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文化的叛逆·樗蒲

                  樗

                      蒲

    樗(chū),也叫臭椿,一种有臭味的落叶乔木。蒲,也叫香蒲,一种生在水边带有香味的多年生草本。两种相互矛盾的植物的组合——樗蒲,则是一种用作赌博的游戏玩具。这种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盛行的游戏玩具与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的矛盾,更甚于两种植物之间的矛盾。

    有人认为,博戏中用于掷彩的骰子最初是用樗木制成,故称樗蒲。又由于这种木制掷具系五枚一组,所以又叫五木之戏,或简称五木。但是也有人依照樗蒲的形状,根据宋代郑樵《通志·草木略》:“樗似椿,……叶脱处有痕,为樗蒲子”的记载,认为樗蒲之得名,系由樗叶脱处所留痕迹而来,所以五木骰子又被称为“齿”,掷得彩名就叫“齿彩”。樗蒲还可以写作“摴蒱”,别名“蒲戏”,这一组五枚用木头斫成的掷具,都是两头圆锐,中间平广,像压扁的杏核。每一枚掷具都有正反两面,一面涂黑,一面涂白,黑面上画有牛犊,白面上画有野鸡。掷出五子都是黑的称作“卢”,是最高的彩,雉次之,其他为枭、犊、塞等,所以有“呼卢喝雉”之说。人们掷的时候往往希望得到“卢”,所以“呼卢”成为“赌博”的代名词。李白有诗讽刺唐代官兵赌博:“呼卢百万终不惜,报仇千里如咫尺”(《少年行》)。樗蒲的正反两面、黑与白、牛犊和野鸡,都是一组组矛盾,而游戏最终决出的胜负输赢还是一组矛盾。

                         樗蒲图

    关于樗蒲的来源,也有一组矛盾。晋·张华《博物志》:“老子入胡,作樗蒲。”,认为樗蒲是老子去西戎的时候造的,但是这种说法没有凭据,缺乏佐证。另一沿用了宋代程大昌的说法:樗蒲当系由春秋时期的六博发展演变而来,郭双林、肖梅花《中华赌博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也沿用了这一说法。但是还有人认为,六博从玩法到器具都和樗蒲有较大差异,认为樗蒲应该是来自外国。可是,我们了解了六博之后,却不难发现,六博所用的器具之一的“箸”和樗蒲极其相似,正如本博在博文《棋类游戏的鼻祖·六博》中说到的那样:“随着六博赌博化趋势的加强,在博法上原先六筹得胜的计算容量,已远远满足不了赌徒心理的需要。人们的注意力及胜负判断已主要集中在掷箸(即掷彩)这一步骤上……”从而促使樗蒲的产生。此外,汉代丝绸之路开通,六博游戏流传出去,至晚在南北朝时,六博已经传到印度,文化交流的频繁极有可能给樗蒲的产生和发展带上异域色彩。

    东汉儒家学者马融有《樗蒲赋》传世,在形容樗蒲活动的赌博场面及其对于游戏者的心理影响时说:“是以战无常胜,时有逼遂。临敌攘围,事在将帅。见利电发,纷纶滂沸。精诚一叫,入卢九雉。磊落踸踔,并来猥至。先名所射,应声粉溃。胜贵欢悦,负者沉悴。”对激烈的赌博场景的描绘可谓有声有色,对赌徒们在赌博时的心理刻画可谓入木三分。

    这种趋利忘义的心理和行为,这种喧闹悖礼的氛围和场景,显然与儒家文化思想格格不入。就是这样一种游戏,不但前有“古人”——六博,而且后有“来者”——骰子。据《论语·阳货》记载,孔子曾感慨道:“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孔圣人虽然这样说过,但是春秋时期博弈之类并没有被赌博沾染,还是“健康”的游戏娱乐活动。

    东晋时,“风仪秀伟、经纶大略”的国舅爷庾翼,书法曾与王羲之齐名,他对下属官员中日益炽烈的樗蒲热忧心忡忡地说:“顷闻诸君有樗蒲过差者。初为是,政事闲暇,以娱乐耳,故未有言也。今知大相聚集,渐以成俗。闻之能不怃然?”(《太平御览》)直至后来他亲笔批示:“今许其围棋,余悉断!”(《全晋文》)把围棋之外的所有博弈统统禁止了,樗蒲首当其冲。更有甚者,曾经是庾翼上司的陶侃更是反对朝臣沉湎于樗蒲,“乃命取其樗蒲之具,悉投于江,吏将则加鞭扑,曰:樗蒲者,牧猪奴戏耳”。(《晋书·陶侃传》)此后, 世人戏称樗蒲为“猪奴戏”。须知道,陶侃、庾翼都是晋代权倾一时,影响颇大的朝廷重臣,他们对樗蒲的严厉态度,代表了儒家思想占主导地位的封建统治者的利益。

            陶侃像

    其实,与儒家思想唱对台戏的不是“樗蒲”这种游戏本身。从某种意义上说,以往儒家思想对于个人过多的束缚和责任引起了人们的普遍反感并产生逆反心理。很多反礼法之士的行为选择是:只要与儒家思想观念相悖,都要去尝试,所有儒家思想反对和禁止的东西都被他们视为新潮而大加提倡。从嵇康的“越名教而任自然”,到阮籍的“礼岂为我辈设也”,再到整个魏晋时期士族名士的种种放诞举止,都是对儒家思想观念的叛逆。

    《世说新语·任诞》里讲了晋代另一个权倾一时的重臣——桓温的故事:桓温年轻时玩樗蒲输了数百斗米,债主逼债很紧,桓温想自己扳回败局,可是没有能力了。桓温想向玩樗蒲很有名的表兄袁耽(袁彦道)求救,但是袁耽正在居丧守孝,怕他不肯答应来帮忙,就试着问了一下,没想到袁耽很爽快地答应了,对桓温说,你只要在旁边大声喊就行了,换掉孝服跟着桓温就去找债主赌樗蒲了。债主说,你总不会就是袁彦道吧?于是乎“十万一掷,直上百万数。投马绝叫,傍若无人……”债主顷刻之间输掉数百万。袁耽一边取出布帽(孝服)一边问:难道你真的认识袁彦道吗? ——从中我们看到袁耽鲜明的张扬的个性,那种可以放下居丧守孝去显示自己才能的欲望,那种冒险竞争的精神,那种在赌博性起时大呼小叫旁若无人的狂放,实在是对儒家文化的极端嘲弄和彻底叛逆!

               桓温手迹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