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为什么说“人之初,性本善”?

 

熟悉《三字经》的人都知道,其开篇便讲:人之初,性本善。几百年来,中国的读书人都是从这句话发蒙。然而争议一直不断:人性之本果真是善良的么?性善性恶之争从未间断,除此二者以外,亦有性无善无恶、性可善可恶等看法。

 

一般认为,最早明确提出性善论(也是最广为人知)的人是孟子,“孟子道性善,言必称尧舜”。随着孟子被确立为儒家道统中的一员,《孟子》作为四书之一上升为读书人的基础书目,性善论也成为了一个经典观点。对其的反对观点亦有不少。我们总可以想见,人的本性中有自私自利、趋利避害之一面,这样的一面进入价值的领域,面对价值的评判时,绝不可能是善的。

似乎人性是善恶皆有的。当我们看到世间之丑恶、世情之淡薄,总不免唏嘘,熙熙攘攘,利来利往,似照见人性之恶。而当我们见帮困扶难,不求回报只求心安之义举,又不自觉惊呼人性之美。如此看来,人性似乎是善恶皆具的。

 

我们一直把焦点放在回答“人性为何”的问题上,却忽略了更重要的问题,即“人性何为”。当我们试图对人性下一个定义,并且把以这个定义的完成来满足把握人性的快感的话,实在是太小的格局了。我们永远只能试图通过人的行为表现来揭开人性的谜底。以善行证明性善,以恶行证明性恶,如此而已。这实际上只能在对人性定义的圈子里面绕。并且,这样做的前提恰恰是,把人性当做是现成性的。

人性应该是生成性的,与此对应,我们对待人性的方式应该以实践(而非理论性的把握)为主,即引导人性、上升人性。人性果有无法摆脱动物性之一面,但是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人性是不断升华的,不断的割断与动物的联系。儒家的思想是基于此的,所以孟子很喜欢讲人禽之辨,骂人骂得最厉害就是禽兽。孔子也讲过“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之类的话。人性升华之成果锁在文化中,至少简单的看,我们可以说,人性和文化同一种东西,都是人类在追求更真、更善、更美过程中的最高成就。

 

作为个人来说,浸润在文化的氛围中,他的人性更多是被熏陶、塑造出来的,所谓“性日生而日成”。与人类的文明演进一样,个人的生命过程也是不断向着更高的人性迈进的,伟大的人性成果不会随着个人的毁灭而消亡,而是进入文化中,通过文化的熏陶、教养,在未来人的生命中展开,并得到更新。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人之初,性本善”这句话。既然是启蒙课本的第一句话,自然承担着启蒙的任务,而启蒙也好,教育也好,从来都不只是告知现成的知识,而是要塑造更完美的人格。因此,“人之初,性本善”这句话本不是对人性为何做的解释,而是在教孩子做一个善人。换言之,这是一句引导性的话,而不是解释性的话。

 

换一个角度讲,作为受教者,“明白”比“知道”更重要。知道仅仅是对某一个理论、某一条道理的理性把握,总是冷冰冰的。而明白更意味着某个道理使内心变得明亮,指引着人性的升华,这是带温度的,同时,心与理也取得了合一的契机。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历史文化思想
297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