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婕妤: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在诸多因才名远扬而入宫的女子中,班婕妤明显是个特例,反而是入宫得到皇帝的临幸后,她的才华才开始崭露头角。


史书记载班婕妤在汉成帝即位不久后选入后宫,刚入宫时品级很低,不过是个四百石的少使,但“俄而大幸”,很快便得到了汉成帝的宠幸,一下子就连越8级,晋封为后宫中仅次于皇后与昭仪的婕妤。


那么班婕妤究竟“大幸”到了什么程度呢?


根据史书的记载,此时的许皇后也很得盛宠——许皇后从被立为太子妃起,一直很得汉成帝的宠爱,《汉书》中甚至称许皇后得宠到了“后宫希得进见”的地步。而班婕妤虽然并没有获得专房之宠,但是能够在许皇后如此得宠的时候得到史官的一句“大幸”,可见其宠也是当时后宫其他嫔妃难以企及的。


当然,班婕妤之所以得宠,与后来赵飞燕姐妹的得宠原因完全不一样,如果说赵飞燕姐妹是以色事人,那么班婕妤就是以才侍君。


班婕妤知书达理,史书称其“每进见上疏,依则古礼”,汉成帝曾想让她和自己一起乘车,但班婕妤推辞道:“古时的圣贤之君都是名臣在侧,只有末代昏君才会有美人相伴身旁。”王太后听说后对班婕妤大加赞赏,称“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而汉成帝此时之所以能够听进班婕妤的劝谏,也是因为心系佳人,面对心中所喜欢的人,自然乐得听从她的意见。

  

不过班婕妤是个非常聪慧的女子,深知后宫美女如云,色衰爱弛是常事,红颜未老恩先断也同样屡见不鲜。所以班婕妤对于同样得宠的许皇后与其他后宫女子并不嫉妒,甚至看到汉成帝在后宫上花的心思渐渐变得多了,便主动将自己的侍者李平献给了汉成帝。汉成帝对此非常高兴,十分宠爱班婕妤所献给他的这位侍者,同样将她册封为婕妤,并说:“当年卫皇后也是出身微贱。”于是又让这位新册封的婕妤李平改成卫姓,称之为卫婕妤。


然而帝王之幸三春晖,谁也不曾料到如此大幸的班婕妤竟然会被一对只有皮相之美的赵氏姐妹给盖过风头,甚至进而被赵飞燕姐妹谗毁自己与许皇后对皇帝进行巫蛊。虽然班婕妤面对汉成帝的质问从容应对,但避得了一时避不了一世,许皇后已经因此被废了,班婕妤很清楚,如果自己无法避开赵飞燕姐妹的锋芒,那么迟早也会步上许皇后的后尘。于是班婕妤主动请求前往长信宫奉养皇太后,汉成帝答应了。


虽然班婕妤是主动请求前往侍奉王太后,但对汉成帝的感情一时间实在难以割舍,所以班婕妤即使是在退处东宫后,仍旧不时作赋自伤,甚至提笔落寞地写道:“永终死以为期,愿归骨于山足兮,依松柏之余休。” 


绥和二年,汉成帝暴亡,随着皇帝的薨逝,等待着后宫中这些无子嫔妃的就是漫无天日的守陵生涯。而这毫无人性的陵寝制度正是始于西汉。


早在西汉初年,吕后妒恨刘邦的宠妃们,所以在刘邦驾崩后便将这些没有子嗣的嫔妃打发到陵园去居住,从此以后,无论之前身份高低贵贱,无论之前得宠与否,只要是没有生育过皇子皇女的嫔妃,都只能咽下满心的不甘与悲苦,随着帝王的下葬将一生都陪葬在这萧瑟寂寥的陵园中。


班婕妤也不例外。班婕妤曾在早年生育过一位皇子,但不幸的是,这唯一的儿子不过数月就夭折了,所以作为无子嫔妃,班婕妤只能按照惯例前往延陵为先帝守陵,从此“山宫一闭无开日,未死此身不令出”。也不知究竟又过了多少年,班婕妤带着大半生的遗憾与一身的凄凉,于延陵黯然逝世。


不过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当年那么嚣张跋扈的赵飞燕姐妹在汉成帝暴亡后也没过上好日子,赵合德在汉成帝死后便畏罪自杀,赵飞燕提心吊胆勉强做了几年皇太后,便被王莽废为庶人,并被遣去延陵为先帝守陵。赵飞燕自然知晓守陵生活的生不如死,又如何能够忍受得住这样的折磨,于是自尽身亡。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