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坐,回归内在的生活方式

在古代,每位文人都会让生活保持一定程度的“内向性”。他们每天都会静坐、默想、内观,甚而每隔一段时间还会“闭关”。这种将注意力放在自己内在的生活方式,就像人累了需要睡觉一样,它是对生命规律的基本尊重和顺应。其实睡眠,就是一种无意识的静坐。



中国古人讲:每逢大事有静气。但这个品质对于今人来说似乎越发困难。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整个社会都笼罩在了黑暗之中。在这个时候,大多数人不是以冷静、稳定应对,反而是以恐慌、焦躁处理,频繁地刷新闻、转消息、看娱乐视频、身心无法得到安宁。



古人所说的静气,其实是来源于日常生活中对静坐的长久练习而生成的。静坐会生出一种定力,能在遇事时临危不乱,不让外界对自身产生困扰。也会生出一种生命的智慧,能隔离于外在境遇,在更深的生命层次里探索真相。



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一味学习与强调西方的心理治疗与精神分析。却忘却了我们一直传承的这种“内向性”生活模式,也忘却了如何去静坐,如何去内观,如何去默想,甚而对静坐有一种误解。



静坐,是古人延续了许久的日常事。中国传统文化里,儒释道都很重视静坐,儒家以端坐一词来称静坐。自春秋战国时期起,古人就有早起端坐澄心的习惯,后来被儒家学子一直继承下去。朱熹主张:半日静坐,半日读书。并说:“如此三年,无有不进者,尝验之一两月便不同,学者不做此功夫,虚过一生殊可惜。”



静坐于古人,尤其是读书人而言,是日常里再自然不过的一部分。“半日静坐,半日读书”,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他们看重通过静坐,能够生出的定力与智慧。苏轼说:无事此静坐,一日似两日。若活七十年,便是百四十。宋代的谢良佐向老师程颢请教如何做到知行合一?程颢便仅回答他:且静坐。



朱老夫子对静坐的一个比喻是这样的,他说静坐其实是给自己的心,一个着落处。就像人远行在外,知道世界上有一方角落,是自己可以安顿的家,便觉得踏实。而我们的心,也需要这样的所在。



现代人,提起静坐,多会避而远之,以迷信、宗教、没时间、闲人才会做等等名头安插在静坐之上。这些其实都是对静坐的误解。只有将误解解开,才会真正触碰到静坐的力量,认知到它的好处。



当你学习静坐,打开了内在世界的大门时,你会发现,我们现实生活中身居的世界不过只有起居室里的柜子那样大。透过静坐,你会走出柜子,看到广阔的世界,发现生命里真正的宝藏。茫茫的宇宙与时空里,其实一直有许许多多的人,都在静坐中,收获了来自内在世界的宝藏。



南宋爱国诗人陆游日常喜爱静坐,年近九十岁仍文思泉涌,不仅留下了大量的爱国诗词,还记下了自己修习静坐的心得。他在《戏遣老怀》诗中写道:“已迫九龄身愈健,熟视万卷眼犹明。”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浮沉宦海几十年,晚年生性淡泊,常常静坐修身,年过七十岁仍耳聪目明。从他的《静坐》诗中,我们可以领悟到他静坐的要领、静坐的感受和静坐的效果:“负暄闭目坐,和气生肌肤。初饮似醇醪,又为蛰者苏。外融百骸畅,中适一念无。旷然忘所在,心与虚空俱。”



苏轼,一生在宦海中浮沉,仍能保持旷达乐观的积极心态,享年近古稀。他每天天刚亮,就会立即起身,盘腿而坐。他常说:“无事此静坐,一日似两日”。曾国藩,静坐养性是他的“修法十二课”之一。每天不限什么时间,都要拿出一定时间来静坐养生,体悟隐现的仁义之心,正襟危坐,凝然镇定,如同宝鼎一般沉稳。


静坐,有着极多的好处。当内心纷飞的思绪止息后,你会顺其自然地,看到生命的奇迹。意识到一切的境遇,不过是唯心所造,而我们唯一需要掌握的,便是对自己内在世界的觉知。


明代的陆树声曾记录过自己的感受:暑中尝静坐,澄心闭目作水观,久之觉肌发洒洒,几格间似有爽气。须臾触事前境,顿失故知,一切境唯心造,真不妄语。



静坐,其实很简单,它对外界条件要求极少,却有着无法想像的神奇。明代高攀龙所著《静坐说》:“静坐之法,不用一毫安排,只平平常常,默然静去,此平常二字,不可容易看过。”



无需师父,无需双盘,无需深呼吸,无需念经念咒,你只需找个最舒服的姿势坐下来,真正地、静静地,坐下来,坐上一段时间。


这时候,你会发现自己的念头如狂蜂般飞舞,越是刚开始学习静坐的人,越是如此。


可是没关系,不用非要跟自己作对,非要让自己瞬间无念,让那念头飞舞,你只需观照自己最自然的呼吸,观照着它,静静坐着,就好!



当你越来越允许的时候,你会发现:念头自然减少,整个存在的空间会越来越大,会感觉到自己边界的消融,就像一滴水和大海重新融合,沉入到海底永恒的宁静中,只剩下呼吸在流动。它很简单,没有条条框框,但最关键的是,每天都做。如果能持续,便是了不起的成就。



电影《无问西东》里有这样一幕:一间茅草屋里,学子们正专心致志地学习。但外面雨声渐大,教授拔高了声音还无法使学生们听清。于是,他干脆在黑板上写下了“静坐听雨”四字,和学生一起正襟危坐,细听雨声。并笑称这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静坐,剥离开附着包裹其上的种种文化蕴涵、宗教意味后,它的本质,是帮助我们将心从纷扰洪流中,收摄回来。最终因智慧的洞见,而带来生命品质的提升,以及遇见光明澄澈的自己。静坐,是当下这个时段,应被寻回的一种“内向性”的生活方式。愿你无事时,静坐。遇事时,静定。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国学 • 国风
863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