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下的南通城



今天是正月十五,在我们南方人的习俗里,过了正月十五,年就算过完了。今天是最后一个团圆的日子,所以家家户户都要吃圆子,也是取的团圆的口彩。
虽然被囚闭在家中,还是因循旧历煮了一些花生汤圆,有20个之多,相当之甜腻。寒冷的冬季,热汤圆可以暖身本也可以暖心,但我一个人吃着总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同的滋味。问了群里的几个小姐妹,大多家中没有准备,往常这几天正是人们在超市尽情采购圆子的时候,大圆子、小圆子,后来又增加了很多花式圆子。我妈说,汤圆不能都吃掉,要存仓,这样生活才有希望。我特意放了一半在盘中,细细端详它们几近惨白的面容。那些听起来很美好的愿望,无非是,疫情快一点过去吧……
还在假期中的生活已经彻底无序,每日睡到迷迷糊糊苏醒,开始忙单位的疫情汇报,接着再上床睡觉。上午除了上英语课,还有一项任务就是给老头他们准备午饭,从年二十几一直到现在,除了中间一次到单位上班,一天也没间断过。和他们一起吃完午饭、洗好弄好,带两只狗去偏僻处放风,接着回去洗澡,都弄好已是下午两三点了。四点左右我会吃完晚饭,五点继续上英语课半小时。结束后打拳,六点左右开空调,在地毯上和两只狗玩玩,差不多八点前再睡一觉到九点多。十二点半左右我又开始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四五点wait把我唤醒。
晚上七点我刚开始有些睡意,老头的电话来了,我们中午刚见过面,因为我那栋楼有住户在强制隔离,我也属于隔离状态,所以把烧好的菜送到楼下,我就开车走了。老头说,你明天开始不用回来送菜了,对门昨天下午来贴了封条。什么?我睡意顿时全无。我去物业拿报纸,回来就看到贴了封条。问邻居好像说是从湖北回来的。老头家对面那户人家自从装修好以后、很少见过他们,似乎是一家三口,家里有个小女孩。楼道公示情况了吗?不知道。因为是五六点贴的,我看不太清楚、也不敢靠近去看,就是封条两个字,好像下面有个落款。这是我第一次从老头的口气里听出他有点紧张,我们都不出门了,家里反正荤菜素菜都有的,你也不要来,打打电话吧……
每天询问学院教师学生的情况,今天一位在黄冈红安的教师抱怨说,自己住在城乡结合部,管理规定从原来可以两三天出去买一次菜到彻底不让出门了。他住的地方跟乡下的亲戚都不在一起,很快就要弹尽粮绝了。我说那咋办啊,他说克服吧。前一周还在微信里跟我开玩笑说,怎么不让我传染呢?今天发给我一个视频,大概是他的邻居因为家中有病人得不到及时救治在高楼阳台上敲锣求助,凄惨的声音令人无比心碎……我看了眼泪就流下来了。都是我们的同胞啊,现在除了流泪我们还能做什么呢?“应收尽收”是一纸行政命令,但在基层要落实到方方面面是不是太困难了?
密哥在群里说,这个题材可以在疫情结束后拍成电影,我说还是别拍了,会触动太多人内心的痛楚。很多原本应该团聚的人忽然就罹难了,一切都是那么地猝不及防!
我一直在想,这种情形之下,每一个人都不会不被触动,哪怕是被动着去愤怒和感伤。但是自以为是的人类又是如此的渺小,在自然浩大的灾难面前,我们空前的思想统一、步调一致,这仅仅是为了我们自己现有的生存。放下这一切,当疫情有所平息甚至终结,我们还能记忆这些刻骨的痛苦和愤怒吗?究竟应该怎样去和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握手言和、学会敬畏,学会对各种生命的爱护和珍视,大概是现在的中国人最应该补上的一课。当他们大快朵颐地吃着各种野味,甚至是和我们朝夕相处的猫狗;当有人提出异议,他们甚至还搬出你怎么要吃猪牛肉,怎么不把它们带回去当宠物养着;当我们随地吐痰、根本不顾公共卫生。一切仿佛都像一种命中注定,只不过它们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罢了……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六度心心小苑
85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