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印象大理:龙尾关 下关的老记忆

    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城市的面貌不断更新,高楼大厦像雨后春笋般出现,岁月留下的痕迹在城市建设的脚步下渐渐模糊,甚至消失。很多承载着历史和人文风情的地方渐渐变了模样,也有一部分因为没有过多地遭受到冲击,相对完好地保存下来,成为历史的见证,大理下关龙尾关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龙尾城是南诏古城遗址,阁罗凤所筑,因苍山自北向南势如游龙掉尾,故称“龙尾城”、又名“下关”。南城门命名为“龙尾关”,城堞西南延至“江风寺”的“天生关”,东北延至“锁水阁”,全长约四公里,地险景美,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龙尾城是南诏、大理国之南大门,大部分已被毁,现存有寿康楼和西部一段百米城墙,残高不到1米,1987年被大理州人民政府公布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龙尾关上的那些事

    下关西洱河畔如今的黑龙桥头对面向上走,就是龙尾街,龙尾街两旁是年代久远的房子,很多院落都保持着古建筑的风格。如今这一带仍有很多居民,大多都是世代在这里居住。历史上,这里是南诏国阁罗凤修建起来抵御侵略的关隘,南诏与唐朝的“天宝战争”就是在龙尾关打败了李宓将军的大军,后将李宓将军葬在了苍山脚下,也就是现在下关本地人祭拜祈福的将军洞。龙尾关还是交通要道,既是进西藏的茶马古道,更是商贾云集分散物资的重要城关,据传龙尾关城楼比现存的“寿康楼”(北城门楼)更加雄伟壮观。

    龙尾关历史文化遗存丰富,人才辈出,现存有一批历史文化小院,和不计其数的古井、古树。“一门三进士”的苏隆、苏兆明、苏嘉惠之家,明代翰林赵雪屏故居,据传明代建文皇帝曾在龙尾古城居住过、有“小楼曾是帝王居”之称的“黄翠楼”,中共地下党云南省委滇西联络站等28个小院和遗址,龙尾关还出过辛亥革命烈士马骧、民国中奖工兵总指挥、二战时期被授予“太平洋勋章”的爱国将领马崇六等历史人物。

    寿康坡:曾是繁华的商贸集散地

    龙尾街的主干道,被称为寿康坡,因这里多出长寿老人而得名,寿康坡分为龙尾街和中丞街两段。寿康坡曾经是一条繁华的商贸集散地,两旁临街的人家至今还保留有石头砌成的铺台子,仔细看墙上还留有“银钱兑换,童叟无欺”等模糊的字样。从小生长在龙尾关的罗纲老师现在是龙尾古城保护协会的一员,他介绍:“当年的寿康坡是茶马古道必经之路,是下关到大理唯一的通道,有很多大小马店。这里也曾是最大的物资交流中心,茶叶、烟草、皮草、布匹等农副产品都在这里交流,晚上灯火通明,是一片热闹的商贸街区。如今的寿康楼曾经是玉洱烟丝社的所在地,1985年更名为下关雪茄厂,十多年后成为了现在的大理卷烟厂,大理有名的洱海牌香烟就出自这里。”

    有名的中医世家,“大德堂”和“松鹤堂”也在这里,在过去两个世家承担着龙尾关居民的卫生和保健。“大德堂”始建于清咸丰年间,抗战期间发生霍乱,下关霍乱盛行,“大德堂”自配“霍乱散”赠送乡里,乡里曾赠“名医名士”牌匾。“松鹤堂”始建于清同治十三年,创始人周铭的老师周霞曾是日本天皇御医,“松鹤堂”加工制售的“清火丸”、“藿香正气散”等中成药在当地颇有名气,每年端午会向乡亲赠药,遇到穷苦病人不收分文,还赠送药剂,乡人敬赠“仁术仁寿”牌匾,如今两个名医世家的院落仍保留着,已被挂牌保护。

    大理市龙尾古城保护协会是由一批热爱龙尾古城的离退休人们组建的队伍,通过多年来的走访和调查,在各级政府的支持下,他们整理和编辑出版了《大理龙尾关历史文化诗碑》、《大理龙尾关历史文化小院》和《大理龙尾关历史文化遗存》三本珍贵的文化史料书籍,为28座历史文化小院留下史料并挂牌保护。

    龙尾关城楼在龙尾古城南端,背靠龙尾城,前临水流湍急的西洱河。土木砖石筑就的一座敌楼,楼下通关,书有“龙尾关”三个大字,楼上两层驻有重兵守关。楼檐口下悬“龙关锁钥”一块横匾。关下的西洱河上建有一座木桥,名“清风桥”。唐开元十七年(公元739年)南诏王阁逻凤建龙尾城后改建为石拱桥,称“黑龙桥”。龙尾城是南诏政权对南御敌的天堑,建城至今已1260余年,此城也与上关的“龙首城”同样是屯兵御敌重要关隘。因苍山自北向南势如游龙掉尾,故称“龙尾城”、又名“下关”。南城门命名为“龙尾关”,城堞西南延至“江风寺”的“天生关”,东北延至“锁水阁”,全长约四公里,筑有碉楼四座,历经千年沧桑,现仅存打渔村一座,其他三座已荡然无存。这里地险景美,不愧是御敌防守,固若金汤之城池。

    龙尾关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唐天宝十年(公元751年)因唐将张虔陀贪淫无德,凶残暴虐,引发了“天宝之战”,唐朝派鲜于仲通征讨南诏,南诏王不得已与之开战,唐军溃败,鲜于仲通单身逃回,诗人白居易在《蛮子歌》里曾写:“鲜于仲通六万卒,征蛮一战全军殁。至今西洱河岸边,箭孔刀痕满骨枯。”唐天宝十三年(公元754年),唐朝再派剑南留后使李宓率兵十万攻南诏,阁逻凤无奈只好与土蕃联合四面夹击唐军于龙尾关外的西洱河畔,唐军千里征战饥饿疲惫,十万将士,粮秣所耗甚巨,供应不济,加上水土不服,多染疾病,结果全军覆没,李宓沉河而死,诗人郭沫若依此史事曾写诗:“天宝何能号盛唐?南征一度太周张。万人京观功安在,千载遗文罪更彰。我爱将军诗句好,人传冤鬼哭声藏。糊涂天子殃民盛,无怪蒙尘到蜀疆。”龙尾关城楼上曾挂一对楹联:“建安平南,五月渡沪,诸葛亮智擒孟获众心服汉相;天宝失策万里出师,阁罗凤诱歼李宓一战破唐军。”以上诗联描述了汉、唐两代的战争历史写照。继后的元朝大将兀良哈台、明朝的蓝玉、沐英直到清朝义军首领杜文秀、清将杨玉科等,均在龙尾关下鏖战过,此城楼屡遭火硝炮轰攻城之灾,及河水冲击河堤坍塌等原因,最终毁于清同治末年(约公元1874年)。

    龙尾关不仅是御敌关隘,也是交通要道,出关过黑龙桥分三路,直南为蒙舍路,向西永昌路,向东白崖路,既是进西藏茶马古道,更是商贾云集分散物资的重要城关,据传龙尾关城楼比现存的“寿康楼”(北城门楼)更加雄伟壮观。在和平年代楼上昼夜灯火辉煌,弹唱洞经,品茗休闲,明代诗人杨慎、方沆、张来仪、逯杲、程本立、李元阳等曾在此间留下了千秋难忘的璀璨诗句。游客们登上城楼可领略苍山叠翠,洱河西流的美景,顿觉神爽飞越,如沐春风。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