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古今》——素白茶·人记(五)

本 文 约 1349 字
阅 读 需 要
5 min

《兮·古今》——素白茶·人记(五)


以往每期会介绍一位茶人,本期却想写一写关于一群茶人的故事。
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自是安吉白茶的原产地。据宋徽宗赵佶《大观茶论》记载:“有者不过四、五家,生者不过一、二株,所造止于二、三胯而已”,“枝头所抽之嫩叶色白如玉,焙后微黄,为当地金光寺庙产”(《安吉县志》),在安吉有野生白茶树,其嫩叶纯白,主脉微绿,后经过人工扦插、引种,繁育为现在众所周知的安吉白茶。
从望见墨黛远山,到慢慢走近它们,青山绿水的秀丽景致依然宛如画儿一般。这也应该是每位茶人如痴眷恋茶山的原因之一吧,自己虽不是画中仙,但完全可以亲身感受到“梦游仙境”的愉悦呀,于是大家年年乐此不疲。

每片茶园两旁皆有大树耸立,清晰而富有生机,它们是小山坡上那一株株满生绿叶的卫士,有了这样的有利的保护,纵然是绿叶也可生出“花容月貌”。未下雨的日子里,灌溉水流便顺着管道有序流淌,伴随土壤无私奉献出的从去年夏末到冬末累积满满养份,从根到梢,从脉络直达细胞,滋润每一片叶,如此,“娇艳欲滴”也就不仅仅是花的专属名词了。
伴着春日暖阳,叶片舒展身体,与世人展示草木的灵慧,相对其他植物或者动物来说,茶与大自然更加心有灵犀。自古以来,国人对春茶的追求,除了追求春茶的鲜嫩更是因它的“能量满满”。曾有唐代齐己《咏茶十二韵》中说:“百草让为灵,功先百草成。甘传天下口,贵占火前名。出处春无雁,收时谷有莺……嗅觉精新极,尝知骨自轻”。

在我国茶文化历史中相对最早登场的绿茶,明前更鲜嫩,雨前更富营养,既是大自然的馈赠,又怎可辜负了?
因为年初时疫的影响,今年安吉的开山茶是比以往收的晚了些,外加近几日天气愈渐暖和,茶叶生长速度非常快,几乎一天一个样儿。为了不耽误明前茶的制作,霎时忙坏了采茶的阿姑们。站在远处望过去,穿着鲜艳衣裳的阿姑们就是碧色茶园里一朵朵灵动的花。她们戴着大沿遮阳帽斜挎着茶篓子,手指迅速捻下眼前于采摘标准中相对合适的芽,再把芽儿丢进竹篓子里……如此动作重复,偌大一片茶园,一二十位阿姑一起赶着时间采茶,不仅考验眼力,也是体力的极大消耗,着实辛苦。
采茶篓子满了就得赶快送到制作车间,茶芽被倒在又圆又大的竹笾上摊晾。嫩绿柔弱的身体自离开阿姑手中的那一刻,便开启了它们人生的第二段旅程。不论是现代化标准机器制作或是传统手工制作,接下来的杀青、理条、烘焙、摊凉、复烘、干燥等一系列制作工艺将带着制茶工人们的心意足以让每一片叶脱胎换骨。

春茶时节,日日采摘的鲜叶都需完成制作,四斤半左右的鲜叶得一斤干茶,平均每天五六十斤的鲜叶,采茶阿姑与制茶工人不停的劳碌着,是生计所须,更是为了能让人们享受到正宗的安吉白茶味。
不知曾在哪里看到过一句话“让人爱的,才叫风情”,安吉白茶的风情,自是鲜灵清爽,使得相识之人皆念念不忘。它落在水中的倩影亦如夏日里少女裹着丝绸长裙的腰肢,并非惹人眼的妩媚,却想一生珍藏她的心事。
品茶时那一份惬意的时光必定伴着健康和欢欣落在身心。于是,饮下这一杯春意,还有何事好烦忧?


作者簡介:

品茶后若有所思,只愿把喜欢的文字,分享给懂的人读。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素白语茶
39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