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行》,儒者应具德行!(译文)


鲁哀公问孔子说:“先生穿的是儒者的服装吧?”孔子对答说:“丘小时候居住在鲁国,穿着大袖子的衣服,长大以后居住在宋国,戴着章甫冠。丘听说,君子的学问要广博,穿衣服要入乡随俗。丘不知道什么是儒服。”
鲁哀公说:“请问儒者的品行。”孔子对答说:“仓促匆忙地数说不能讲尽这方面的事情,如果全部详细数说就要久留,以致仆人疲倦需要换班侍候,那也讲述不完。”
鲁哀公命人铺设席位,孔子陪侍,说:“儒者有如席上的宝玉,来等待诸侯行聘礼时采用;早晚努力学习来等待别人询问;心怀忠信,来等待举荐;尽力而行,来等待录取。儒者的自立精神就是这样的。
儒者的衣冠适中,动作谨慎,临大利而辞让有如傲慢,临小利而谦让有如虚伪;做大事审慎,如同有所畏惧,做小事恭谨如同心怀惭愧;他们难于躁进而易于谦退。柔弱谦卑的样子,好像是无能。儒者的容貌就是这样的。
儒者日常起居庄重小心,他们坐下站起都很恭敬,讲话必以信用为先,行为必定中正不偏;在道路上不与人争难走易走的便宜,冬天夏天不与人争暖和凉快的舒适;爱惜生命为了有所等待,保养身体为了有所作为。儒者从政前修养方面的准备就是这样的。
儒者不把金玉当作宝贝,而把忠信当作宝贝;不祈望土地,而把建立道义当作土地;不祈望多积财富,而把多学得文化知识作为财富;儒者为人公直,难于得到,得到了,因儒者不争物质待遇,所以容易授予俸禄,虽然容易授他俸禄,但儒者坚持原则,所以难于畜养。不到适当的时候儒者不出现,岂不是很难得到吗?儒者的待人接物就是这样的。
对儒者,把钱财货物付与他,用玩乐嗜好沉溺他,儒者不会见利而害义;利用众人来胁迫他,使用兵器来恐吓他,儒者不会面对死亡而改变操守;遭到鸷鸟猛兽攻击,挺身与之搏斗,不度量自己的武勇成不成;牵引重鼎,尽力而为,不度量个人的体力够不够;过去的机遇不追悔,到来的机遇不欢欣;说错的话不再说,听到流言,不屑于刨根问底;不断地保持自己的威重,不研习什么全权术谋略。儒者立身独特就是这样的。
儒者可以亲近而不可以劫持,可以接近而不可以强迫,可以杀掉而不可以侮辱;他们的居处不奢淫,他们的饮食不丰厚,他们的过失可以委婉的辨析而不可以当面数落。儒者的刚强坚毅就是这样的。
儒者用忠信作为盔甲,用礼仪作为盾牌,头戴着仁而行动,怀抱着义而居处,即使国有暴政,也不变更自己所守。儒者的自立就是这样的。
儒者有一亩地的宅院,住着周围一丈见方的房间,竹子编的院门,又在院墙上挖出其形如圭的小旁门,用蓬草编的房户,用破瓮为边框做的圆窗,全家共有一件完整的外衣,谁出门就换上,两天吃一天的粮食;君上答应采纳自己的建议,就不敢产生疑虑,君上不答应自己的建议,就不敢谄媚求进。儒者的做官入仕清廉奉公的精神就是这样的。
儒者与今人一起居住,而与古人的意趣相合;儒者今世的行为,可以作为后世的楷模;碰巧没遇到盛世,上边没人援引,下边没人推荐,进谗言献谄媚的人又有结党而要危害他的;身体是可以危害的而志向是不可以剥夺的;即使危及他的起居,最终他还要伸展自己的志向,仍将念念不忘老百姓的痛苦。儒者的忧虑思念就是这样的。
儒者广博学习而无休止,专意实行而不厌倦;隐居独处的时候而不淫邪放纵,通达于上的时候而不失态困窘;遵循礼的和为贵的原则,本着忠信的美德,应用优柔的方式方法;仰慕贤能而包容群众,有时可以削损自己方正的棱角而依随众人,有如房瓦之叠合。儒者的宽容大度就是这样的。
儒者推荐人才,只要对方德才兼备能够胜任,对内不避称举自己的亲属,对外不避称举冤家。儒者度量功绩,积累事实推荐贤能而进达于上,不祈望他们的报答,从而也遂了国君用贤的心愿;只要有利于国家就行,儒者并不通过荐贤而企求富贵。儒者推举贤能的风格就是这样。
儒者之间听到善事就就互相告知,见到善言就互相传示;有了爵位就互相推先,有了患难就互相效死;有的朋友久在下位,就等待他升迁,有的朋友在远方不得意,就设法招致他来入仕。儒者对待和举荐志同道合的朋友,就是这样的。
儒者沐浴身心与道德之中,陈述自己的建言而伏听君命,安静不躁而谨守正道,君上不理解就略加启发,又不操之过急。而临地位卑下的人,而不显示自己的高贵;不把自己很少的成就妄自增加,而自诩为成就很多。世局大治的时候,群贤并处而不自轻;世局混乱的时候,坚守正道而不沮丧。与己政见相同的人,不和他营私结党;与自己政见相异的人,也不对他诽谤诋毁。儒者的特立独行就是这样的。
有的儒者上不为臣于天子,下不侍奉于诸侯;谨慎安详而崇尚宽和,刚强坚毅而善与人交,广博学习而又知所当行,接近礼乐法度,砥砺公方正直的品格;即使把国家分封给他,也视为轻微小事,不想给谁做臣,不想出任官吏。儒者规范自己的行为就是这样的。
儒者之间有的志趣相合,方向一致,营求道艺,路数相同,并立于世就都高兴,地位互有上下也不彼此厌弃;久不相见听到关于对方的流言蜚语,绝不相信。他们的行为本乎方正,建立于道义之上。与自己志向相同的,就进一步交往;与自己志向不同的,就退避疏远。儒者交朋友的态度就是如此。
温和善良是仁的根本,恭敬谨慎是仁的质地,宽宏大量是仁的兴作,谦逊待人接物是仁的功能,礼节是仁的外貌,,言谈是仁的文采,歌乐是仁的和谐,分财散物是仁的施与。儒者兼有这几种美德尚且不敢说做到仁了。儒者的尊重谦让就是这样的。
儒者不因贫贱而困窘失志,不因富贵而骄奢失节,不因君王的困辱,不因长官的恐吓,不因官吏的刁难而违道失常,所以叫做儒。现在人们对儒字命名的理解是虚妄不实的,故而常常用儒者相互辱骂。”
孔子从卫国回到鲁国,归至其家,鲁哀公用公馆招待他住,听到孔子这番言论后,自己说话更加讲信用,行为更加符合道义,他说:“终我一生,再不敢拿儒者开玩笑了。”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华国学促进会
82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