熨之所及也,在血脉,则是针石之所及也,在肠胃,则是酒醪之所及也,在骨髓,虽司命无奈之何。汤,就是粥。对于扁鹊来说,治疗疾病的第一法则,就是争腠理。而汤就是用来体现这一原则的。

  

  这种划分的方法,其实反映出了当时的医学观念,粥——腠理的独特关系,暗含着对于胃气的认识。到了《内经》也就有了更为完善的解释。胃被称为“水谷之海”,水谷入胃,在心脉与肺脏呼吸的共同作用下,促成了卫气(免疫力)和营气(营养物质)的运行,并抵达人体腠理。这种分析的最初的观念,应当就来自于人们喝粥之后,感觉温暖,并毛孔开张,出汗的畅快舒适感。

  

  到了《伤寒论》(汉代,张仲景著),粥就是主要的治疗手段了。《伤寒论》的桂枝汤服用法里面,特别强调要啜粥,以助发汗。桂枝汤的底其实就是小建中汤,仍然是激发胃气的运动,这些道理都与粥的饮用实践密不可分。除了桂枝汤,在竹叶石膏汤和白虎汤中加入粳米(东北米)熬成热粥,给病人服下,均可增强人体对药物的吸收,并提升原来药物的药力功效。唐代孙思邈的《千金方》、《千金翼方》也有记载,“去皮糠粥,可治脚气病”、“羊骨粥,可温补阳气”、“防风粥,可祛四肢风湿”。

  

  宋代起,粥亦药亦食

  

  从宋代开始,随着人们对粥认识的加深,粥已经不仅仅为药用,渐渐转为亦药亦食的餐桌美味。《太平圣惠方》、《圣济总录》中药粥的方剂,就有129个。到了元代,药粥在宫廷王室里已颇受欢迎,最有名的要数《饮膳正要》中记载的“乞马粥”,由羊肉+梁米煮成的稀粥,常饮可“补脾胃,益气力”。

  

  明代的李时珍则在《本草纲目》里边单独给粥了一个位置,还列举了大量实际案例来说明粥的医疗价值,并给出了差不多60种粥的功效及用途。黄云鹄所著的《粥谱》,写进了247个粥方。由此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到了明清时代,粥作为医学当中的一个养生疗病的手段,已经非常丰富,深入人心。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历代帝王与名菜名点
下一篇:名菜与菜名
返回生活真善美  驿站
生活真善美
21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