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师经》宗舜法师校点注音本

宗舜按:


新校点本《药师经》采用《中华大藏经》所收《高丽藏》本为底本,校以流通本,并吸收《中华藏》及大正藏校勘成果,或据以正文,或据以补缺,或罗列异说,以备考核。底本非校本是者,据校本改正。校本非底本是者,径据底本。两可者存异文备览。东晋帛尸梨蜜多罗译《佛说灌顶拔除过罪生死得度经》依《中华藏》所据金广胜寺本。唐义净译本《药师琉璃光如来七佛本愿功德经》依《华藏》所据《高丽藏》本。

整个工作前后花费十年时间,基本还原了大藏经的原貌。这个校点注音本,主要用于一般学人的学修《药师经》方便,故采用印光大师意见,仍然保留补入的八菩萨名及说咒一段,但主体《药师经》完全按照大藏经中玄奘三藏译本,没有任何改动。而且补入的两段文字,也恢复其在大藏经中的原貌,故与坊间流通本有很多处文字不相同。但我们能够保证的是,坊间流通本问题非常多,这次的校点,全部回归大藏经本。可能初期读诵有些不习惯,但多读以后会改变的。至于校勘的具体情况,我们将择机全部进行公布和解释

关于流通本的问题,我曾在文章中有过详细论述,先录于此,供大家参考,打消疑虑。

但自古以来,民间流通本则是一种以玄奘译本为底本的“补遗本”,即在谈到八菩萨送往生的时候,玄奘译本没有列明菩萨名字,于是后人根据东晋译本补入“其名曰:文殊师利菩萨、观世音菩萨、得大势菩萨、无尽意菩萨、宝檀华菩萨、药王菩萨、药上菩萨、弥勒菩萨,是八菩萨”。

在后文“若是女人,得闻世尊药师如来名号,至心受持,于后不复更受女身”之后,据义净译本补入说咒一段,从“复次,曼殊室利!彼药师琉璃光如来得菩提时,由本愿力,观诸有情,遇众病苦”至“如是便蒙诸佛护念,所求愿满,乃至菩提。”

尽管这样的增补是何时何人所为尚待考证,但印光大师在“《药师如来本愿功德经》重刻序”中指出:“此经系唐玄奘译,文理畅顺。而八菩萨名,与说咒一段,二皆阙如。东晋帛尸梨蜜所译之《大灌顶神咒经》‘第十二灌顶章句拔除过罪生死得度经’,有八菩萨名。唐义净所译之《药师琉璃光七佛本愿功德经》,有说咒一段文,凡四百二十八字。三经实本一经,以流通已久,致贝叶脱简,各据所得之梵本以译耳。而药师如来拯拔初机,咒力居多。以故前人取帛尸译本八菩萨名,义净译本说咒一段添之,令文义周足。而药师如来救度众生之心,亦无遗憾。亦如《法华》之‘普门品’重颂”,《华严》之‘普贤行愿品’,合之则称悦佛心,离之则有阙化导。况此经此咒,举世受持。若不添入,则诵经者不蒙密咒利益,持咒者不知出自何经。前人此举,可谓契理契机。故数百年来,依之流通。张瑞曾居士,发心重刻。恐少知见者谓与藏本不同,致生疑虑。因略述源委,以期共知所以耳。”

但是我们应该看到,流通本多半是坊间刊刻,难免错误。而且会有把一些难认难读的字词加以修改的。最典型的是“观诸有情,遇众病苦,瘦疟(nüè)干消、黄热等病”一句,“瘦疟”流通本作“瘦挛”,然此词检索《大正藏》电子版无用此词之例。而“瘦疟”有宋智广、慧真集《密咒圆因往生集》、清受登集《药师三昧行法》引用为证,故据《中华藏》所据之金藏本(广胜寺)改正。疟,即疟疾。

还有把玄奘法师特有的译法,改为通行译法的情况。如经文开头佛十号“无上丈夫、调御士”,流通本及永乐北藏、径、清本均作“无上士、调御丈夫”,二义虽相同,但玄奘译经,多作“无上丈夫、调御士”,如《大般若经》“初分缘起品第一之一”,即云:“东方尽殑伽沙等世界,最后世界名曰多宝,佛号宝性如来、应、正等觉、明行圆满、善逝、世间解、无上丈夫、调御士、天人师、佛、薄伽梵,时现在彼安隐住持,为诸菩萨摩诃萨众说大般若波罗蜜多。”故当从高丽藏本、碛砂藏等早期刊刻大藏经本。又如“杀诸众生,取其血肉,祭祀药叉、罗刹娑等”一句,“罗刹娑”在流通本及径山藏、清龙藏本作“罗刹婆”。按:古有此二种译法,然玄奘译《大般若经》、实叉难陀译《入楞伽经》等均作“罗刹娑”,故应据高丽藏本。

更有“不孝五逆,破辱三宝,坏君臣法,毁于信戒”之“信戒”被流通本改作“性戒”,极容易被混淆而不易发现的例子。“性戒”,是佛法和世间法都不得违犯的戒条,如杀盗淫妄,不论佛陀制定与否,这类行为的本身就是罪恶,犯者将感得三途的果报。而“信戒”,其实就是信(净信三宝)和戒(净戒),丁福保《佛学大辞典》解释说:“三宝及戒之四证净法总收于信戒之二种。盖三宝净者,以信为体,戒净即为戒也。《俱舍论》二十五曰:‘由所信别故名有四,应知实事唯有二。谓于佛等三种证净以信为体,圣戒证净以戒为体,故唯有二。’《药师经》曰:‘坏君臣法,毁于信戒。’”流通本的改动,是不符合本经之原意的

所以,我在最初讲经时,往往不知所依。后来干脆发心,把今日所存的大藏经各种版本都找来,逐字核对。包括两处增补,也据大藏经版校正,最后编辑成一个底本完全依照大藏经版,又参考流通本增补两处经文的新流通本,并根据情况,对一些难字参考经义和辞典,予以注音。这个流通本完全只是方便学人自己诵读,并不期望人人接受。但可以肯定的是,它起码符合大藏经的玄奘译本的旧貌,增补的也符合各自在大藏经中的旧貌,而非随意更改。读着可能有些不顺口,但熟读之后,没有任何窒碍。当然,校书如扫落叶,扫而复生。希望大家在使用中继续提出问题加以完善。

后附《药师经》乃图片形式,可以拷贝下来,放在手机或者其他阅览器中用浏览图片的方式阅读。

曹洞宗嗣法沙门宗舜于2019年9月18日京华

本文转载自——释宗舜 无尽传灯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天开讲堂
83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