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玄奘路日志 |11月21日·终点与起点

11月20日,敦煌,阴转多云,11℃/-4℃

“在西千佛洞第十八窟那幅极乐世界图前,我哭了!经过了一千多年的沧海桑田、一千多个寒来暑往,渺小的我,能站在世界艺术瑰宝前,近距离欣赏这幅凝聚着古人心血智慧结晶的壁画,是怎样的福报啊!”——这是名为晓杰的团友参观西千佛洞的感受。

今天我们参观了西千佛洞命名的坐标——千佛洞,也就是著名的莫高窟


▲莫高窟所在的地理位置


西千佛洞现存洞窟16个,莫高窟现存洞窟735个,壁画4.5万平方米、泥质彩塑2415尊——适合开凿洞窟的陡直崖壁和可以提供水源的小河,就让古代的画师和工匠们用千年的时间创造了人类的艺术瑰宝,我们再次为“愿力”的力量所震撼。

▲佛教圣地敦煌莫高窟


▲莫高窟九层楼


师父经常说,一切唯心造。

敦煌是河西走廊上一个普通的绿洲,是人们沟通与交流的渴求,使它成为人类文明汇聚的中心;莫高窟本是鸣沙山上普通的崖壁,是修行者、画师、普通人表达自身信仰的愿力,使它成为了世界上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地圣地;我们的旅程本是一段平常的观光旅游,是我们想感受先贤圣僧的心的愿力,让我们汇聚于此,让它成为一段改变各自生命的旅程。

▲莫高窟文殊像


▲莫高窟壁画《张骞通西域》



我们旅途的最后一站——雷音寺,仿佛谜底一样,向我们展示了太多的东西。

在雷音寺,师父又遇到了一位他在中国佛学院的学长——方丈道证大和尚。



▲师父与道证大和尚


雷音寺是敦煌最大的寺院,占地200亩,建筑23万平方米,而如此大规模的寺院建设,是僧团用三十余年的时间完成的。

带大家参观了寺院后,道证大和尚给大家讲述了雷音寺建设的故事。

▲道证大和尚讲述了雷音寺建设的故事


雷音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西晋时期(265—316),原址位于莫高窟。

1987年,莫高窟成为世界文化遗产,政府重新给雷音寺划拨土地进行异地重建,1991年建成。

2006年,道证大和尚升座,发心扩建寺院,将雷音寺建设成西北乃至全国清净道场的样本。用将近三年的时间,完成了两个生产队42户人家的搬迁安置后,2009年,大和尚带领僧团进行了整整十年的重建。


作为敦煌地区的名刹,自然有企业慕名而来,条件是全盘接手或入股,因大和尚始终坚持不商业化的底线,终究没能达成合作。十年来,寺院的扩建资金全部来自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募捐,除了特别专业的活儿,全部的工程都是僧团和发心义工完成的,内院的僧寮围墙就是泥墙,简单、古朴、实用。


▲雷音寺禅院


雷音寺的殿堂都是仿照名刹修建:大愿殿是仿照中国最早的唐代木构建筑五台山南禅寺修建;极乐殿仿照的是中国规模最大的唐代木构建筑五台山佛光寺东大殿……极为殊胜的是,在极乐殿中,正中供奉的阿弥陀佛,背光体现了“光中化佛无数亿”的境界,左右两侧是二十五胁仕菩萨。两面山墙悬塑十二光如来,体现《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中描述的“我忆往昔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名无量光。十二如来相继一劫,其最后佛名超日月光佛,彼佛教我念佛三昧”。彰显了念佛法门的传承关系,在全国的寺院建筑中甚为罕见。

▲雷音寺大愿殿


▲雷音寺极乐殿


就在两天前,竺法护舍利塔刚刚竣工。我们很幸运地成了第一批朝拜者。


竺法护,是鸠摩罗什以前最伟大的译经师,大乘佛教最重要的经典《法华经》就是他翻译的。他是《高僧传》中记载的唯一一位修成菩萨的高僧大德,因为是土生土长的敦煌人,被称为敦煌菩萨。

▲竺法护舍利塔


大和尚还讲了一个建塔时的逸闻:本来敦煌菩萨塔是一座纪念塔,就在封塔前一天,一位义工问:昨天有人在大光明殿供养的舍利需不需要。


大和尚想有人供养钱财,有人供养粮食,还没听说有人供养舍利的,便问:“什么人供养的。”


答曰:“不知道,来人把舍利供奉在桌上就走了。”


大和尚问:“多少。”


答曰:“两瓶子。”


大和尚到殿里一看,足足有几千颗舍利。于是,纪念塔变成了舍利塔。


师父听了大和尚的故事说,帝释天最爱做这种事情了。


敦煌菩萨塔竣工的那天,朝圣团正在参观张掖大佛寺,一座西夏时期的皇家寺院。大佛寺的释迦牟尼佛的涅槃像,静穆庄严得让人留眼泪,整个寺院建筑也古朴雅致,但却因为没有僧宝的护持,而显得缺少生机,清冷寂寥。


而在雷音寺,僧团引导着信众不断为一座古老的寺院注入新鲜的活力。大和尚说,现在寺院的硬件建设基本完成了,明年寺里将承办传授三坛大戒,以此来培养僧才,加强软件建设。


在雷音寺的山门两侧有两块石碑,一块写着:东晋高僧法显西行挂锡处;一块写着:大唐高僧玄奘当归经行处。法显法师,中国第一位到海外取经的僧人,65岁从长安出发,79岁归国,携大量梵本佛经归国。玄奘法师,27岁西行取经,历时17年,带回大量佛经,翻译佛经75部,成为中国佛教史上的三大翻译家。

▲东晋高僧法显西行挂锡处


▲大唐高僧玄奘当归经行处


虽然,相距200余年,两位大师都曾在敦煌留下了足迹。(根据道证大和尚的讲述,敦煌是西行取经的必经之地。玄奘大师西行时也经过过敦煌,就是瓜州。这样20日日志的描述就有不妥了。)


130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也在此留下了足迹,我们的师父也留下了自己的足迹。在雷音寺,师父仍然和参访其他寺院时一样,不遗余力地推广着他的“一带一路大众阅藏奉斋放生推广计划”,希望它们能够在大西北发芽成长,让更多人得到佛法的滋养。师父充满激情的弘法,让我们仿佛看到了先贤圣僧为求佛法而鞠躬尽瘁的身影。




旅途中,很多团友都因为自己得遇佛法太容易了,缺乏稀有难得之心,而生起了惭愧心和精进修行的紧迫感。


还记得朝圣开始时,师父给出的思考题吗?是什么力量推动着鸠摩罗什、玄奘大师等把生命置之度外、克服重重困难去追求心中的梦想?


通过七天的旅程,每位团友可能都找到了自己的答案。

那么,鸠摩罗什大师、玄奘大师的答案是什么呢?也许就是师父说的:法,比生命更重要吧。


晚9点半,师父慈悲为四位团友举行了皈依仪式,由此开始了各自寻求解脱之道的旅程。

敦煌,重走玄奘路之旅即将在这里结束,而我们发起无上菩提心的旅程将再次启程。


报道 | 重走玄奘路文宣组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天开讲堂
83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