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玄奘路日志 |11月20日·戈壁徒步

11月20日,敦煌,晴,10℃/-6℃

玄奘大师西行时,并没有经过敦煌,但他归来时,到过敦煌。朝圣团接下来的行程是以敦煌为中心的,并将在此结束全部的行程,似乎很有意味。


早晨8点,朝圣团出发前往距离市区大约35公里的西千佛洞。从高速路上向西千佛洞方向望去,一马平川,完全看不到佛洞。

直至走近才发现,佛洞坐落在一个完全凹陷的空间里。

西千佛洞,因位于莫高窟以西而得名。据讲解,这里开凿的时间比莫高窟更早,而且,与莫高窟多是达官贵人开凿的不同。

这里的洞窟,很多是普通老百姓和过往小商贩出资开凿绘制的,有些甚至是几家人,多个人“众筹”开凿的。


因为资金有限,有些洞窟里的壁画没有完工就搁浅了。

不同朝代,不同民族的人,在佛洞里绘制着各自心中的佛菩萨形象,让人对“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五蕴悉从生,无法而不造”的意思有所了解。


不过,一切都是无常的。佛洞中栩栩如生的佛菩萨形象,因为时间或人为的毁坏,而开始褪色、变色……由于河床的腐蚀,整个千佛洞由大约两千米长,减少成现在的二百多米。

▲师父领众合掌念佛前行


很多人知道玉门关,是通过唐代诗人王之涣的《凉州词》:“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为何“春风不度玉门关”,是因为玉门关地处河西走廊尽头,出了玉门关就进入西域了。

▲古敦煌玉门关遗址


这座在古代曾经是地标式关卡,现在只剩下了残垣断壁,和沿途偶尔见到的土墩并无二致。玄奘大师当年西行并没有得到官方的首肯,他是在一位胡人的帮助下偷渡过关的。

在前两天分享时,有人提出了谁在真正重走玄奘路。有人认为,司机才是真正重走的玄奘路的人。因为他们整日精神高度集中驾驶,而车上的我们则坐在舒适的座椅上看窗外的风景。

下午4点的戈壁徒步,让每位团员都真正正地做了回“玄奘”。在沙山脚下,沿着党河古道,朝圣团开始徒步。脚下的路,一直在变化,有细砂路,也有布满石头的干涸的河床……

下午6点,团员们在夕阳中恭诵了玄奘大师历经千辛万苦从印度取回来翻译的经典之一《称赞大乘功德经》。

▲师父领众诵《称赞大乘功德经》


师父说:太阳快要落山了,大家想想这对于玄奘法师意味着什么?每一次太阳落山,对于古时候西行求法的人来说都是一次生命的考验。有些人一夜之后,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大家觉得这次行程很浪漫,生命的凋谢浪漫吗?

诵经时,气温很快就下降了。行走流出的汗水,瞬间变得冰凉,让身体透心凉。完全没有现代户外装备的玄奘大师,在寒冷的夜晚是如何度过的呢?



徒步持续了三个小时,所有的团员都努力走到了终点。最后到达的是一对来自北京的老两口。

先生是为了陪信佛十多年的太太才来朝圣的。先生曾经两次经历脑出血,右腿不是很灵活,加上患有腰间盘突出,走着走着右腿就会像抽筋一样难受,这时太太就用脚揣先生的右腿,帮他缓解疼痛。

当他们快到终点时,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回首走过的路,已经茫然不可见。而前方,等待的车一直闪着车灯,为归来的团员们指明方向!


报道 | 重走玄奘路文宣组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天开讲堂
7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