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撒旦在金融与政治两个领域埋伏下旁氏骗局

魔鬼撒旦布下两个旁氏骗局,一手抓金融,一手抓权力,那个跨国黑暗网络正是由“黑金”与“权力”相互交织而成的双螺旋结构,集三千邪恶于一身,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第一个旁氏骗局发生在美元流通循环的全球金融领域。美联储对外发行美元,体现为负债,但只是“空头支票”,美联储从没想到过要承兑。只要击鼓传花的游戏持续玩下去,没有人去思考,他们持有的美元到底蕴含了多少价值。

魔鬼撒旦隐藏在美联储的背后,以“一”御“多”,是操盘的大庄家,凡是使用美元交易的国家,不论经济规模与实力强弱,都是随波逐流的“散户”。美联储每一次量化宽松,就是向各国输出通胀,公然掠夺世界财富。为了拯救美国金融危机,美联储这次准备无限量地放水以支撑美国国内金融市场,对外转嫁危机,以邻为壑,让各国来买单。

其次,西方民主政治也是一个旁氏骗局。通过三权分立、多党竞争等“民主”形式,让一个国家的上层建筑自我分裂、相互掣肘,形不成合力,不能“定于一”。须注意,国家政权不能实现“大一统”,她就是一个僵死的“客体”,而不能作为有真正生命力的“主体”而存在。在政党轮替、政府更迭的时间序列中,前后交接的不过是有限的行政权力,国家“主权”却被秘密剥夺了,整个国家沦为垄断资本榨取财富的狩猎场。

为什么称“政客”,就像房客一样,租期到了,就把房子的居住权让渡给下一位房客。铁打的营盘,流动的兵,魔鬼撒旦才是房主。为了杜绝权力固化,防止在“总统”或“总理”的宝座上待久了,羽翼丰满而导致权力过于集中,尾大不掉,不听使唤,所以西方民主制度都实行任期制,最多连任一次就走人。金融寡头是代代世袭的,而行政权力在张三、李四之间频繁流动,财产可以继承,而权力不能世袭,所以,走马上任的鹅城县长怎么能斗得过黄四郎那个恶霸?

有黄四郎躲在暗处操盘,形成一个黑暗的权力中心,新上任的县长是可以轻松架空的。类似鹅城的腐败,就是如今整个西方世界面临的大问题,国家被架空,政权被劫持,政客被操控,基层的民众还沉浸在“民主”的虚幻中呼呼睡大觉。悲哀,世界笼罩在黑暗中!

美国宪法,就是金融寡头为了实现它们的永久统治而量身打造的工具。美国总统不仅有任期限制,在任时还给安排一个副手,说得好听是“辅佐”,其实是悬在总统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如总统不按照剧本演戏,荒腔走板,可随时被换掉,如肯尼迪。去年夏天,特朗普在韩朝边界与朝鲜领导人见面,似乎是说了不该说的话,犯了点规矩。几天后,外访行程中的副总统彭斯,被紧急召回白宫。导演这一出戏,估计是要给特朗普一个教训。

赵立坚说病毒来自美国,要美国给一个明确的交代。特朗普从16日起,改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两人你来我往,针尖对麦芒,争论病毒的来源地,敌人在武汉阴谋投毒企图伏击中国的诡计,不就被遮蔽了吗?说病毒从美国带到武汉没关系,流感病毒中混杂着新冠病毒,美国也是受害者。敌人防守的底线就是,只要不说它们是蓄谋投毒就行,所以派遣特朗普当守门员,把关注的焦点聚集在病毒的来源地,而不去深挖内层的阴谋。

特朗普改称“中国病毒”的那篇演讲稿,怎么凑巧就被媒体给曝光了?韩国朴槿惠的演讲稿储存在闺蜜的电脑中,爆发了轰轰烈烈的闺蜜干政丑闻,在美国那边怎么剧本就变了呢?不要问为什么,一切都是按照幕后操盘者的意志在演戏,总统与记者都是前台的棋子。前段时间,美国媒体曝光了提前沽空股票的几名议员,这就是在威胁特朗普,必须按照给出的剧本演戏,否则就要查他的股票账户。

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在欧洲爆发,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从欧洲卷席到全世界。伴随着资本主义在欧洲萌芽、发展、壮大,须注意,欧洲大地发生了一次“秘密政变”。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国、法国等欧洲侵略者挟坚船利炮到亚非拉抢占殖民地,看似耀武扬威、无限风光,其实这些“宗主国”是最早丧失国家主权的,中央政府尚且沦为棋子,怎么能有基层国民的“自由”与“民主”?

这个世界上,除了中国、伊朗、俄罗斯等少数几个国家之外,其他所谓“民主”国家,无论是君主立宪制,还是民主共和制,无论是议会制,还是总统制,殊途同归,都被剥夺了主权,整个国家沦为一个抽象的符号,异化为一个松散的集体。2008年俄罗斯总统与总理两人互换位置,遭到西方世界的嘲笑。可是普京很务实,宁愿让自己乃至整个俄罗斯在西方失去面子,也要为俄罗斯人民守护好“主权”。

资本主义席卷全球,黑暗笼罩在这个世界,看清世界的本来面目,以这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为基点,回过头来才能真正看清1949年中国革命取得胜利的历史意义。千万不要被西方的“民主”制度与普世价值给欺骗了,要擦亮眼睛,看穿那个旁氏骗局。

这个党是革命党,带领中国人民翻身得解放,她赢得执政地位,顺天应人,是历史的选择。并且只有一党执政,才能为中国人民守护好“主权”,维护好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每一个炎黄子孙,爱这个国家,就要拥护党的领导,拥护党的领导,就要拥戴“核心”。执政党,全心全意做人民的公仆,人民,衷心拥护党的领导,上下同心,天地交泰,如此,则中国坚如磐石,试看天下谁能敌?

这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可以归约为善恶正邪两股力量的终极对决。暗黑圈内的邪恶势力,虽然只是一小撮,但它们很隐蔽,身份没有暴露出来。设想一下,如果邪恶势力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愤怒的人民群众每人用0.01牛顿的力量,瞬间就可以把它们捏得粉碎。且邪恶势力数百年来在共同利益的驱使下,结成团团伙伙祸害这个世界,暗黑圈内的棋子又窃取政、商、学、媒体等领域的关键位置,掌握了各类资源,窃取了名器,发号施令。而正义力量却很难凝聚起来,光明的旗帜还没有举起来,大部分国家都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不过是一个松散的集体。绝大部分人都处于昏睡状态,还没有觉醒,甚至没有意识到敌人的存在,还怎么打仗呢?

但是,要充满必胜的信心,因为正义与邪恶、光明与黑暗之间的对决,又具有天然的不对称性:“黑暗”必然处于守势,“光明”咄咄逼人,天生就处于攻势。《圣经》上说:“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做贼必心虚,阴谋家集团打造的黑暗网络最怕见光,阴谋最担心泄密,一旦曝光,一旦泄密,人民群众几乎可以用“意念”杀敌,不必派兵去攻打,黑暗权力的金字塔土崩瓦解,只在一瞬间。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研读传习录
39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