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深夜访华暴露15年前惊天阴谋,幕后黑手曝光2

如果是去年,美国的这一举动印度估计是要举双脚赞成的,不过自从印度去年在中印边境上被美国当枪使又惨遭抛弃之后,总算彻底看清了“大哥”的真实嘴脸,因此在主动投入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并充为重要一环之后,印度与美国之间,其实已经分道扬镳!

我们且不论印度在此次疫情中能否顺利度过危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滥用“生物手段”攻击他国的行为,在事实上已经构成了“生物战”的本质!

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罪魁祸首直指美国。

美国阴谋蓄谋已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去年11月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对美军相关人员,在俄罗斯采集“人体生物样本”一事,对美国发出了质疑。

他们到底想干嘛?也许去年10月26日美国家档案馆解禁的肯尼迪时代的政府文件,可以告诉我们答案。

“通过生物手段,在该国制造粮食危机,可以将其掩饰为自然灾害。因此,不能采用化学手段,除非能不被人发现”。

悚然吗?谁能想到早在半个多世以前,美国人便已经具备了发动简单“生物战”的能力和思维。

1946年-1948年,美国军方在杜鲁门的授意下,对500多危地马拉人,进行了梅毒活体实验。

1945年8月,美国戴特里克工作站,全盘接收了日本731部队从中国带回的实验资料及研究人员...

当然,一直都醉心于“生物战”研究的美国人,在实际的验证上,选择了最惨绝人寰的手段。

1976年,刚果(金)北边城,一场疑似疟疾的恶性传染病在三天内肆虐了整座城镇。

高烧、头晕、呕吐、口鼻出血...在极度痛苦的综合病症下,患者大部分都会在2-3天内走向死亡。

这种被当地人称为“血魔”的病毒,有一个举世闻名的名字: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当年,这种传染力达到了4级(艾滋、非典仅为3级)的强感染病毒,引起了整个世界的警惕,在世卫组织的全力扑灭下,疫情区域的一切可能病毒源都被进行了“灭活处理”,而为了进行后续病毒研究,唯一保留的病毒样本,被送到了英国波顿丘陵p4生物实验室。

但是在沉寂了整整38年之后,2014年,早已销声匿迹多年的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竟然从当年中非的刚果(金),凭空转移到了3500公里以外的西非!更可怕的是,病毒传染性及致死率上升了整整20%,这种情况,与如今爆发在印度的尼巴病毒简直如出一辙!

不过,更值得玩味的是,2014年埃博拉病毒大规模爆发时,主动请缨前往救援疫区的美国,派出的并不是专业的医护人员,而是3000名美国大兵!!

美国要干什么?
一名参加过当初“救援疫区”的生化战士,在CNN专访中的不慎漏嘴,暴露了一切:

参与救援前,我们被告知白人不会被感染,进入疫区后,我们被命令协助实验室行动。

笔者不禁想问,在如此疫情面前,是谁给了“白人”不会被感染的承诺?进入疫区一周,美国没有任何消息疫区传出,美国到底在干嘛?

高达7.5亿美元的抗疫资金拨款,美国竟然连一个口罩都没下发,其他组织要求进入疫区协助救援的请求被拒绝,所谓救援就是坐视11000人在埃博拉中病亡!

干嘛?收获实验成果罢了!

当年,在“人祸”的折磨下,西非成为了被世界刻意遗忘的孤岛,俄罗斯推脱医疗力量不足、法国“束手无策”、英国“深表同情”...没有一个国家敢去坏了美国人的好事……

在非洲绝望的目光里,中国来了,在40天的时间,中国不仅研制出了对抗埃博拉的疫苗,更是在美国人的眼皮下,对疫区病源进行了彻底处理...

全世界都吸了一口凉气,中国此举到底意欲何为?其实在笔者看来,中国2014年在非洲的举动,远不仅是为了维护中国的非洲利益这么简单,更多的,还是对一些居心不良的国家,发出强硬的“警告”和“威慑”!

一场“非典”,诞生了中国医疗“快反部队”

2003年,一场“诡异”的传染疾病—非典型性肺炎,至今仍耐人寻味。

从世卫组织的灾后统计报告中我们可以看到,在整个非典疫情期间,全球累计感染人数达8437例的非典病例,仅仅中国(含港、澳、台),感染人数就达到了惊人的7764例,占到了惊人的92%!

对于这种扎堆,美国国家科学院解释为:非典病源来自于中国岭南地区的菊头蝠,而作为爆发地的中国,在落后的医疗条件下,疫情传播迅速在情理之中。

对于美国人的“解释”,我们姑且信之,刨开中国感染的92%,再来看看剩余的8%。

当年,除中国疫区,最大的疫区就要属东南亚了,从报告中我们可以得知感染情况:新加坡206人、越南63、菲律宾14人、泰国9人、印尼2人。

按照美国科学院的理论,既不是病源地又达到了发达国家医疗水平的新加坡,本来应该是感染人数最少的,但是实际情况我们也看到了,相较于泰国、印尼等国而言,新加坡的疫情可以说是十分猖獗了!

相距不过一湾海水、地理环境完全相同、医疗条件先进周边何止十倍的新加坡,这百倍的疫情到底是如何产生的?

当我们回顾这场疫情,会发现其实美国国家科学院的解释也是站不住脚的:

首先,虽然中国被认为是非典病发源地,但是其实早在2002年2月10日,美国费城便出现了第一例完全疑似非典病例,这一点从第二天新华社的专电中可以获知。

其次,西方所坚持的“菊头蝠天然病源说”也纯属胡扯,虽然“菊头蝠”又名“中华菊头蝠”,但是其主要分布区域也包含了尼泊尔和印度等南亚国家,但是疫后的数据我们也看到了,同为病毒源分布区的印度,感染病例仅3人,其中还有两人是旅居华人,至于其他国家,干脆没有一例爆发!

至于“医疗条件落后”,新加坡的例子还不足以打脸吗?

无数巧合,血淋淋的事实就摆在那里:2003年爆发的那场非典疫情,唯独钟爱“华人”,甚至作为欧美地区唯一感染人数为两位数的美国,75名患者也清一色华裔!

中国人、新加坡人(华裔国家)、美籍华裔、越南人,那场疫情中几乎全部的感染者共同围绕向一个特定的人类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心灵栖息地
76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