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财贵和儿童读经

中国人不读经书还有什么书好读? 

 
他四十五岁,不小了,曾当过中、小学老师,目前还在台大、师大、东吴等几所大学的学生社团里当指导老师,他是著名学术刊物“鹅湖月刊”的前任社长,也是国学大师牟宗三的入室弟子。 王财贵这样的经历其实不吸引人;但是,谈起目前他正在进行的工作,可又大有意义——他正在推动儿童读经。他自喻这项工作是:如果能顺利推展,将是五四以来最大的文化运动。好大的口气! 说起中国古典经书,除了受过文言文教育的老一辈长者和中文系学生,一般人莫不敬而远之。难深难懂是一道又高又厚的城墙,把人们挡在门外;“食古不化”之讥,也教人承受不起。不如全盘接收新知识,简易便捷。 王财贵可不这么想;相反的,他确信这些古典经典之作能够流传千古,绝非因为古人说它们是经典就经典,而是因为大家都认为它们好、有价值,才能受到这般的尊重。中国人不读这样的书,还有什么书好读的? 

 

中国人不但该读,而且可以从很小就读。王财贵相信在孩子记忆力最强、而又还没有升学压力时,把经书“塞”进孩子脑海里,长大后,孩子随时都可从这个“储存室”里拿东西出来用。 或许是学文的人较不善于宣传,王财贵一直都是“默默地埋头苦干”来推动这项工作。他抽空受邀演讲,或办师资训练班,结束后,总有几个人也想跟着做。他相信,如果十个学生中有一个人读经,其中又有一半跟得上程度,那么,十年后,这个社会可以改观。 改什么观?“年轻人对中国古老的东西会有亲切感,看法会不同。”王财贵说。 这个看法不算太过乐观。的确有一个家长在听过王财贵演讲后,认为小朋友一星期才上一次读经班不够,希望天天都有课;真的能够天天读经、背书,那更不得了了。 除了让孩子上才艺班,你是不是也有兴趣引导孩子一探中国古典经学的奥秘? 照推动儿童读经的王财贵的说法,儿童在十三岁以前是记忆鼎盛期,上幼稚园就可开始背经书了;至于“老师”呢?不须读大学中文系,也不须当过老师,甚至只要高中、国中或小学程度就可以了。 

原因很简单:这个老师只教小孩念书和背书,不必讲解,甚至不必编故事(怕失去经典原义);而古文经书几乎都有注音版本。比较重要的反倒是,这个老师必须喜欢小孩子的,还要懂得掌握教室气氛、知道如何让小朋友喜欢读经背书。这时,教学时的音调、抑扬顿挫很自然就带上了,而只凭这样,便能吸引孩子进入一个优雅的智慧世界。 

 

看到这里,读者一定会想:那每个父母都可以自己当老师了? 没错,人人都可以教孩子读经;但是“易子而教”的效果会比较好。王财贵当年拿自己的小孩当实验品时,就发现自己没法又是爸爸、又是老师,因此请师大的学生来家里当“私塾”老师,后来得到一个基金会的支持,正式开班授徒,王财贵的小孩也是和其他小朋友一起上课。王财贵为此还免费开“师资训练班”,让有心的家长和老师知道如何教孩子读经。 

 

至于要读什么经,王财贵提供了一份书单:四书(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当必读;老子、庄子、唐诗(三百首,尤其是七言古诗);古文观止,能全读最好,否则挑重要(不是挑简短的)的背;楚辞、昭明文选等也一样。再有时间,宋词、元曲也都是文学中的经典之作,值得背。 王财贵解释说,花一样时间去背书,且同样都不懂,应该选些孩子成长学习过程中可能不会读到的东西。如“春眠不觉晓”国文读本一定有,可不教;七言古诗就绝少人会主动去研读,因此必须趁现在就教他背下来。背文章也是一样,选千古有名的长篇。一旦长篇大论都会背,将来看到短文,读起来简直易如反掌。 教孩子背书,得记住一个原则:不要跳章、不要跳节。尽管一路读下去,不要刻意去选容易或难的;也不要管文章合不合现代(王财贵说,都好几千年的文章,说合也不合,说不合却又合,因为时代不同但人性相同。挑三捡四的,孩子起了分别心,讨价还价,就难教了。 王财贵推动儿童读经,感动了一些文化团体,提供经费让王财贵开了三个“儿童读经班”,免费为小朋友上课。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我国古代的蒙学教材
下一篇:四季童趣皆成诗
返回中华大学堂  驿站
中华大学堂
626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